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重生鬼仙途 第057章 前缘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057章 前缘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苏璟却不赞同安闲的说法。“他不敢!离渊师兄是万剑宗老祖独孤亲自送下来的,别人不知道。那老头子应该知道得很清楚,他若敢亲自动离渊师兄,必定会招到天界诸仙的追杀。”

    安闲从苏璟这话中读到另一层意思,离渊被天界诸仙看中。

    王晟道:“嫂子,事到如今,我们也不瞒你。离渊师兄的身份非同小可,天界诸仙尊都极其关注。当年,天界诸仙为了得到离渊师兄,打了几十年仗,最后,凌天仙尊、圆通仙尊、碧云仙尊联合出手,才将战乱镇压了下去。”

    “允许离渊师兄下凡历劫,乃是三位仙尊共同所做的决定。三位仙尊有吩咐,在离渊师兄得到真心之前,任何存在都必须要为离渊师兄让道。”

    苏璟愤怒道:“可是,很明显,有许多人还是蠢蠢欲动,不肯甘心!”

    安闲很想问为何有人会宁愿冒着被仙尊追杀的风险,也要动离渊,但她最终没问出口。

    仙尊,已是天界最强大的存在,如此大的风险,必然意味着天大的利益。这样巨大的诱惑,安闲觉得自己也可能把持不住,还是不知道为妙。

    苏璟和王晟见安闲沉默下去,不由诧异。或许,她是已经知道了?

    苏璟道:“嫂子安心,即便他们把离渊师兄偷了去,也奈何不得师兄的。当年,三位仙尊曾想要把离渊师兄炼成丹药,都没有成功。何况这些连仙人都不算的不入流的家伙。”

    在真正的仙人眼里,窥仙境的修为,自然算是不入流。在安闲眼里,却是高高在上无法反抗之存在。她不用担心离渊,可是,她担心自己。

    离渊要的那颗真心,是她的心脏!

    这个真心,指的不是爱,不是心意,真正是“心”这个脏器。

    安闲问:“二位师兄,你们可知道,离渊为何一定要我的心?我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改,行不行?

    苏璟和王晟都笑了。

    苏璟道:“嫂子,你当然是最特别的。”

    王晟道:“那一年,离渊师兄七岁……”

    离渊被送下凡时,是婴儿之体。他如同寻常孩子一样,一天一天的成长。他又与寻常孩子不一样,他不吃不喝也会长打大,似乎,时间才是他唯一的营养剂。

    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是一天一天地在长大。

    离渊七岁时,才会走路。他学会走路的第二天,就辞别了照料他七年的云真子,下山去了。

    苏璟、王晟、萧越、秦桥,作为来自天界的四大护卫,紧紧跟随在离渊身后。

    但离渊说:“你们跟着我可以,但不许靠近我三里之内,不能让任何凡人知道你们与我有关。”

    一个七岁的小男孩,他看起来与寻常凡人男孩没有什么不同。

    离渊徒步在山野间跋涉,像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

    他始终垂着双手,就好像他根本没有双手。他始终不发一言,就好像他根本不会说话一样。

    他经过山村、城镇,只要遇到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孩,他都会走到她面前,不动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对方,并且停留三十息。

    大部分女孩都被他吓得尖叫、哭泣。女孩家的大人们冲出来,对离渊饱以拳脚。“哪里来的小乞丐!叫你吓唬我女儿,叫你吓唬我女儿!看老子不打死你!”

    走了一个月之后,离渊的衣服就破了,全身肮脏,头发蓬乱。他没有动用任何仙法清洗,只仍由自己脏乱。

    “师兄就这样一直走了三年,有人可怜他,要设施他衣物和食物,但他始终不抬手,不说话。除了走路,在女孩面前停下,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三年的流浪,离渊已是衣不蔽体,迎风臭十里。路上行人纷纷避着他,小女孩们远远见着他,就尖叫着跑开了。

    即便偶尔有心底善良的,也只是远远地丢给他一个馒头或者几两银子。离渊当然不会接这些东西。

    那一年,南荣皇朝的偏僻边疆雪关一带受了大旱,百姓纷纷逃难。作为驻守雪关的藩王南荣祯不得不想办法救济灾民,防止灾民暴乱。

    南荣祯的王妃,安闲的母亲,在城外设了粥棚。可能是出于作秀,也可能是出于培养目的,只有八岁的安闲被带到了粥棚边。

    “师兄每见到小女孩,都会走过去,在她面前停留。纵然当时嫂子您在重重卫兵的保护之中,他还是出现在了你的面前……”苏璟继续说道。

    在宫女的尖叫声和太监的呵斥声中,卫兵们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个肮脏的小乞丐竟然闯到了小安娴郡主的面前。卫兵们如狼似虎,要把小乞丐拖走。

    小安娴说:“不要!你们不要伤害他。”她对小离渊招手,“你过来,我这里有吃的。”

    小安娴把藏在袖子里的一包冰皮甜枣糕拿出来,整包一起递给小离渊。

    小离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小安娴,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你拿着呀,别和我客气。”小安娴把糕点包抵到了小离渊怀里,但小离渊只是看着她,根本不抬手。

    “大胆!郡主赏你东西,还不快快跪下谢恩!”旁边立即蹿出两个小太监来,架了小离渊的双臂,要摁住小离渊迫使他磕头。

    小安娴连忙挥手,驱赶小太监,道:“你别吓着他!都退下。”

    太监们退下了,却用眼神警告小离渊。

    小安娴打开了糕点包,从里面取出一块冰皮甜枣糕,喂到小离渊嘴里。“你吃。可甜了。”

    小离渊咬了一口,嚼了也没嚼,就吞了。

    小安娴继续喂他第二口。他飞快地吞咽着。

    不一会儿的功夫,小安娴就喂小离渊吃完了一块糕点。

    小安娴又去拿第二块。“好吃吧?我也只有这几个呢,我都给你吃!你要是没有地方去,就跟我回家,好不好?”

    小离渊抬起了手。他手中多了一条金项链。项链上坠着一块鸡蛋大小的椭圆宝玉。宝玉在阳光下璀璨闪耀,即便是最没有见识的粗使奴仆,也能看出那是一块绝世宝贝。

    小离渊把这条项链戴在了小安娴的脖子上。大概因为所有人都看出这宝玉的珍贵,没有谁跳出来喝止小离渊的冒犯行为。

    “八年后,我会来娶你。”小离渊把整包糕点都拿了过去,就腾空而起。

    肮脏的小乞丐突然就飞了起来,引起了所有人的惊呼。

    小离渊小手一挥,军粮丸就如雨点一般地落下来,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每个灾民手里。在每个灾民脑海里都有了这样的声音“一日一粒,便可活命,多吃者死。”

    一柄飞剑自动出现在小离渊脚下。小离渊破空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