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听得心惊肉跳。玉缺,他竟然叫她女鬼!他竟然都知道?

    “你,也重生了?”安闲一面跑,一面扭头惊问。

    玉缺嘿笑一声,道:“若非本座打算重来一次,你一个区区小鬼,如何能有机会重生?你不感谢我顺手搭你一程,竟然敢来处处截取我的机缘!我只好送你去投胎了!”

    说话间,玉缺已追到了安闲背后。他一掌打在安闲背心,安闲不要自主地飞起来。

    砰!安闲撞在了一棵老树上。这棵碗口粗的老树应声而断。

    安闲砸落地面,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出来。安闲突然察觉跨间一热。

    这热流,短促而稀少。

    安闲立即意识到自己的下身出血了。不祥的预感在安闲心头升起。这是受了内伤吗?刚才撞到树上时,似乎是撞到了腹部。

    安闲一落地,就赶紧将先前开启的鬼门关闭了,又让鬼门在自己身边开启。顾不得那么多了,再不遁入鬼冢,就要死在这里了。

    “啊——”安闲痛呼一声。鬼门就在眼前,可是,她却没能一下爬起来,脊椎似乎断裂了。她的左边身子如在冰窖之中,右边身子如在烈焰之中,痛苦难当。

    “母妃!”洛洛立即把洛二、洛三召出来。尽管他俩都被九天风雷扇的神光打成了重伤,可是,就是拼着一死,洛洛也要把母妃救走。

    然而,洛二、洛三才往前靠了几步,九天风雷扇和六界厚土灵葫就有神光散发出来。洛二、洛三惨嚎着,全身冒着黑烟,任由洛洛如何驱使,都不肯再往前一步。

    洛洛抢在玉缺前面,赶到安闲面前。可是,他既不能隐身,也没有对抗玉缺的力量。玉缺只一掌,就把洛洛抽得飞了出去。

    玉缺抬起了腿,一脚踢向安闲的头颅。

    情急之下,安闲临机一动,抬起左手,将鬼门重新打开,就开启在她自己身上。

    不出意外,玉缺这一脚,会踩入鬼冢之中。

    然而,今天有太多意料之外的事。

    玉缺的脚停在了半空。迟疑着,不肯落下!

    九天风雷扇突兀地出现在安闲身上,扇面打开,将安闲盖住。

    它的扇柄末端,没入了鬼冢之中。然而,这种没入并不明显,只有一毫米左右而已。

    玉缺并没有注意到。

    安闲作为鬼门的主宰,立即就感应到了。她当机立断,意念发动,让鬼门死死抓住了这一毫米扇柄。

    九天风雷扇立即就颤动起来,与安闲抗争,想要摆脱安闲的控制!

    玉缺的脚不露痕迹地踩在了九天风雷扇上,就好像他原本就是真的要踩下去,却恰好被九天风雷扇接住。至于他在半空中的那一刹那的停顿,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千紫,你为何阻拦我杀她?”玉缺怒问。

    九天风雷扇静静地悬浮在安闲身上,扇柄末端一毫米长度被锁在鬼门内。

    六界厚土灵葫忽然从玉缺肩膀上飞下来,落在安闲身侧,九天风雷扇之下。

    安闲不由可惜。六界厚土灵葫是从侧面飞来,没能落入鬼门。

    六界厚土灵葫的葫芦口微微倾斜,一滴碧绿色的液体倾倒而出,滴入安闲微微张开的口中。

    安闲精神一振。她断裂的脊椎快速恢复起来,身上的疼痛感快速消失了。只是,那半边冰冷半边火热的煎熬却没有任何缓解之势。

    “小葫芦,你竟然用你的本命精华救她!”玉缺把脚从九天风雷扇上收回来,站定了,一脸暴怒地喝问。

    葫芦飞起来,在半空中摇摆着。“她拥有离渊的指甲,应该是离渊的人,留着她的性命吧。”少年的声音从葫芦里传来。

    安闲震惊。

    六界厚土灵葫到底是什么品阶的器物,他竟然能说话!

    玉缺脸上的怒容消失。他平静地说道:“千紫,小葫芦。她就是离渊选定的那个人。你们还不知道吧,离渊的琉璃丹心已经破碎了。若是此女不转世重生,离渊就不会再醒来,除非给他重新弄个琉璃丹心。你们知道的,琉璃丹心的炼制起来颇费周折。”

    小葫芦立即就飞回到了玉缺的身边,有些疑虑地问道:“那就杀了?千紫,你说呢?”

    九天风雷扇不停颤动,却没有飞起来。它倒是想飞走,却无法飞走。它的扇柄末端有一毫米被鬼门“咬”住。

    安闲对鬼门及鬼冢的控制力是绝对的。安闲如何肯放它离去?放它走,不仅她再也没有机会得此巨宝,而且,等于是把剑递到了玉缺手里。

    玉缺皱眉。“千紫?”

    沉默了片刻,玉缺道:“好吧,我不杀她。小葫芦的本命精华只能治好她的伤,可解不了我的冰火两重天之毒,她也算受到教训了。”

    小葫芦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呵……玉缺,你这次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给她用冰火两重天,她忍受不了折磨,说不定就把心挖出来给离渊了。你就输啦。”

    玉缺轻笑。“小葫芦,你可错了。我对这个女鬼了如指掌,她又自私又贪婪,怎么可能会舍得把心给离渊?她就是死了,也得要全尸。离渊从选中她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输了。”

    小葫芦摇摆了几下。“我看不一定。千紫,你说呢?”

    九天风雷扇轻轻颤动,却无法离开。

    小葫芦叹息一声。“玉缺,你惨了吧?千紫不肯帮你了呢。”

    玉缺露出痛苦之色。他本来就被洛三打伤,脸色惨白,再配上这副痛苦表情,顿时就楚楚可怜起来。

    “千紫,你知道的,我本来就处于弱势。从零开始,要修炼不知道多少岁月,才能修出一副绝世神体。你们应该知道,这已经是我的第三次机会了。前两次,有你们两个帮我,我尚且功亏于溃;这次千紫你若不肯帮我,我成功机会就更渺茫了。”

    安闲继续震惊中。

    前世,玉缺明明已经是天界三大巨头之一了,明明已经是人、天、魔三界战力最强者了,他居然说他功亏一篑!他到底要干什么?

    九天风雷扇被安闲用鬼门控制着,除了上下颤动外,根本无法做出更多的反应。

    玉缺的神色凝重起来。他说:“千紫,你真的不愿意跟我走了?”

    小葫芦摇摇摆摆。“哎呀,既然你都说我们已经帮过你两了。其实公平点来说,这次我们真的应该帮离渊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