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了几声,玉缺突然止住了笑,眼神如雾一般朦胧起来。

    “小葫芦,可惜你不记得了。在我重生之前,你和千紫都曾说过,若有机会,定要帮她一把。”

    少年小葫芦鄙夷道:“玉缺,你真是黑心肝。你一个人坑离渊还不够,还要拉上我和千紫。我们可是说好了的,我们只尽力帮你,可不会给离渊设绊子。”

    玉缺幽幽地一声长叹。

    少年小葫芦的熊熊八卦之心被点燃了。

    “给我说说,你们重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少年小葫芦双手手肘支在膝盖上,双手捧着脸,凝望玉缺,做好了倾听的准备。

    玉缺似乎也很想找人倾诉那段过往。

    “你知道的,我刚托生的时候,记忆是被封印的。我这一世托生的这个肉身出身很不好。小时候,我吃了很多苦,一直无法接触到修仙,所以,我到了十八岁也没能打开记忆封印。”

    “我这一世有个妹妹,名叫玉穗。是我唯一的亲人。她被人抓走了,那些人说只要我肯潜入南荣皇宫,睡了南荣安娴,就放了我妹妹。南荣安娴,就是我们先前遇到的那个女人。”

    少年小葫芦哑然道:“你真去了?”

    “这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个困难的选择。一方是我的亲妹妹,一方是我素不相识的陌生女孩。为了我妹妹,别说让我去害一个女孩,就是一百个一千个,我也愿意。”

    “我去了。有仙师帮我,我的任务完成得十分圆满。唯一不好的,就是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离渊冲了进来。”

    “他应该有机会杀我的,但是他没有。”

    少年小葫芦摇着头,满脸郁闷之色。“废话!你封了记忆不认得他,他可认得你。他肯定被你气死了。啊!天啦,怎么会这样!我的心也要碎了!”少年小葫芦使劲揉着自己的胸口。

    “是啊,他的心就是这么碎掉的。”

    少年小葫芦头顶上的小葫芦飞快的转着圈,“玉缺,你肯定是故意的。你可真狠,一出手就把离渊揍趴下了!”

    玉缺苦笑。

    二人沉默了一阵。

    少年小葫芦问道:“后来呢?她怎么又成了鬼?”

    “我后来才知道,南荣安娴当晚就上吊自杀了。离渊放了一块锁魂玉在她身上,她死后,灵魂被锁魂玉锁住,就变成了鬼。”

    “有一天,她突然就出现了。那时候她只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鬼。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那样一只小鬼,到底是如何跨越千山万水找到我的。”

    “时隔五十年,她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我身后,偷袭了我。她的攻击又无力又可笑。她根本没能伤了我,反而受到了我的阳气冲击,受了重伤。”

    “她逃走了。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可是,大约过了十年,她又那么突兀地出现在我身后,又来偷袭我。”

    小葫芦接着玉缺的话,说:“她还是失败了,然后又逃走了?”

    玉缺点点头。“差不多每隔十年,她都会出现一次。无论我在哪里,无论我在干什么。好像杀死我,就是她的全部。”

    “其实,当时我也很矛盾。她一直是鬼,离渊就会一直沉睡。这对我有利。可是,又觉得这样特别特别对不起离渊。”

    少年小葫芦露出鄙薄之色。“你还好意思说!离渊已经让了你两世了。你前两世,离渊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一世,你降生了,离渊才下凡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玉缺再次点头。“是啊。他一直让着我。我呢,和他第一次交锋,就把他选定的女子变成了鬼。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葫芦,重生前,我给了她很多次机会,想了很多办法,让她转世投胎,她不肯呀!我有什么办法!她只是跟着我,不停地偷袭我。失败了,她就躲起来一边疗伤一边修炼。伤好了,她又来找我。”

    “我飞升天界了,本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不用看她可怜兮兮的倒霉样了。你万万想不到,她竟然弄到了巫傀术。她制作了我的人傀,对着人傀施术,想以此来咒杀我。”

    少年小葫芦捂脸。“用咒术杀一个仙君?……嘶……她一定伤得很重。”

    “是呀,那种法术的反噬可是相当**。”

    “她这脑子……”少年小葫芦突然抬手给了玉缺一拳,“你就不能给她解释解释,给她认个错,求她原谅你!”

    玉缺长长叹息。“我认错了!我甚至告诉他我是天神下凡历劫的,伤害她并非我的本意!我就差点说要娶她了……可是你知道,我不可能娶她的!”

    少年小葫芦露出同情之色,轻轻拍了拍玉缺的肩膀。“看样子,她还会继续刺杀你!”

    玉缺轻笑,“无所谓。她能奈我何?”

    少年小葫芦摇着头,叹息道:“唉,离渊最惨。这场比赛才开始,你就把他弄沉睡了。你可真是一只狡猾的乌龟!”

    玉缺推了少年小葫芦一拳。“什么乌龟?”

    少年小葫芦说:“龟兔赛跑呀!一上来,你就让兔子睡觉!”

