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里,安闲最想要的,其实是这个袋子!

    袖珍乾坤袋,即便在千年之后,也是好宝贝!没有百来万灵石绝对买不到!

    “钱财于我如浮云!”安闲只好自恃清高,作云淡风轻、视钱财如粪土状,目不斜视。实在怕多看两眼,就给看进了眼睛里,拔不出来。

    给离渊换好衣服,安闲重新拿起袋子,塞进离渊怀中。

    “不对,我昨天明明把他全身上下都搜检过,什么也没有啊!这个袖珍乾坤袋那里冒出来的?”安闲纳闷,又把袖珍乾坤袋从离渊怀里扯出来。

    安闲趴在窗口,招呼苏璟和王晟上来。后二人纵身跳起,翻窗而入。

    “嫂子,有何事吩咐?”二人态度恭敬,躬身拱手。

    “可有人来看过离渊?”安闲问。

    苏璟和王晟均摇头。苏璟道:“嫂子,宗门对外宣布师兄闭关了。除了嫂子您,不会有其他任何人来,即便来了,我们也不会允许他上塔。”

    王晟道:“嫂子,您应该称呼师兄为夫君,直呼名讳,是不是不太好?”

    安闲没理睬王晟,把袖珍乾坤袋捏在手里,扬了扬。“我刚才给他换衣服,发现了这个荷包。”

    苏璟和王晟认出这不是个荷包,而是乾坤袋,但他们没有说破。苏璟道:“师兄身上有荷包,不是很正常吗?虽然这个荷包略秀气了些……”

    苏璟和王晟面有笑意,他们以为安闲吃醋了。

    安闲严肃地说:“我很确定,昨天这个荷包并不在他身上。这东西才被塞进离渊怀里不久。”

    苏璟和王晟瞪圆眼,觉得寒气从脚底板直往脑门上冲。

    二人对视了一眼,均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恐。

    “昨日嫂子走后,我和王晟就一直在这房间里,没有离开过半步。”苏璟的声音都发颤了。“没有人来过!”

    如果,多出来的不是一个荷包,而是一柄剑,这柄剑正好落在他们脖子上,会怎样?不由得苏璟和王晟不惊慌。

    看苏璟和王晟的神情,不似演戏,安闲觉得他们应该真的不知道。这个袖珍乾坤袋不是他二人放的,那又是谁呢?

    “难不成闹鬼?”安闲心里有了怀疑,就翕动着鼻翼,找寻起来。

    房间里没有半点阴灵力痕迹。空气中,阳灵力纯正和厚重,没有任何污染。

    安闲暗忖:“难道潜入进来的鬼修非常厉害?和我的骷髅神器一样,能完美隐匿阴灵力,绝不留痕?”

    苏璟和王晟在房间各处接连打出了数个印记,苏璟还撒了一把专门逼迫鬼魂显形的显形粉,一样一无所获。

    安闲倒是不那么紧张,她说道:“苏璟师兄、王晟师兄,你们也别太紧张了。他前天来扯开了离渊的衣服,昨天来给离渊送了一个荷包,没准今晚还会再来。”

    王晟点点头。“看得出,对方应该没有恶意。苏璟,我们今晚盯着点。”

    苏璟颔首。

    “当然没有恶意。二位师兄,实际上这是个乾坤袋。我检查了,里面又很多灵石,还有……”

    “你看到了?”苏璟和王晟齐声惊呼。

    安闲点头。“嗯。除了灵石,还有这个。”说着安闲就把灵力探入袋中,掏出了令牌。

    苏璟苦笑。“嫂子,你没事捉弄我们做什么,可吓死我们了!”

    王晟也笑着摇头。

    师兄弟二人齐齐长舒了一口气,跳出窗外,走了。

    “诶诶……”安闲扬着手中的令牌,没能把这二人给拦住。“我怎么就捉弄你们了?”

    塔下,传来苏璟的声音。“没想到嫂子竟然有乾坤袋!不是说南荣皇朝很落魄吗?”

    王晟道:“应该是师兄送给她的吧。当年师兄去提亲的时候,一万粒灵融丸的聘礼,就把南荣皇朝的老祖都搅出来好几个,可见他们有多穷……”

    “嘘!别胡说,嫂子听到了会伤心。”

    安闲懵了一阵,把乾坤袋重新塞回离渊怀里,跑下楼去。她还没有练习过御风诀,不敢学苏璟二人跳窗。

    “苏师兄,王师兄。”安闲深深施礼。“可否指点安闲?为何我一说袋中之物,你们便认定此乾坤袋是我的?”

    苏璟笑道:“乾坤袋乃是灵器。灵器认主,只有主人能将灵力探入,查看其中究竟。”

    “啊?”安闲反问道:“万一这是个无主之物呢?”

    王晟道:“若是无主之物,便谁也看不到其中之物。非得炼化之后,才能看到。”

    安闲讪讪,很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土鳖了。

    前世,做了一千年的鬼,她都没见过几块灵石,何况价值百万的乾坤袋!

    作为一只鬼,大部分时候都在东躲**,和修仙者之间,不是互搏,就是陌路,根本不可能相互学习交流。

    是以,安闲只听过,见过,却从来不知道乾坤袋还有此种奥妙。

    上辈子,安闲就是个穷鬼!

    “可是,那个袖珍乾坤袋真的不是我的。”安闲弱弱地辩解。

    苏璟和王晟莞尔。

    本来安闲还想问他们该如何炼化乾坤袋,看到他们那一脸的笑意,就知道他们已经不相信自己了,安闲把困惑放在肚子里,重新回到塔上。

    她从书架里找到了《灵器掌控详解》,认真学习起来。

    学了小半个时辰,安闲把书重新放回书架。“灵器的炼化和驾驭,与鬼器差不多嘛。要炼化乾坤袋,至少需要我的一滴血……难道是刚结婚的那两天,离渊给我的?”

    安闲真想不起来她与离渊那短短三日婚姻生活的点滴了。

    “还是不对,我那时候还没有入灵,不是修炼者,如何炼化?”

    “离渊帮我的?”

    “就算是我的,可是,为何会无故出现在离渊身上?昨日明明没有!”

    太多的疑问,想得安闲脑袋痛。

    “算了,眼不见为净。富贵于我如浮云。”安闲决定忘记这个袖珍乾坤袋,就当自己眼花看错了。

    然而,这么大笔财富,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

    一整晚,安闲都在翻来覆去。

    忽然,安闲心生警兆,翻身坐起。“洛洛!”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