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首平台上,苏璟、王晟已经在晨练了。长剑舞得泼墨不进,很具有观赏性。晴岚一眼望过去,就痴了。

    安闲只略略地对苏璟、王晟屈了下膝盖,就径直进了高塔。

    晴岚坐在台阶上,拖着腮,脸泛桃花,望着苏璟和王晟两个大帅哥,眼睛都不带眨的。

    安闲来到高塔第九层,推开石门进去。

    入目的情形,让安闲心下大骇。

    “变.态!”安闲脱口低骂了一声。

    碧玉床上,离渊安详地躺着,只是,他的上衣被扯开了,健硕的胸.肌果露着。

    在他左胸上,画着一道道红线。

    乍一看,像个字。

    仔细分辨,又认不出上什么字。

    “真是变.态!在活死人身上写写画画,怎么不去挖你自家的祖坟把你祖宗拖出来写画!”安闲低骂。

    她昨天下午才来看过离渊,那时候,离渊还好好的。现在,就这样了!

    昨天下午到现在,应该只有苏璟和王晟在这高塔里!

    安闲左手一握,把开在自己卧室里的鬼门关闭了,重新开启。鬼门就出现在她的前方。她抬步进去。

    荒原里,有一个木浴桶。浴桶里装着一桶水。这是她清早以自己要沐浴的名义,让晴岚准备的。

    安闲今天上来,本来就是要给离渊洗浴的。

    离渊躺这里好多天了,再不洗洗,就该结网了。虽说打定注意要离开离渊,但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该她做的,她不会偷懒。

    安闲和洛洛合力把一浴桶水给推出了鬼门。

    三下五除二把离渊给扒光了,抱起来,慢慢放进浴桶里。“洛洛,来给离渊叔叔沐浴。”安闲把一张搓澡巾递给洛洛。洛洛身上的血气未干,依旧有人的实质,干得了这活。

    洛洛嫌弃地看了一眼离渊,不接搓澡巾。他问:“母妃,这就是你这辈子的男人?这不是个死人吗?母妃,你打算把他培养成僵尸吗?”

    安闲一搓澡巾抽在洛洛后脑勺上。“胡说什么!他没死,只是瘫了。”

    洛洛抬手去摸离渊,把离渊的胳膊捏了又捏。“还真是活的!母妃,他怎么睡得这么死,这么弄他都不醒。”

    安闲把搓澡巾丢给洛洛。“别废话,快干活。”

    “母妃,上辈子,你不是很巴望伺候父皇沐浴吗?怎么现在到指使起我来了?”

    “就你废话多!”安闲白了洛洛一眼。

    洛洛挠挠头,表示大人的世界,小孩子不懂。他认认真真地给离渊擦洗起来。

    安闲把离渊脱下来的那套衣服整理了一下。发现衣物之中,没有半点物品。外衣前胸和袖子里,都有口袋,本是用来装一些杂物的。离渊的口袋里,空空如也。

    “奇怪了。离渊的私人物品都到那里去了?”安闲皱着眉头。她在九方殿里就没有发现任何离渊的私人物品。他们都说离渊以前就住九方殿的。

    这越绝塔第九层里,也只有书籍和他的剑,并无其他。衣物、鞋袜,统统没有,更不要说佩饰、银两等物。

    若说,离渊的钱财,在他昏迷期间,被人搜刮了,倒有可能。但是,他日常换洗的衣物呢?

    “母妃,这个洗不掉!”洛洛喊道。

    安闲走过去。

    洛洛使劲用搓澡巾搓洗离渊左胸上的血红鬼画符,却怎么也搓不掉半点色泽下来。

    “变.态!”安闲也没有办法,只有低骂两句。她可打不过苏璟和王晟。

    洛洛道:“他们为什么在爹爹的身上写个‘碎’字?”

    安闲一惊。“这是个‘碎’字?”她横看竖看都不像呀。

    “这是个古篆字。我小时候,父皇教过我。父皇说很多上古流传下来的典籍,都是古篆体书写的,所以要我认古篆字。可惜,我并才学了一百多个篆古字,就变成了鬼。”洛洛有些黯然。

    古篆字?

    碎?

    这到底是何意?

    洛洛这句“上古流传的典籍,都是用古篆体书写”,让安闲略略诧异了一下。她的《鬼主修炼手册》是从兴夏帝国的古墓里倒腾出来的,是古得不能再古的东西,但上面的文字,却是南荣皇朝惯用的字体。

    安闲心道:“我当时真是蠢了。《鬼主修炼手册》必定是了不得的东西,它必定是能根据阅读者的学识自动将文字进行转化。我当时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破绽!”

    不过,现在懊丧这些已没有用。《鬼主修炼手册》并没有跟随她重生。

    “洛洛,你看你离渊叔叔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有异常的?”安闲自觉不方便去检查离渊的身躯。给他宽衣,她也是看着别处,胡乱扒扯下来的。

    洛洛把离渊翻来覆去地检查了两遍,说:“母妃,离渊叔叔和我父皇身材一样棒!”

    安闲:……

    看来,变.态只是在离渊身上写了这个“碎”字,并没有做其他的事。

    不对,难道说并不是才写上去的?而是一直都有的?

    今日之前,安闲并没有想过要来帮离渊沐浴,就拿鸡毛掸子给他打打灰尘,偶尔帮他翻下身,看看他背上有没有因为一直躺着而长褥疮。

    安闲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把离渊的衣服再次检查了一遍。在衣服的左右两襟,有淡淡的霜痕,触手冰冷。衣服的其他位置,触感并无异常。

    安闲走到玉床边,果然在床边沿上,找到了一块霜痕。这块冰霜正对着的床脚下,也有两块挨着一起的霜痕。

    霜痕极淡,若不仔细分辨,肉眼几乎看不到。但用手一摸,冰冷刺骨。

    安闲脑补了一下:一个身带冰霜的人,坐在冰床床沿,用他带着冰霜的大手扯开了离渊的衣襟,用某种神秘的手段,写下了这个洗不掉的“碎”字。或者,并不是他写的,他只是扯开了离渊的衣服,看了看。

    安闲蹲下来,向着门口的方向,在地板上摸索着,然而,她并没有在大门内外找到任何一处霜痕。却在屋中央找到一块霜痕。

    显然,这个冰霜人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传送手段,没有惊动万剑宗任何人,出现在这房间中间,一步跨到玉床前,坐在玉床边上,扯开了离渊的衣襟……然后就直接传送离开了。

    苏璟和王晟的嫌疑倒是排除,可是,安闲的心绷得更紧了。

    到底是谁?

    想干什么?

    是否还会再来?

    对离渊有多大的危害?是否会影响到她安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