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洛洛露在外面的小脚不见了。

    洛洛:“我忘了我是鬼了,刚才还以为自己被砸死了呢!”

    洛洛驱散了身上的血气,放弃了还有几日才会消散的人类模样,重新恢复了鬼形态,化作一缕青烟,从石头缝里钻了出来,迅速凝聚成一个小男孩的样子。

    安闲破涕为笑。她也忘了!

    她猛地把洛洛抱在怀里,“洛洛,你可吓死我了!”

    母子二人紧紧拥抱了半晌,才慢慢松开彼此。刚才那一刹那,他们都尝到了生离死别的恐怖和悲伤。

    “洛洛,这里貌似不能建房子。超过一米的建筑,似乎不被天地规则允许。”安闲很愧疚。那股推到石墙的力量,是她所不能抗拒的。安闲只能归结为鬼冢的天地规则不容许修建高于一米的建筑。

    洛洛好难过。他勉强笑了笑,吸了吸鼻子,说:“没事。不能往高了修,我就往地下修!”

    洛洛懂事得让人心疼。

    或许,真的只能往下挖吧。安闲也闹不明白。

    安闲去炼制血食。她的修为提高了许多,体内灵力增强了近十倍,炼制起血食来,轻松多了,速度也快了不少。

    洛洛一手提着石锄头,一手提着用离渊的琉璃心碎片制作的小铲子。这里铲铲,那里锄锄,寻找适合挖地洞的地方。

    找了半个时辰,洛洛终于找到一块都是泥土,泥土下面没有大块乱石的地界。

    他提了安闲炼制血食后剩下的黄泉水,浇在干硬的泥土上。泥土立即就变得柔软起来。

    无师自通,洛洛把阴灵力喷发出来,附着在石锄上。小锄头的挖掘能力立即就被大大增墙了。锄头翻飞,泥土飞扬。

    修为提高了,安闲炼制血食的速度也大大加快了。

    只用了两个时辰,她炼完了所有的生血。有半盆血食了,够洛洛一个人吃上一阵子了。

    炼血所得的黄泉,安闲都倒进了洛洛取石头挖出来的石槽里,作为备用水。

    离开鬼冢,回到人间,已是中午。

    晴岚回禀道:“夫人,淑灵姨娘派了人过来问她的月例是多少,何时发放给她。”

    安闲想了想,说道:“一会儿你包上五十两银子过去,就说我说的,夫君闭关,我手里的银钱不多,给她每月三十两银子的月钱,另二十两银子,是给她身边的仆人的,怎么发,由她自己决定。”

    梅江送来的银子,都是现银。既然是给离渊的小妾发月钱,安闲自然是用离渊的那份月俸,不会用自己的。至于她自己,她分文不取。晴岚和新来杂役的月钱,安闲都用自己的私房钱发放了。

    今早有洒扫的杂役,在路上议论离渊的月俸,被淑灵的丫鬟听到了。当然,这种所谓的无意议论,都是梅江安排的。

    淑灵知道安闲拿了离渊的月俸,自然要派人去问安闲要月钱,那可是灵融丸呢!

    可是,收到晴岚送来的月钱,淑灵气得全身发抖!

    “我是公主!金枝玉叶!在宫里,我每月的月钱是三千两!她凭什么只给我五十两?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拿了夫君五百粒灵融丸!竟然一粒都不给我!”

    淑灵大发雷霆,在房间里砸东西,但是,她不敢去找安闲的麻烦。骂完了,哭过了,淑灵拿起纸币来,给自己的舅舅写信。

    “舅父大人在上……请转告母妃,离渊闭关,离渊每月一千粒灵融丸由安娴领取、支配,请母妃将此消息回禀圣上,请圣上及族中仙祖定夺……”

    放下纸笔,淑灵冷笑起来。“安娴,你想吃独食,门都没有!我收拾不了你,自有人收拾你!”

    安闲带着新领到的一套万剑宗男弟子制服,上了越绝塔。

    苏璟和王晟已经不再塔下练剑了,而是在离渊身边打坐修炼。

    安闲推门进去,苏璟和王晟都站了起来,弯腰躬身,“见过嫂子!”二人行完礼,脚一抬,就出去了。

    “诶诶——”安闲举着手中的衣服。晕,跑得真快,她还想麻烦他们给离渊换衣服呢。

    “离渊,我来给你换衣服了。昨天才给你洗过,今天就不给你洗了。我看你这体质如此特殊,躺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问题,想必没有长褥疮、肌肉萎缩之类的麻烦,我以后就不帮你翻身了。”

    一面碎碎念,一面把离渊的衣物褪下来。

    “这是什么?”一个锦绣袋子从离渊身上掉出来。

    袋子没有安闲巴掌大。粉色打底,绣着几朵淡金色的寒梅。

    安闲扯开袋口,望里一看,顿时震惊了。

    小小的袋子里别有天地。十个立方米大小的空间里,放着一大堆亮晶晶的菱形小碎石、一个长宽一尺高半尺的镶金箱子和一块玉牌。

    菱形小碎石,安闲认识。

    这是灵石!

    从属性上看,全是阳灵力充盈的阳灵石。看这堆码的高度,恐怕有好几十万枚。

    安闲将灵力探入袋子中,拽出了镶金箱子和玉牌。

    玉牌的正面写着:“仙心商行令”。背面写着:“持此令者可在仙心商行任一门店提取灵石和店内任何商品。提取商品数量不限,提起灵石数量每月不超过五十万枚。”

    “好牛!”安闲吞了吞口水,这东西若是自己的就好了,可惜,不是。

    丢开令牌,安闲打开了箱子。

    珠光璀璨。

    这是一箱子首饰。玉镯、金镯、还有镶嵌灵石的钻镯,玉项链、珍珠项链、坠灵项链,凤钗、含珠钗、坠流苏钗,华胜、花簪、珠花、宝梳……林林总总,不下百样,看得安闲眼花缭乱。

    安闲不喜欢梳头,但不代表她不喜欢这些珠宝首饰。这可都是钱啊!

    她把一块红得滴血的鸽子蛋红宝石坠子捏在手里,流着口水。“离渊,这些都是你的吗?我们离婚的时候,你把这个送给我,作为送别礼物,好不好?”

    安闲推了推离渊。倒不是安闲不知道仙心商行令和灵石的贵重,正是因为她太知道了,所以,根本不做妄想。

    离渊无声。

    把首饰翻捡了一遍,安闲恋恋不舍地关上箱子,把箱子和灵牌重新塞回袋子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