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重生鬼仙途 第055章 哀思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055章 哀思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们方才说贵宗门有敌袭?可需要老夫帮什么忙?”莫湘一副古道热肠的模样。

    梅宣作为小队长,双手拱揖,恭敬地说道:“敌人诡谲,我们正在搜查敌踪,阁主可有看到有养鬼、驭鬼的邪修路过?”

    莫湘作思考状,片刻后,摇了摇头,“老夫昨日路过此地,见此地环境清幽,偶有所感,便打算留下来歇息两日。除了你们,老夫没见过任何修仙者路过此地。”

    “多谢前辈。”梅宣在此打拱作揖,“阁主改日若有空闲,请到万剑宗做客。”

    “我等告辞。”

    这队万剑宗弟子重新御起飞剑,摆着整齐的队列,飞走。他们的搜索方法很简单,只要感应到附近有修仙者,便下去看看,若无,则继续飞行。

    虽说御剑飞行速度很快,但要搜索方圆百里,也只能用如此草率的办法了,不可能见人就逮来追问。

    “没想到莫湘子阁主如此和蔼!”一位女弟子感叹道。

    “这叫高人风范!你们知道吗?莫湘子前辈的修为已经到了窥仙境。”

    “窥仙境?岂不是比秋维师祖他们还要高?”

    “那是当然!慕天阁可是东面最强大的宗门,整个东阿氏都是他们的附庸,哪像我们,窝在这犄角旮旯,差一点就被南荣皇朝骑在头上。”

    “师弟慎言。不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梅宣年长些,有几分持重。

    “是。”众弟子应了一声,不再闲聊。

    莫湘又拿出与千里驭鬼境配套的小魔镜,继续搜索千里驭鬼镜的踪迹,但依旧一无所获。

    随着时间的推移,莫湘老头儿越来越急躁。艺高人大胆,他一狠心,干脆朝万剑宗飞去。

    “清源老小子,死了没有?”莫湘距离万剑宗还有几里地,就朗声笑道。“哈哈哈……”

    一个老头儿从万剑宗群山中御剑蹿出。“莫湘,休要嚣张,你没死,老子怎么会死?哈哈哈……”清源开怀大笑,刚刚被云真拖出山洞的郁闷情绪一扫而空。

    清源,真是云真子去请的师祖。云真子说宗门有了奸细,出了大事,他说要明日才出关。莫湘子来了,呼号一声,他就即刻蹦了出来。

    云真子听到清源的声音,很是受伤。

    安闲猛地从榻上坐起,困意全无。

    莫湘子!该死!

    刚刚拿到千里驭鬼镜时,她就在想,这个千里驭鬼镜会不会与前世玉缺得到的那只是同一个。

    没想到,果然是同一个!

    在前世,一百多年后,莫湘子仗着自己窥仙境巅峰的修为,想把才堪堪真灵境的玉缺炼制成千里驭鬼镜中的鬼傀,反被玉缺逆袭,不仅丢了性命,还声名扫地,慕天阁被连根拔起。千里驭鬼镜落入玉缺的手中。

    前世,玉缺给莫湘子的定罪是莫湘子虐杀高级修仙者,生抽其魂魄,炼制成千里驭鬼镜中的鬼傀。恰恰,又有人认出莫湘子的鬼傀中的一个正是他失踪了几十年的师兄。于是,天下哗然,群起而攻之,慕天阁轰然倒塌。

    安闲完全没有要效仿玉缺的意思。

    当年,玉缺干那么做,是因为那时候玉缺已经是南屿大陆第一炼丹师了,声望高,受万众追捧,自然是一呼万应。

    安闲自知自己的实力太弱了,人微言轻,不会有人听她的。

    再者,一旦她拿出千里驭鬼镜来指证莫湘子,她势必就保不住这面珍贵的灵器、留不住三鬼了。

    安闲选择了沉默。“我得避着点莫湘子。”她想。她连忙赶制了一副无指手套,戴上,遮掩了掌心的骷髅印记。

    “这骷髅神器已完全被我所掌控。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更没有半点鬼气。如今,也不会在黑暗中闪光了,莫湘子就算再厉害,也不会发现了吧。”安闲心道。

    刚开始,天暗的时候,掌心的印记还会闪烁微光,但自从她收服了洛洛,成功入灵,骷髅印记因为微弱的灵力逸散所导致的微光也因为她的修炼而得到的修正,不会再有灵力逸散而出。骷髅口中涌出的阴灵气会直接进入安闲的灵脉中。

    晴岚来回禀,说沐浴的汤水准备好了。

    安闲便去沐浴。

    晴岚在一旁伺候着,啪嗒啪嗒直掉眼泪。

    安闲道:“晴岚姐,修仙界打打杀杀很平常的,你要是怕了,我便给你些银钱,找人送你回家去。快别哭了。有什么值得哭的?”

    晴岚却呜咽起来。“郡主,奴婢不走。奴婢绝不会留下郡主一人孤独终老。呜呜呜……”伤心之下,她忘了安闲嘱咐她改口叫“夫人”的事。

    安闲恼了。“好端端的,你为何咒我?谁要孤独终老?”

    晴岚擦了一把泪水,哽咽着。“郡主,您不用瞒着我了。我都听说了。郡马他原来已经……已经……”她突然灵机一动,“郡主,我们回了宗主,远走他乡吧,您不能守着一个死人过一辈子呀!呜呜呜……”

    安闲的心沉了下去。“谁告诉离渊死了?”

    “仙师们都在议论。说这次来的敌人,就是想把郡马的尸首偷走。他们说郡马其实是什么天材地宝所化的精灵,并非人类,他的尸首堪比神物。”晴岚流着泪,一边给安闲搓背,一边说。

    安闲一拳重重打在水里,打得水花四溅。

    这次莫湘子派鬼来偷离渊,必定是有万剑宗内部高层人员泄露机密。原本她提醒了云真子,抓内奸,没想到这内奸智谋非凡。

    内奸必定是料到了后果,索性借此机会,把这件事宣扬开去。这些全宗上下都知道了。离渊之事,就不再是秘密。不是秘密,既然谈不上泄密。想查也无从查起。

    晴岚哭了一阵,说:“郡主,要不我们求求太子殿下……”

    安闲反问道:“求他什么?求他接我回去吗?南荣家为了塞几个人进万剑宗,把姑侄二女共嫁一男这样没羞没臊的事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他们会舍得接我们走?”

    “真被他们接回去又怎样?被困在某个小阁楼里,等着再被指给另一个对南荣皇朝有用的男人吗?你嫌你家郡主牺牲一次不够,还想让我再牺牲第二次?”

    晴岚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哭得更伤心。都倒是郡主金枝玉叶,谁知道这其中有多少心酸无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