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他是谁,我不想说。因为我不想你与他有任何瓜葛。从此以后,你的生命里只有我。”

    “你问我,你是否还能有来生,我也不知道。人族死后一般都会轮回,但总有一些人会变成鬼,或者飞灰湮灭。安闲,你的情况很特殊,我如今也不敢保证百分百让你死后还能重头再来。不过,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来搞清楚这个问题。不着急。”

    “你问我,我有什么资格来操控你的命运。我想说我没那个打算,但是,事实上,我应该是真的操控了你的命运。”

    “你的命运已经被我捆绑,你除了跟随我的脚步,别无选择。你的今生、来世,都将由我安排。我会让你成会六界最尊贵的女子!”

    “别担心,我很快就会醒来。”

    “不要再呼唤我,我不会再对你作出任何回应,别把力量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利用好白虹。”

    安闲把这份玉简看了三遍。

    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了。

    这一点真是太讨厌了!

    安闲猜测,应该是仙界仙君所为。

    天界的诸仙成天吃饱了没事干,就喜欢插手人间的事。被某个仙君看穿自己的过去、未来,安闲一点都不吃惊。

    离渊是天界送下来的,他有几个仙君朋友也不稀奇。对方只是告诉了离渊,而没有出手把她这个非正常存在给抹杀了,安闲便觉得自己可以放心了。

    就是不知道离渊是否也知道她的骷髅神器了。她在离渊面前开启鬼门不是一次两次。

    安闲也不知道那位告密的仙君是否知道她有骷髅鬼器的事,更不知道离渊和告密者到底对骷髅鬼器了解多少。

    不过,既然告密者没有出手抢夺,大概,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知道了,但看不上,或者,看是看上了,却碍着离渊面子,暂时没有行动。

    总之,安闲可以先把心放在肚子里。

    “我讨厌这些爱管闲事的仙人,总有一天,我要飞升天界,把他们全都揍趴下,看他们还敢不敢偷窥我!”安闲冷冷地说着,把离渊的衣襟拉起来,给他整理好衣衫。

    “离渊,我今生的理想是要做神仙!我不会死的,你等不到我的心了。早点重新选择吧,否则,再过一万年、两万年……你依旧还是只能用琉璃丹心这种易碎的假货。”

    “离渊,你是不是自以为做得很好?你看,一切都在你的安排之中。万剑宗上下都知道你要我的心,很快,全人间,甚至,天界,魔界,都会知道了。你用这种阳谋把我和你捆绑在一起,但是,那又如何?我还是我,我还是会走我自己选的路。”

    “本来,我没打算用你一分钱。不过,你既然要和我这样玩,我就却之不恭了。”

    沉默了片刻,安闲继续说道。“不过,离渊,我还是要感谢你。无论如何,我相信你是一位君子,至少,你这样坦诚地公布了真相,没有遮遮掩掩假装对我情深意重。”

    “我想,如果你让云真告诉我,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爱我爱到疯狂,爱我爱到愿意为我付出所有,云真也会做的,万剑宗上下一样会像现在这样,不管心里多嫉妒我多讨厌我,也不敢跳弹。我说不定会被感动,说不定真会爱上你,然后,在某一天,我突然知道你没有心的事,说不定我就会自愿牺牲自己来成全你。”

    “谢谢你,离渊。你所做的,只是把选择摆在我面前。我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尽管它很匪夷所思。我相信你没有欺骗我。你若是想骗我,有许多更好的法子。所有获取我心脏的方法里,无疑,直接告诉我,你要的是我的心脏,是最坏的方法。”

    “离渊,你是一位君子,是一个好人。但是,对不起!你要的,我现在不打算给你,将来也不会!永远都不会。我即便死了,也要给自己留个全尸。”

    “那天拿白虹的时候,说死时会考虑把心给你,就是骗你的。”

    安闲站起身来,深深地给离渊鞠了一躬。既然离渊与她开诚布公,她就不骗他了。

    第一峰,议事堂。

    秋维老脸涨得紫红,活了一百多岁,从来没像今天这般丢人过。他结结巴巴地辩解。“我只是想着这些东西应该归宗门所有,就先拿起来。因为还没抓到内奸,所以,暂时没有公布此事而已。难道老夫是那等偷鸡摸狗的小贼吗?”

    云真点点头,道:“维师叔想得周全,辛苦维师叔了。”算是把秋维的脸面挽回了。

    至于大家私下里怎么看,就不得而知了。

    粉色的,绣着金色寒梅的袖珍乾坤袋,它有一个名字,寒梅宝囊。

    原本已经被秋维打上了自己的烙印,他交出来时,已自觉抹除了上面的烙印。

    如今,寒梅宝囊就摆在桌子上,口子被打开,任何人都能查看其中的奥秘。安闲所说的东西都在,只是,灵石的数目貌似不对。

    秋维红着脸辩解:“安闲她胡说的。根本就没有一百万块灵石,只有五十万!你们若不信,可以让苏璟和王晟来对质。安闲不是说他们也见过这个乾坤袋的吗?”

    真源斜着眼睛看他。议事堂里的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秋维。谁不知道苏璟和王晟只一心侍奉离渊,对万剑宗的事务从不多发一言。他二人不会出来作证的。

    秋维急得几乎要跳起来,他高举了右手。“我发誓,我绝没有截留,的的确确只有五十万块灵石。我若拿了一块,即刻五雷轰顶而亡。”

    然而,谁会信呢?

    不信归不信。秋维怎么也是真灵境的前辈,万剑宗的老人,总不能去搜他的身,抄他的家吧。大家把心里刚刚鼓起来的疙瘩掩饰好,捏着鼻子认了。

    “离渊说,这些是安闲的,大家怎么看?”真源打开了乾坤袋,查看其中的物品。

    云承立即说道:“她一个入灵境的小丫头,拿这么多好东西做什么?全都拿回去便宜南荣皇朝那些蛀虫吗?”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