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缺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圆了,几乎滴出水来。

    “小葫芦!千紫!你们忘了吗?他绝对不可以用武力谋取别人的心脏!他那么强大,你们能帮他什么?扮小可爱哄这个女人开心吗?我才需要帮助好不好?你们看看,我现在有多惨!我已经十八岁了,却只有入灵境四级的修为!惨不惨?”

    六界厚土灵葫的葫芦嘴一点一点的。“嗯嗯,真是挺惨的!玉缺,你怎么这么倒霉,投了这么个破胎。早给你说过,你应该去贿赂下人界尊主,请他指点指点投胎技术。”

    玉缺无言地望着小葫芦。

    六界厚土灵葫飞过来,在九天风雷扇的扇面上蹦跳着。“千紫,走吧。再不走,玉缺该哭了。他说得对,离渊不需要我们帮忙,他才需要。走吧。”

    安闲在心中暗暗企盼,再跳过来点!再跳过来点!只要六界厚土灵葫跳进鬼门,哼哼!

    九天风雷扇不停颤动,然而,无济于事。它根本无法挣脱安闲的束缚。

    小葫芦在扇面上滚来滚去。“千紫,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倒是说句话呀!”

    玉缺哀伤地叹了口气。“好吧,千紫,我尊重你的选择。再会。”

    玉缺上前一步,把小葫芦抓在手里,轻轻拍了下九天风雷扇的扇面,转身,大步离开。

    小葫芦叫嚷道:“千紫!千紫——你倒是说句话呀!”

    玉缺一面走一面低叹。“我一直以为我们三个最好,原来……唉……”

    他缓慢地走着,垂头丧气,惶惶如丧家之犬。

    九天风雷扇的扇面缓慢合拢。但它依旧悬停在安闲上空,动弹不得。鬼门紧紧咬着她的扇尾一毫米。

    冰火两重天之毒让安闲半边身子冻僵了,行动困难。安闲慢慢坐起来。她选的角度,是在鬼门后侧。一旦玉缺突然回头,暴起伤人,只会一头扎进鬼门里,不仅伤不到她,还会钻进她的罗网。

    果不出安闲所料,走出几米远的玉缺突然回转身,猛地跳到安闲面前。不过,他没有出手攻击安闲,却是去抓九天风雷扇。

    他用力拉拽着九天风雷扇。“千紫,跟我走!帮我!求你,我不能输呀!我不甘心!”

    安闲全力控制着鬼门,死死牵制着九天风雷扇。

    玉缺拉拽了许久,也没有拉动。一滴泪水从他的大眼睛里滚落出来。他松开手,颓然地坐在地上,含泪质问:“千紫,你为何这么狠心?”

    玉缺看了安闲一眼,似乎有所怀疑。安闲露出痛苦之色,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玉缺不理安闲,继续去拉拽九天风雷扇。安闲担心他起疑,始终在小声哀求着、颤抖着、痛苦着。

    玉缺哭了一会儿,九天风雷扇始终没有飞到他身边去。

    他终于放弃了,站了起来,带着小葫芦,朝丛林深处走去。

    安闲忽然觉得身子一轻,身上半边冷半边热的痛苦突兀地齐齐消失了!

    安闲明白这种变化肯定与玉缺有关,要继续蒙蔽他,她需要做出正确反应!

    她立即站了起来,立在鬼门之后,对着玉缺的背影喊道:“玉缺,既然你重生了,你为何还要对我做那等无耻之事?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安闲把自己演成了一个怨妇。

    玉缺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半躺在玉缺肩膀上的小葫芦倏地立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玉缺稳住身形,没有回头。他说:“白痴。我和你重生的时间是一样的。”

    戏虽是假的,但答案是安闲需要的。这答案让安闲愤怒!她不信!

    她重生时,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这是她前世今生最大的耻辱。玉缺重生前是仙尊,他既然选择带她重生,为何不选个更恰当的切入时间?比如:她结婚前。

    哪怕早一点也行!如果她重生时间早一点点,就能避免,然而……

    玉缺的声音继续传来。“前世,我因为托生新体,不得不封印了自己的记忆。所以,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认识离渊。在别人的挑拨下,做了那件事。我当时,只是为了钱。你别误会。你是离渊选定的人,我可不会爱上你。”

    玉缺转回头,指着安闲,说:“你也千万别爱上我!前世,我不杀你,是因为你当时是鬼,你死了就会永远消失。离渊就会永久沉睡,这对离渊不公平。”

    “所以,任你怎么闹,我都没杀你。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以为我是喜欢你!现在么,你已经是人了。我杀了你,并不会影响离渊,反而是帮了离渊。你知不知道,只要你转世重生,离渊就会获得一颗琉璃丹心,重新苏醒。”

    “所以呢,你别再出现在我的路上,否则,我一定杀了你。”玉缺的手指遥遥对着安闲的眉心点了一下。自以为很酷,他潇洒地笑了一下,似乎刚才那个哭泣的脆弱家伙不是他。

    玉缺大步离去。

    九天风离扇停止了挣扎,认命了一般,放弃了反抗。安闲一下就将它送入了鬼冢之中。

    安闲随即关闭了鬼门。

    ……

    玉缺带着六界厚土灵葫走远了。六界厚土灵葫就开始八卦起来。“玉缺,你没有找回自己的记忆前,到底对她做什么了?她好像很恨你呢!说说嘛……”

    “玉缺,你刚才说什么重生,怎么回事?你不是才刚刚在下界托生吗?”

    玉缺嗯了一声。“我这一世其实已经降生一千多年了。这一次我冲到了仙界仙尊,成为了天界最强者,可是,还是失败了。”

    小葫芦尖叫道:“你这是作弊。你和离渊约好的,你只有三次机会。你第一次托生在仙界,失败了。第二次托生魔界,还是失败了。这次你是人类,你又失败了,你就该……”

    玉缺狡辩道:“我能找到途经重生,便是我的本事!我们是说好了我只能托生三次。我这第三世身还没有结束呢!谁规定我不能返老还童?”

    “无耻!无耻!”小葫芦使劲摇摆。

    玉缺斜着眼看小葫芦。“你很希望我被封印?”

    小葫芦摇摆了几下。“你竟然找到了这样的作弊手段。输了就重生,重生还不行,又再来……啧啧,你无敌了!”

    玉缺神情凝重,心虚地向后方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嗯。其实,我这次重生是搭了她的顺风车,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小葫芦吃惊道:“啊?你刚才不是说是你帮她……”

    玉缺把手指竖在唇间。“嘘——”

    小葫芦凝重道:“玉缺,你现在的麻烦很大。”

    “嗯,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玉缺颔首。

    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一人一葫芦在丛林里快步走着,鸟兽似乎被他们强大气场所震慑,纷纷退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