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抬步走了过去。

    苏璟用更大的声音喝道:“瞎了你的狗眼,这位是第九峰代理峰主,离渊师兄的夫人。”

    那为首的守门弟子还待要说什么,秋恒的声音已传来。“安娴,你回去休息吧,这里由老夫照顾。”

    安闲道:“前辈,我想我夫君了。想去看看他,不可以吗?”她的脸上没有半点羞涩流露,就好像在说:我想喝水,不可以吗?

    年轻的女弟子们都羞红了脸,暗自唾骂,不要脸!年轻的男弟子们都好尴尬,妹子,你能不能矜持点?

    年纪大的,都嗔怪地瞪着安闲。大庭广众之下,这小姑娘咋就没点羞耻心呢?竟然直言想她男人了!

    若是旁的小夫妻,以这样的理由要求相见,秋维大概会一袖子甩过去,把这有失庄重的女子甩下第九峰去。可是,他们都知道,万剑宗有个任务,那就是:帮助离渊得到安闲的心脏。

    安闲上去了塔,苏璟和王晟被留在了外面。

    “二位前辈,我想与夫君独处。”站在第九层的塔室内,安闲大大方方地说。

    秋落和秋恒很想说:他一个活死人,有什么可独处的?但是,二人还是只能走出了塔室,把房间让给安闲。

    安闲关上了门,也关上了窗。

    越绝塔上诸人,都露出怪异之色。

    “呸!不要脸!下流!”也不知道骂这话的女弟子到底想到了什么。

    苏璟和王晟面面相觑,他们不是来打架,抢回乾坤袋的?她一个人关起门来做什么?

    安闲打开了鬼门,进入鬼冢之中。

    尹志元已经死透了。即便他没死,安闲也没有操控他的能力。

    安闲拿了千里驭鬼镜,走出鬼门,回到塔室内。她来到离渊的玉床前,坐下在床沿上,把千里驭鬼镜举在离渊面前。

    “离渊,我记得,前日给你洗澡时,并没有那个乾坤袋。可是,昨日,乾坤袋便自动出现了。这房间里,除了你,便只有苏师兄和王师兄。若是他们,他们完全可以亲自送到我手中。”

    “所以,乾坤袋是你给我的,对吗?”

    “如果真是你,你再帮帮我。帮我把这个法器上的主人印记抹除掉。”

    安闲扯开了离渊的衣襟,把千里驭鬼镜放在他的胸膛上。

    一道红光从镜面上一闪而过。咔嚓一声,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安闲吓了一跳,腾地站起来,蹬蹬蹬跑出几步,一直跑到塔壁前,转身背靠塔壁。

    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很激烈,差点蹦出来。

    深吸了好几口气,安闲才定住心神。“果然……果然是你!”

    离渊静静地躺着。

    无声无息。

    过了好一阵,安闲才慢慢地走回玉床前。她拿起千里驭鬼镜,探入一丝灵力。

    莫湘烙在千里驭鬼镜上的印记已经消失了。

    千里驭鬼镜成了无主之物。

    安闲轻轻了一句。“谢谢。”

    她再次打开鬼门,起身要进鬼冢。

    离渊的手指突然闪现出一道青芒。

    安闲定睛一看。

    只见离渊右手食指的指甲正从手指上慢慢抽离出来。

    “你在干什么?”安闲惊问。

    离渊的指甲一点一点地从手指上抽出。没有出血,只有淡淡的青芒闪烁。

    一片犹如贝壳光洁的指甲就这么脱落下来。

    安闲放下了千里驭鬼镜,去捡这片指甲。她的手才碰到指甲。指甲猛然光华大作。

    片刻之后,光华敛去。呈现在安闲眼前的,已不是小小的指甲,而是一柄剑。一柄一米长三指宽的细剑。

    剑身与剑柄浑然一体,皆是净白如玉。

    安闲的手指从剑身上划过。剑身有铁质的冰凉。

    安闲握住剑柄。这柄剑竟然让她有血脉相连之感,似乎,这不是一柄剑,而是她的手。

    安闲的手情不自禁地哆嗦了。震惊、狂喜、恐惧在她心头狂飙,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制止握剑的手不住的颤抖。

    “离渊,你应该知道了,我是想和你离婚的。我不想要你任何东西,因为,我没打算把心给你。我不会死,我要修仙,我会长生不老。”

    “所以,你等不到那一天的。”

    “我真的不想要你的任何东西,可是,这柄剑,我……我好喜欢!”安闲的手慢慢稳下来,不再颤抖。“既然你给我,我自然是要的。只是,丑话说在前头。我会修仙,而且,我笃定自己一定能成功。我不会死的。”

    “若有一天,我真的到了必死之境了,没有任何活的希望了,我答应你,我会把我的心给你。”

    “不过,我想你等不到那一天的。”

    “趁早,你还是另寻一个目标吧。”

    “我现在要去收服那三鬼了。你这柄剑或许能帮上些忙,我就带上了。”

    “对了,这剑叫什么名字?”

    安闲把这柄白玉雕似的长剑拿在手里,细细打量。

    “你不说,我便称它为指甲剑了。嘶,指甲……”安闲的目光落在离渊那根缺少了指甲盖的手指上,瞳孔缩了缩,“不好听呢,要不,我叫它白虹?嗯,就叫白虹了!这名字好。”

    离渊沉睡着,毫无反应。

    安闲一手提了白虹,一手拿了千里驭鬼镜,走进鬼冢,并立即关闭了鬼门。

    千里驭鬼镜中,总共就只养着三只鬼。他们生前都是以武入道的修仙者,相当来说,肉身强度比单纯修炼入灵的人要强悍许多,而且,由于自幼练武的缘故,他们更敏捷更精于战斗。

    三只鬼显然都继承了他们生前的战斗能力,遗憾地是,他们因为被强行炼入千里驭鬼镜,命魂受损。

    安闲尝试了许多次,都无法将他们的命魂从千里驭鬼镜中完好的取出来。

    “只能强行抽出来了。可惜了。”安闲好不遗憾。

    若是能让三鬼完完全全地转移到鬼冢里来,成为她的鬼。那她就很可能再多出一条灵脉来。

    为何是一条,而不是三条呢?

    安闲记得,《鬼主修炼手册》有说明,一般情况下,每次炼鬼认主后,鬼主体内就能随机出现一条灵脉。

    注意:是随机!

    这条灵脉并不一定是新的,它很可能和之前的重复。越是同类型的鬼,其打开的灵脉重复的可能性就越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