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重生鬼仙途 第071章 质问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071章 质问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苏璟忧心地看了安闲一样,说道:“宗主,真源师叔祖,安闲嫂子伤重,你们看是不是让她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明日再说?”

    真源皱眉。

    其他长老、太上长老都瞪着云承,露出不悦之色。

    云真子的表情讳莫如深。

    安闲环顾众人,心知不妙。万剑宗的高层齐聚,绝不是因为她被梅姝欺负了,他们必定是有要事找她,正巧碰上而已。

    真源迈步朝正堂走去,头也不回地吩咐道:“云真速速将她治好,带进来。”

    一干秋字辈、云字辈地人紧随其后,都往正堂里去。

    安闲用目光向苏璟、王晟求助。苏璟、王晟冲她做了个无可奈何地表情,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云真子在安闲背上拍了几下,闷闷地说道:“安闲,你的伤好了吧?”

    安闲羞涩一笑,冲云真子一揖,“多谢宗主救命之恩!”

    云真子翻了个白眼,无语地哼哼两声,扭身往正堂里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冲安闲招了下手,示意安闲跟上。

    ……

    九方殿,正堂。

    真源及一干万剑宗高层,正襟危坐。

    “安闲,你可知罪?”真源沉声道。

    安闲茫然,一脸懵。“我不能用离渊的东西吗?”

    真源怒道:“当然不能!”

    安闲撇撇嘴,说:“区区五百粒灵融丸而已,给我两个月的时间,保证还上。”

    “谁给你说灵融丸的事了,是令牌!”一个老头儿急不可耐地跳出来,冲着安闲叫嚷。

    安闲瞅着这个须发苍白满脸褶子的老头子,更加茫然了。她不认识此人。

    “前辈,令牌?是这个吗?”安闲从腰间取下第九峰峰主令牌。“这灵牌,我拿到后,就闲挂着,我可从来没用过。”

    这个满脸褶子的老头抬手就要抽安闲,云真子急忙挡住。云真子对安闲歉意一笑,道:“安闲,这位你称他为秋扬师叔祖。”

    王晟幽幽地补充道:“你秋扬师叔祖的寿限没剩两年了,着急着呢。”

    秋扬的白胡子都气得翘起来,冲向王晟,抬手就朝王晟脑门上打去。王晟一闪身,避开了。

    秋扬骂道:“我就是快死了,你很开心吗?看我拿不到延寿丹,你很兴奋?这是离渊承诺要给我的,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为什么!”说到后面,秋扬的声音就变成了怒吼,而且是对所有人怒吼。

    “咳!”真源恼怒地干咳了一声。“秋扬,退下!该你的,自然少不了你的!”

    秋扬愤愤地退下。

    苏璟嘀咕道:“离渊要是想给你,早就给你了,何必等到……”

    “哇呀呀——”刚刚稳定了点情绪的秋扬又被引爆了,他红着眼睛,原地一纵身,就朝苏璟扑了过去。

    真源倏地出现在苏璟前方,抬手一掌拍在秋扬胸脯上,喝道:“退下!”真源又回头狠狠瞪了苏璟、王晟一眼,道,“二位来自仙族,我万剑宗因你们族中仙君的缘故,对二位礼遇有加,难道我们万剑宗对二位的优待,换来的就只是嘲笑和白眼吗?”

    苏璟和王晟一凛,连忙单膝跪下,垂首道:“小子张狂,请太师叔祖责罚!”

    “哼!”真源冷哼一声,重新坐了回去。

    云真子清了清嗓子,对真源拱手道:“师叔祖,苏璟和王晟就是直脾气,您勿怪。”

    真源嗯了一声,摆摆手。

    苏璟和王晟起身,默然退下。

    云真子对安闲说道:“安闲,你为何要在离渊给的取宝令牌上烙下你的私人印记?你可知道,那是仙心商行的取宝令牌。你一个入灵境的小丫头,你拿着岂不是等于小儿抱巨宝过街?”

    安闲还是懵。

    真源把一块令牌拍在桌子上,发出怒哼。“哼!”

    安闲看着这块令牌,终于明白了。

    离渊给她的寒梅宝囊里三种物件,灵石、仙心商行令和首饰。

    她想起来了。这块令牌上注明:持此令者可在仙心商行任一门店提取灵石和店内任何商品,提取商品数量不限,提起灵石数量每月不超过五十万枚。

    叫做取宝令牌也不错,而且是可以循环利用的取宝令牌。

    难怪秋扬火气那么大!难怪万剑宗高层都来了!

    他们定然是拿了这块令牌去仙心商行取东西,却被拒绝了。原因嘛,就是这块令牌是有主之物,外人不能使用。看样子,这块令牌的主人是我安闲?

    安闲对这块令牌其实没什么兴趣,若是旁人的东西,她若能拿,她自然是能拿多少拿多少。离渊的嘛,直觉告诉她,最好少拿为妙。她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去换珍宝财富,得不偿失!

    安闲现在对仙心商行的兴趣更大。这个商行很牛呀,真源这个窥仙境强者拿着令牌去取东西,他们竟然敢拒绝,而且,拒绝之后,真源等人竟然只能悻悻然回转。

    真源猛然一拍桌子,喝道:“南荣安娴,是谁给你了胆子!你竟然敢对我万剑宗的重宝进行认主!”

    安闲郁闷。她什么都不知道好伐,东西只不过在她手里过了一下,她可是原封未动。安闲却无从辩解。真源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既然说仙心商行令的主人是她,那就一定是她了。

    安闲顾左右而言他,说道:“太师叔祖,弟子道名安闲,南荣安娴的俗名已经弃用了。”你喊错我的名字啦,老头儿!

    “你!”真源气结。

    一干万剑宗长老、太上长老都气势汹汹地瞪着安闲,如果可以,他们估计会立即把安闲撕成碎片。云承、秋维这些本来就恨极了安闲的人,这会儿已经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了。

    安闲赶紧说道:“太师叔祖,弟子该如何抹除令牌上的主人印记?请太师叔祖教我!”

    “啪!”真源又重重拍了桌子。

    云真子有些尴尬地说:“安闲呐,这令牌有特殊禁制,一旦抹除主人印记,就会自行爆碎销毁。”

    安闲:“呃——”

    这果然很尴尬呀!

    万剑宗一干人把脸皮揣进裤裆里,把令牌夺了去,却用不了,还得回来找她,难怪要一来就给她定罪。这是为了先声夺人?免得被她拿捏?

    安闲就呵呵了。她不说话,望着众人作无辜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