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华站起身来,禀道:“师叔祖,宗主,我有一宗门秘事禀报。”说完,就看着莫湘子。

    莫湘迟疑了一个呼吸,站起身来,说道:“老夫对这小鬼挺感兴趣,可否让他陪我出去走走?”

    真源大手一摆,就把禁魂瓶推到了莫湘面前。“莫湘老友瞧得起他,是他的福气。”

    莫湘拿了禁魂瓶,出了议事堂。

    云华这才说道:“师叔祖,您有所不知。这仙心商行乃是离渊私人所有,并非我万剑宗产业。外人因为离渊、秦桥等人出自我宗,便以为仙心商行系我宗所有,实在是以讹传讹……师叔祖,仙心商行的事,我们恐怕不能做主。”

    一干云字辈的主事者纷纷附和。“是啊是啊。我们以前在仙心商行拿东西,都需要离渊亲笔签押。”

    云真道:“师叔祖,若是普通弟子,他本人出了事,他的产业宗门自然可以接手管理。但是离渊的身份……”

    秋维冷哼道:“离渊可是我们一点一点喂大的!他入宗,还没老夫的巴掌大!他的遗产本该属于宗门所有!”

    此言一出,应和者众。仙心商行这块肥肉,只要落到了万剑宗的碗里,他们每个人都少不了好处多多。脑子转得快,已经在想要如何把秦桥、萧越手里的管事权夺过来了,即便不能夺过来,至少也得分一杯羹。

    云真苦笑。“离渊可没死。”

    云承道:“他那样与死了有和分别?他要那女人的心,倒是容易。可是,他要那女人心甘情愿、毫无怨言、亲自把心挖出来给他,这根本不可能!哪怕是将死之人,也难免会对生抱有一丝希望,谁愿意就死?他要她的命,她哪能无怨无恨?哼!依我看,离渊再也醒不来了。”

    云通道:“就是,真不知道老祖怎么想的!竟然要求我们全力配合离渊,好好保护那女人。要我说,不如把那女人的心挖出来,先试试。怎么挖不是挖?非得她心甘情愿挖?难道我们挖出来的就不是心脏,会变成屎?”

    众人哄笑。

    云真子更是郁闷。离渊要安闲的心的事,原本是秘密,只有宗门高层十余人知晓,如今,却几乎是人人都知晓了。偏偏,他根本查不出到底是谁泄了密。

    真源道:“离渊要心的事,老祖和妙丹仙君都再三叮咛。听老祖的意思,似乎几位仙尊对此事也很关注。兹事重大,我们切不可自作主张。”

    云真连连点头。“是。老祖说了,一切随缘,自然水到渠成。”

    真源道:“仙心商行对我们而言,是笔重大资源,可以让我宗门实力快速提升。对天界的老祖和诸仙君,却是无关紧要。既然离渊已经无法继续管理仙心商行,就收回来,由宗门管理。”

    云真子为难道:“师叔祖,话虽如此,可是,那毕竟是离渊的,离渊虽然人事不省,可是他有妻……”

    真源打断了云真子,说道:“云真,你别婆妈了!离渊只要心,仙心商行对他而言,可有可无。我们收回来,帮他管着,他只能感谢我们,又怎会怪我们?再说,秦桥、萧越来自天界,到底是外人,秦家和萧家在人界也有自己的势力。”

    云通立即附和,叫嚷起来。“难怪秦桥和萧越不愿意把仙心商行交出来,他们一定是把商行的利润都送回他们本家去了。”

    议事堂内,一干人等义愤填胸。

    “收回来!必须要收回来!”

    云真头大如斗,他对自家这些师兄弟、师叔、师叔祖太了解了,仙心商行一旦收回宗门,很快就会被瓜分殆尽,能给宗门留下多少,还真不好说。

    东西财富倒是其次,云真相信离渊不会在乎这些,他在时,也是宗门要什么就给什么。云真就怕过几年仙心商行就臭大街,倒闭了。离渊一旦醒了,一问,仙心商行没了,这事就尴尬了。

    云真还要阻拦,“这个……这……”

    秋维打断了云真,大声说道:“把仙心商行收回来自是理所当然。师叔祖,只是,这收回来后,是不是要交给修为高一些又有闲暇的人来管理?仙心商行经营的珍宝众多。修为低了,只怕压不住场。”

    云字辈众人不由腹诽,老不死的,你咋不直接说把仙心商行交给你呢?还要脸不要脸?

    云承道:“诸位师兄弟,这商业经营看似简单,实际上商场如战场。而且,只要不是打算强买强卖,修为高低在这里面全无用武之地。还是应该选一个对商事熟悉的人来管理更为稳妥。云通师兄一直是我宗的外务长老,这些年,一直把我宗门外务经营得井井有条……”

    仙心商行有多少财富,大家都没数,但肯定是海了去了。一时间,无人不摩拳擦掌。

    议事堂很快就吵成了一锅粥。

    利益当前,大家都很激动。纷纷献计进言。比之先前审问洛洛,追查偷离渊宝体的事热心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会儿,大概这些人已经把离渊的安危放在一边了,或许,他们已经在心里祈祷离渊早早被别人偷取分成八块才好。

    ……

    莫湘拿了禁魂瓶,出了议事堂,寻了清静无人之所,便把洛洛从禁魂瓶内提了出来。

    “小鬼,老实交代,那三鬼到底被谁收了去?”莫湘打出一道灵力。灵力如绳,将洛洛牢牢捆缚。

    这种纯正的阳灵力对洛洛这样的鬼魂有如同火焰灼烧般的烫烙效果。洛洛不由惨叫起来。

    “你骗得了万剑宗那些剑修,却骗不了我!说!千里驭鬼镜到底在谁手里!不说是吧,让你尝尝老夫这打魂鞭。”

    莫湘抽出一根金色的软鞭。鞭子落在洛洛身上,金光乱溅。一鞭子下去,洛洛那看似幻影一般的虚无身躯,竟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鞭痕。

    洛洛惨叫着扑倒在地,浑身之抽搐。“啊——啊——”

    忽然,一柄通体雪白的剑飞射过来,直取莫湘握鞭的右手。莫湘急忙闪避。那剑却似长了眼一般,改变了一个方向,直取莫湘的双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