    玉缺好不尴尬。“放心吧,我没那么卑鄙!我已经想办法让离渊重新醒过来了。”

    少年小葫芦摇了摇头。“从离渊踏出禁地的那天开始,这场游戏就正式开始了。离渊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一旦选定,无法更改。琉璃丹心炼制那么困难,而炼制琉璃丹心的主要材料神引碧血,只有诸神墓园的封禁中才有。”

    “离渊走出禁地时,只能带出一滴。他才有了第一颗琉璃丹心。”

    “以后,他选定的女子每转生轮回一次,封禁之地就会自动流出一滴神引碧血。”

    “可是,你刚才又说离渊选定的南荣安娴得那了那帮鬼主的宝贝。要杀她恐怖不容易。你别以为你先前真的能杀死她,我有一种感觉,就是千紫不出手救她,你那一脚也踢不死她。”

    “我知道。她一定把那鬼玩意儿放那儿等着我呢,我真一脚踩下去,说不定小命就没了。她当时虽然叫得凄惨,但目光太镇定了!”

    “你知道就好!”少年小葫芦很是纠结。

    玉缺轻松地笑了。“不需要杀死她!重生,虽然不能算是转世投胎,但是,也是一次轮回。诸神墓园的封禁应该已经引动了!”

    少年小葫芦依旧纠结,摇头。“就算已经有一滴神引碧血出现了,又如何?我们又没办法去天界。离渊自己又躺着,谁还能帮离渊去禁地取神引碧血,谁又来给他炼制琉璃丹心?”

    “你忘了,还有她!”玉缺神秘地说。

    少年小葫芦说道:“她不会帮离渊的。她恨不得离渊一直沉睡不起呢!”

    玉缺说道:“她是希望离渊沉睡,但她更希望离渊痛苦。她知道我和南荣安娴的事了,她会很乐意把离渊弄醒的。”

    少年小葫芦揉了揉眉心,脑海里幻想了下离渊夹在南荣安娴和玉缺之间的情形,忽然深切地同情起离渊来。“你都安排好了?”

    玉缺道:“那是当然!没有半点准备,我怎敢重生?”

    少年小葫芦忽然一拍脑门。“玉缺,你疯了!你让离渊活过来干什么?你要是输了,你就会被永远封印!”

    玉缺微笑。“离渊让了我两手,我还他一次。扯平了!我要的是公平角逐!”

    少年小葫芦嘀咕道:“乌龟和兔子赛跑,公平个毛线啊!离渊让你先跑了两万年,你却还在原地踏步……”

    “闭嘴!”玉缺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

    少年小葫芦忽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以离渊的本事,他肯定早就做好了安排。就算他一直沉睡着,他也一定能拿到南荣安娴的心。只要他有了一颗真正的心,以他的能力,分分钟搞定比赛。游戏结束,而你,死定了。但是,他若醒过来,知道是你帮他醒过来的,你求求他,他说不定一心软,同情你了,就让你赢了。”

    玉缺不屑。“谁需要他同情?总有一天我能超越他!我会比他更强!更强!!”

    少年小葫芦更不屑。“实话说,我和千紫都很不看好你!”

    玉缺笑了,眨眼。“如果南荣安娴成长起来了,成了鬼主呢?”

    少年小葫芦摇头。“那又如何,鬼主也总是要死的?”

    “如果她成为老爹死对头那样的存在呢?”

    这次轮到少年小葫芦瞪目!“她能有那潜力?”

    “我会帮她!”玉缺信心十足。

    少年小葫芦摇头。“你太坏了!离渊白疼你了!”

    “从我选择挑战他的那天开始,我就背叛他了!”玉缺眼里有了雾气,他的双拳紧握!

    少年小葫芦说:“离渊没有怪过你!他说了,请你大胆尝试一切手段!无论你出什么招,他都接下!他还让我和千紫来帮你!玉缺,他希望你成功!你不能这样做!”

    玉缺苦涩地笑了。“不!他认定我不会成功!他同情我!认为我做什么都是徒劳!小葫芦,我一定能成功的!”玉缺猛然抓住少年小葫芦的双肩,“相信我!我一定能超越离渊!我才是那个唯一!”

    少年小葫芦安稳道:“嗯嗯,你一定能成功的!努力吧,少年!我会帮你,离渊也会帮你!你知道的,离渊其实并不在乎……”

    玉缺猛地推开了少年小葫芦,转身,飞快地跑开。

    少年小葫芦很纳闷,化作葫芦状,飞行着追了上去。“怎么了,玉缺?”

    玉缺猛地立住叫,转回头,怒吼道:“在你们眼里,只有他不在乎的,我才可以随意去夺取!只有他最重要!什么都是他的!他拥有一切,我一无所有!我告诉你,就算你们谁也不帮我,我也会成功!总有一天……”他转过头去,继续狂奔,“总有一天……”这几个字重复着,从他的牙缝里蹦出来。

    小葫芦茫然地望着玉缺的背影,他感到了玉缺的愤怒,但是,他无法理解。只是觉得玉缺越发可怜起来。

    待到玉缺的背影消失在丛林里,小葫芦才化作一道流光追了上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