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道:“母妃,我要到那边去挖一个大大大大大的池塘!”他一连说了五个“大”字,生怕安闲不明白,拖了石矛,一路小跑,划了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圈子出来。

    安闲道:“洛洛,你要这么大的澡堂子,自然可以。但是,别建在这里!建到鬼门的出入口去。”

    洛洛笑了。“母妃,你真傻,建在鬼门门口,以后咱们娘俩岂不是每次进来就要掉血池里?”

    安闲杨扬眉,“怎么,你不喜欢吗?”

    洛洛嘿嘿地笑了起来。“我喜欢呀,原来母妃你也喜欢呀,难怪母妃天天穿短衣短裤进来!”

    安闲穿的自然不是短衣短裤。她只是在衣服中间穿了一套鬼衣。那是用洛洛的葬衣改裁的。

    只是,哪怕她裹了里三层外三层,进了鬼冢,其他的都变透明虚影了,只有她和这套葬衣短装,真实存在。所以,洛洛总觉得安闲只穿了短衣短裤。

    像淑灵那章。

    宗门里都在传,离渊的心脏碎裂了,伤势严重。

    离渊现在必定没精力来过问这些琐事,至于将来离渊果真要查,他就抵死说都给了,把屎盆子扣在安娴身上就对了。

    她这种不贞的女子,早迟都会被离渊休掉。或许,离渊还会感激他梅江,给了他离渊休妻的借口。

    安闲虽有千年鬼经历,却没有任何宗门生存经历。她并不知道在万剑宗当弟子,即便什么都不做,每个月也有灵药领取。

    “梅江师兄,安娴有件事想麻烦师兄。”

    梅江道:“师妹,只要师兄能帮得上的,决不推脱。”

    他心想:如果安娴说月例的事,他就说东西还没下来,要延迟几天,试试她。如果她上道,主动供奉一些,就不为难她了。逼急了,梅江很担心安娴会去找苏璟和王晟。

    安娴道:“我想祭炼一柄灵器,听说用血气祭炼出来的灵器,最有煞气。所以,想拜托师兄帮我把厨房里杀鸡宰牛的血,都留着。”

    说着,安娴将一张银票放在了茶几上,推到梅江面前。“这是订金。”

    梅江心中好笑。一个刚刚入灵的人,就想炼制自己的灵器,简直是异想天开。用血气来祭炼,那是指在杀人夺命中祭炼自己的灵器,可不是用鸡血鸭血。

    不过,银子是真的。梅江把银票拿起来,揣进袖子里。“好说好说。这宗门里上下几万口人,每天宰杀牲畜没有上千数,也有几百数。师妹想要多少?”

    安闲扭捏道:“这种炼制方法,我才刚刚接触。恐怕要反复试验才行。自然是多多益善,每天都要。”

    梅江点点头。“嗯。师妹放心,以后我会每天派人给你送去。”

    送走了安闲,梅江脸上就朵朵菊花开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