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缺静等了片刻,走回篝火旁,继续烤兔子。他的神情却凝重起来。

    安闲坐在鬼冢里,仔细地擦拭着白虹。刚才,她激怒之下,激活了白虹,惊动了玉缺。

    她本想出手击杀玉缺,但她随即又想到了那两件巨宝。“前世,玉缺一出现,那两件巨宝就出现了。随后,就被玉缺收走。后来,玉缺也说过,那两件东西本来就是他的。”

    “玉缺一定与那两件巨宝有关。跟着他,多半能找到。只是要小心些才好。等他带我找到了宝贝,再杀他不迟。他现在顶天灵髓境修为,洛洛的一二三一定能杀了他!”

    安闲思虑清楚,就回头对洛洛吩咐了几句。

    鬼门再次开启,洛二悄无声息地出现。

    窥仙境的真源都无法发现洛一二三他们,玉缺没道理能发现。

    洛二停在距离玉缺十米远的地方,静默下来。

    玉缺吃了烤肉,喝了两口酒,倒在大青石上,闭上了眼,似是睡着了。他的手插在腰间,在衣袍的遮挡的地方,他的手紧紧抓着匕首的手柄。

    一夜没敢入睡,到天亮时,玉缺的眼睛已经浮肿了。

    篝火早已熄灭。

    玉缺在冷灰里刨出来一个泥疙瘩,拍碎了泥土,从中取出一只树叶包裹着的叫花鸡,吃了起来。

    他吃得很慢。叫花鸡的香味浓郁,弥漫在山涧里。

    若是安闲在附近,少不得要流口水。不过,她这会儿正在鬼冢里,陪着洛洛练拳。

    破浪十八式,安闲和洛洛一遍又一遍的演练着。等玉缺吃完了,出发了,走远了。安闲和洛洛才从鬼门出来,凭着洛洛与洛二间的感应追出去。

    玉缺在山林里转悠着,装着是在寻找异兽的样子。他心中始终有一种诡异的感觉,自己被跟踪了。

    如此过了三天。那种被跟踪的感觉越发强烈,但是,除了那一夜看到的几个浅浅的脚印,玉缺再没有发现跟踪者的蛛丝马迹。

    意识到对手可能远远强于自己,玉缺决定终止计划,离开南隆山脉。

    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他站在山顶上,对着远处的一座山峰,遥遥地看了一眼。随后,他就冲下山去,往大秦帝国方向奔去。

    几分钟后,安闲和洛洛出现在玉缺站过的地方。

    洛二追着玉缺。洛洛只需要隔着几里地感应洛二的方位即可。也就是说安闲和洛洛始终在玉缺几里之外。如此远距离的跟踪者,玉缺能发现就怪了。

    洛洛指着山下。“母妃,他往那个方向去了。”

    安闲无语,这几天,玉缺一直带着她爬山兜圈子。这次又是,骗她爬上了这座千米高山,他又下去了。

    “等他再跑跑,或许,他又会兜回来。”安闲靠在一棵大树上,气喘吁吁地说。她拿出毛巾,抹了一把汗,眯起眼睛望了一眼天上的艳阳。

    忽然,安闲笑了。

    “洛洛,把洛二招回来,我们不用追他了。”安闲眯着眼,望着远处。

    洛洛应了一声,顺着安闲的目光望去。

    半壁峭壁出现在视野里。那峭壁竟然和万剑宗的山峰一般,整齐、光滑。

    “我找到我要找的东西了。这次就先放过他。等我收了那两件巨宝,再去杀他。”安闲说着,飞跑下山。她下山的方向,却是向着有着光滑山壁的峭壁之处。

    半日后,安闲就来到峭壁之下。

    “就是这里!”安闲立在一块石头上,笃定道。

    脚下这块两米多高地石头,突兀地竖在峡谷里。前世,巨宝显世,神光大耀。仓促之间,她躲在了这块石头后面,才没有被神光打成飞灰。

    “洛洛,你带着洛二进入鬼界躲避。”安闲吩咐道。

    “母妃,你自己小心。我会让洛二、洛三随时准备着,万一有事,你就打开鬼门,洛二和洛三就会冲出来救你。”洛洛不放心地嘱咐着。

    安闲看他小大人般的筹谋,欣慰地揉了下他的小脑袋。“嗯,我会小心的。”

    洛洛召回了洛二,进了鬼门。

    安闲在峭壁下搜索起来。

    “会在哪里呢?”安闲仔细地找寻着。前世,她追着玉缺进了这个峡谷。那两件巨宝突然就出现了,安闲只大致看到它们是从峭壁里飞出来的,具体是在何处,她却没看清。

    袖中的白虹突然颤动起来。

    安闲把白虹从袖口里抽出来。白虹立即挣脱了她的手,飞到半空中,迅速变大,成为一柄长达两米的长剑。

    清冷的光辉从白虹剑身上逸散出来,这一刻,白虹看起来就像一个剑形灯笼。

    白虹的光辉洒在峭壁上。

    咔咔咔——

    峭壁发出难听刺耳的声响,一道道头发丝般细微的裂缝出现了。

    安闲瞪大了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峭壁。

    犹如画师的笔,这些裂缝快速在光滑的峭壁上勾画出一副图案。那是一把径长十米的巨扇。巨扇打开,成半圆。扇面上,勾勒出一个高约五六米的葫芦。

    “就是这两件!”安闲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这扇子就是九天风雷扇!这葫芦,就算六界厚土灵葫!”

    前世,玉缺手握九天风雷扇,扇尽天下英豪,打遍天下无敌手。靠着六界厚土灵葫,培育出无数灵药。有了无数灵药练手,他的炼丹术突飞猛进。就连天界的仙君都被他高超的炼丹术所折服,下界来找他炼丹。

    “白虹,把它们取出来给我!”安闲惊喜呼喊。

    白虹剑身光华更盛。

    峭壁上,扇形和葫芦形裂缝里渐渐有光华透出来,光华越来越亮,光辉圣洁而威严。

    “对,就是这种气息!”安闲暗自点头。这光华的确是九天风雷扇和六界厚土灵葫的气息,前世,她就差点死在这种光辉之下。她不会记错的。

    可是,要怎样把这两件巨宝从山壁里取出来,安闲却毫无头绪。前世,它们明明是自己飞出来的。

    难道说,玉缺才是他们的天命所归,而我安闲不是?

    安闲打开了鬼门,对着山壁说道:“九天风雷扇、六界厚土灵葫,你们看到了吗?我并非一无是处!我乃是鬼主修炼者!我必定会成为天界至尊,你们跟着我,绝不会被埋没!”

    “切!”有嗤笑声隐约从山壁中传来,很不清晰,但安闲确定自己的确听到了一声嗤笑,充满了鄙视和嘲弄的嗤笑。

    果然是被轻视了!或许,这两件宝物也不能看到自己的鬼门?安闲心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