安闲静默着。

    玉缺与千紫、小葫芦的对话,以及对她的警告,透露了太多信息。

    这些信息又太凌乱,安闲一时理不出头绪。

    “母妃。”洛洛走过来。他的小身子看起来如烟似雾,随时都要消散了一般。这是他的鬼灵力大量消耗,伤势严重的征兆。

    安闲赶紧打开鬼门,让洛洛进鬼冢修养。

    又猛然想到千紫——九天风雷扇的神光会伤到鬼修,确定玉缺的确已经走远,安闲也一头钻进了鬼门,跳入鬼冢。鬼门附近已经被挖成了黄泉河河坑了。进入鬼门,就得跳坑。所以,得用“跳”的。

    看来,在河坑里灌满黄泉水之前,得放一些石墩子。每次进鬼门就跳五米深坑,实在很糟心。

    洛洛带着洛二、洛三离千紫远远地。他们泡在血池里,一边吃着血食补充能量,一边修炼疗伤。

    安闲巡视了一圈,就没有找到九天风雷扇。正诧异间,一道狂风卷来。安闲抬手一按,就将这狂风止住了。

    “出来吧,九天风雷扇!这里,是我的世界。在这里,我是无敌的。你的攻击对我无效。”安闲高声说。

    轰隆隆——

    一道紫雷从天而降,当头劈来。安闲抬手一抓,就将这道紫雷消于无形。她面不改色,说道:“或许,你习惯别人称呼你为千紫。千紫,出来!”

    “你不配!”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安闲眉头一挑。“你会说话?你刚才为何没有……”

    “你还说!你一直捏着我的嘴!”一个俊秀的少年出现在荒原里。

    他紫发紫瞳,一袭紫衣。衣服上绣着繁复的图文,似乎是某种阵法的纹路。他的紫色腰带上镶嵌着亮丽的紫色宝石。脚蹬一双紫色长靴。看起来英姿飒爽,很是风流。

    “该死的玉缺和小葫芦,两个笨蛋加白痴!你们瞎了吗?看不到我被制住了吗?玉缺,你还好意思哭!你知不知道我恨不得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看看,它们是不是和离渊的心一样,是百分百假货!”

    “啊——”千紫嚎叫着,在荒原里转悠来去,骂骂咧咧。

    安闲双手抱胸,静等他发泄。难怪玉缺和葫芦认定了是千紫自己不肯走,原来千紫会说话。他不说话,也不动,便被玉缺和葫芦当做一种沉默的抗拒。

    安闲不知道,千紫一贯用这种沉默的方式来拒绝别人的。

    玉缺和葫芦更加想不到,安闲竟然能捏住千紫的尾柄一毫米。这一毫米,正是千紫的命门。这一处被捏了,千紫不仅说不出话,而且使不上劲,什么术法都施展不了。

    因为是命门,所以,哪怕是最好的兄弟,玉缺和葫芦也不知道。

    千紫骂了许久,终于骂累了,坐下来,瞪着安闲。

    安闲坐到他的对面,笑意微微地看着他。“看来,你还是不愿意跟着我?”

    千紫把身子往旁边一转,表示不想搭理安闲。

    安闲叹道:“可是该怎么呢?就算你不愿意,从今以后,你也必须要跟着我了。”

    千紫冷哼一声。

    安闲说道:“因为你若不肯,我就会把你封印起来。”

    千紫冷笑。“封印我?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即便天界最厉害的仙尊,也不敢夸此海口。”

    安闲没有再做口舌之争。她起身去弄了点黄泉水,浇湿了一团阴土,仔细地**起来。

    千紫偷眼看安闲,见她在玩泥巴,便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幼稚不幼……啊!你对我做了什么?”

    千紫惊恐地发现自己恢复了九天风雷扇的形态。他努力地挣扎了几下,想要重新化身少年郎,都没有成功。

    “你这个卑鄙的女人!我好心救你,你却趁机暗算我,捏住了我的命门,害我与玉缺、葫芦反目。如今,你又强行拘禁你!”

    “离渊怎么会选你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太卑鄙无耻,太坏太恶毒,离渊要代表诸神灭了你,才选了你!你这种女人就该被挖心挖肺!生生世世受苦!”

    “恶毒的女人,你放开我!”

    “啊——你快放开我!”

    安闲把九天风雷扇抓在手里。“首先呢,对不起。我的确是趁你救我的时候对你下手了。不过,我这可不是恩将仇报。我是为了你好。”

    “玉缺说他要做什么大事,你和葫芦都想帮他,可是,尽管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他绝无可能成功。因为,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呸呸呸!”九天风雷扇的扇柄弯曲过来,一下一下地打在安闲手背上。(以免赘述:“千紫”表示其为人形态;“九天风雷扇”表示千紫的扇形态。)

    安闲被他幼稚的动作给逗乐了。

    “千紫,你明白了吧?这里面的一切呢,都是我说了算。”

    “哼!一个破烂的小世界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比小葫芦的葫芦界差远了。他的葫芦界能种灵草灵药,你这里,一根草都种不活。”

    安闲说道:“它是种不活草。可是,它可以养鬼,也可以封印你。你还是坚持认为我不能封印你?你看,你唯一逃离的机会,就是在鬼门开启的瞬间,趁我不备,冲出去,对吧?”

    “然而,我会给你这种机会吗?”

    “我当然不可能时时刻刻防备你。但是,我有更好的办法。”

    “这块泥巴团呢,是你看着我搓的。现在,我就要把它糊在你身上,然后,再把它制成一个鬼器。喏,就是这样的,”安闲一招手,洛洛小茶杯飞过来,落在安闲手中。“我把洛二炼入密封你的鬼器之中,让洛二什么都不做,只守着你。只要你有异动,我就立即出来镇压。我看你逃不逃得掉!”

    安闲当然没有办法把洛二单独炼入一个鬼器之中,但千紫显然不知道这一点。

    安闲说做就做,认认真真地往九天风雷扇身上糊泥巴。

    九天风雷扇跳动起来,想要逃离。

    安闲心念一动,便将它的挣扎镇压了。鬼冢空间,安闲说了算。在她的手心里,还想跳?

    眼看着就要被阴土严严实实地封起来,千紫叫嚷起来。“停停停!你要我干什么?你说吧。”

    安闲说道:“认我为主,成为我的武器,为我所用。”

    “不行,你无品无德无修为,有什么资格做高贵的千紫大人的主人?”

    安闲点点头。“那好吧,我只好把高贵的千紫大人给糊起来。”安闲抓了一块泥,就往九天风雷扇上糊。

    “停停停,我答应了。”九天风雷扇急忙叫喊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