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师兄、王师兄和我一起清点里面的东西。真没想到,巴掌大一个小袋子,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把越绝塔第九层的塔室都装满了。就这样,还有许多亮晶晶小琉璃片没倒出来完。哦,苏师兄说,那就是灵石。”

    这下,所有人都相信安闲说得是真的了。把灵石比作小琉璃片的人,断然编不出一百万灵石的谎言来。她大概根本不知道灵石有何用,更不知道灵石的价值。

    “灵石什么的,好看是好看,但是太碎了。那一匣子首饰却都是名家打造的,十分珍贵,即便是我皇后奶奶的珍宝箱子里的首饰,也比不上的。可是,现在却被人偷走了。宗主,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呀!”

    安闲噗通跪下,嚎啕大哭起来。

    议事堂里的人眼睛都红了。

    真源愤怒地拍了桌子。“啪!”“查!马上查!”

    秋维道:“难道说那些鬼不是来偷离渊的,而是来偷离渊的乾坤袋的?难怪那些鬼突然撤走了,一定是东西已经到手了,所以……”

    “不可能!”云平道,“我赶过去时,离渊身上贴着传送符。离渊身上有乾坤袋的事,我们都不知道,那贼人如何知晓?”

    “先查一查吧。万一是内鬼趁乱摸走了离渊身上的东西也不一定。”有人说。

    万一查出来了。大家就能大发一笔了。

    绝不能让人吃了独食!查!一定要查!

    “哎呀,安娴郡主呀,不是老夫说你,那等宝物,你发现之后就该立即上交宗门,怎能放在离渊身上呢?”有人抱怨。

    安娴低着头,郁闷不已,拜托有没有聪明人呀。怎么都把目光放在那袋子灵石上?

    好像听到了安闲的心声,素有美艳之名的云裳站了出来,问道:“安娴,你说你问离渊他的东西在哪里,他身上就出现了乾坤袋?”

    安闲舒了口气,总算有人抓到了重点。“是的,前辈。”

    “这么说,离渊虽然躺着不能动不能说话,其实,是能听到我们的声音的?”

    “应该是吧。”安闲故意让自己看起来畏畏缩缩。

    秋维喝道:“怎么可能!离渊的情况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跟死人有何分别,他怎么可能听得到?你这小贱人,分明就是在此妖言惑众!编造这些没根没据的事来,让我宗门师兄弟彼此疑心,你是何居心?”

    真源道:“秋维,你闭嘴!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云真道:“对对,去试试。若是离渊真能听到,就一定也能感应到周围的一切,谁拿了他的乾坤袋,他定然知道。”

    “走,去第九峰!”真源化作一道流光,先飞了出去。

    云裳御起飞剑,把安闲扯了上去,“安闲,我带你过去。”

    安闲连忙谢过。她还不会御剑,只能去乘坐升降梯。若真去坐升降梯,等她跑过去,只怕事情都尘埃落定了。

    真源率领众万剑宗高层齐齐杀到,驻守越绝塔的诸弟子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吓了一大跳。

    “苏璟、王晟,离渊身上果真有一个乾坤袋吗?”真源的目光扫过越绝塔驻守弟子,落到苏璟、王晟身上。

    苏璟、王晟看到后面的安闲,便明白了。二人齐齐躬身抱拳,行礼。“是,真源前辈。”

    越绝塔第九层的空间太小,挤不下这么多人。

    真源干脆命人将离渊和他的玉床挪到了越绝塔下的练武场上。

    “离渊师兄!”梅姝就要扑上去,却被守卫弟子们拦住了。梅姝眼泪先滚了出来,再看安闲时,目光如刀,满满地都是恨意。

    “离渊师兄!”无数女弟子男弟子,看到离渊被抬出来,都是伤心不已。

    很多得了消息的弟子,都在往第九峰赶。只不过,第九峰的剑首平台面积有限,大部分梅字辈的弟子都无法挤上来。

    安闲立在云裳身边,有苏璟、王晟护着,就这样,她依旧感到了威胁。如果目光能杀人,安闲估计自己已经被凌迟了。

    原本,大部分弟子都只是听说离渊出了事,对安闲有些抱怨和责怪,但是情绪不明显。现在,大家亲眼见到离渊躺在这里,跟死人一样,都心疼了,都愤怒了。

    “南荣安娴!你还我离渊师兄!”梅姝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众万剑宗弟子的怒火瞬间被引爆。

    “杀了她,给离渊师兄报仇!”梅香高呼。立时响应者众。“杀了她!杀了她!”

    安闲全身肌肉绷紧。若非云字辈、秋字辈弟子站在前方,挡住了这些梅字辈的愤怒小青年,安闲定然要被他们生撕了。

    “胡闹!”云真大喊一声,“都给闭嘴!谁再敢乱叫,立即逐出宗门!”

    全场瞬间寂静。

    云真走到离渊身边,抬手一招。玉床就托着离渊飞了起来,飞到两米来高的位置,悬停下来。

    “大家看看,这就是离渊。他已经没有了呼吸,没有了脉搏,他的心已经碎裂了,但是,他还活着。”

    “你们也该明白了,离渊他非同寻常。”

    “这本是个天大的机密,老夫等人一直瞒着。可是,这次有贼人打上门来,抢夺离渊。我等才知道,离渊之事,早已不是秘密。”

    “我知道你们这两天议论纷纷,谣言四起。今天,借这个机会,我便把事情公布一二。”

    “离渊,乃是天界仙界托付我万剑宗抚养照料的。他身份贵重,却又先天顽疾。他生而无心。”

    众人面面相觑。若非云真之前有禁令,全场肯定嗡嗡声一片。

    “他的心乃是妙丹仙君以天材地宝炼制而成的琉璃丹心。不能大喜,不能大悲,也不能暴怒。”

    “离渊下凡,来到万剑宗,只为寻找一颗真心。离渊要的这颗真心,便是安娴郡主的心。”

    云真如此一说,各人理解不同,便有了不同的释义。但是,很少有人把这句话理解为:把安闲的心挖出来,放进离渊心窝里。

    云真故意如此说。他担心若是如实说了,会有激进的弟子,会自作主张,杀了安娴取心。

    这一次,即便有禁令在,年轻的弟子们依旧嗡嗡地议论起来。

    梅姝大叫:“怎么可能?安娴那个贱人,她的心肮脏卑污,怎么会是离渊师兄要找的真心?”

    真源一眼瞪了过去,袖子一挥,梅姝就飞了起来。

    “啊——”梅姝的惨叫声渐行渐远,也不知道被真源扔到何方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