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重生鬼仙途 第033章 谬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033章 谬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苏璟、王晟直起身。苏璟道:“嫂子,离渊师兄的情况如何了?”

    云真有告诉安闲,苏璟和王晟名义上是离渊的师弟,实际上却是离渊一手教出来的徒弟,让她有事只管来找他们,但安闲不知道这二人是否对离渊的情况知情,含糊说道:“这……他并没有和我细说。”

    苏璟和王晟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个眼色,便静默下来。

    安闲微微屈身,膝盖略弯曲了一下。“安闲替夫君谢两位师兄记挂。”

    苏璟苦笑道:“可惜,我们不能真正帮上什么忙。”

    安闲立即打蛇随杆上,道:“两位师兄若真想帮忙,眼下倒是有一桩琐事。”

    ……

    “安娴郡主,公主已经歇息了。您若有事,明天再来吧。”太监福佐皮笑肉不笑地把安闲拦在了门口。

    晴岚喝道:“福佐,这里可不是南荣皇宫!这里是万剑宗!夫人要回房休息,关淑灵姨娘什么事?难道你们以为夫人要喊淑灵姨娘过来立规矩吗?”

    福佐昨日并没有跟随淑灵去过高塔,并不知道安闲收拾淑灵的事。若他知道,定然不敢在安闲面前如此轻狂。福佐轻蔑地把安闲上下打量了一遍,嗤笑道:“夫人?她算什么夫人?一个与人**的下贱表子……”

    福佐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惊恐地盯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插着一柄剑。

    晴岚尖叫出声,但她随即就死死捂住了嘴巴,惊恐地看着那柄剑以及握剑的人。

    苏璟把剑从福佐身上抽出来,冷声道:“杂役出言不逊,侮辱宗门弟子,按宗规,处死!”他没有把剑收回剑鞘,任由剑尖上血珠滴滚。

    福佐缓缓地倒了下去,恐惧、不信、懊悔定格在他的眼瞳里。

    与福佐一起守大门的其他三名太监,惊恐地望着苏璟。刚才,苏璟并没有在这里。福佐才出口骂人,一眨眼的功夫,苏璟就出现了。一出现,就一剑捅死了福佐,没有给福佐半丝解释的机会。

    “拜见仙师!拜见夫人!”三名守门太监只愣怔了一秒,就噗通跪下了,把头重重杵在地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王晟出现在安闲的另一侧,弯腰躬身,抬起右臂给安闲引路,道:“嫂子,请。”

    安闲对王晟、苏璟点头致谢,抬步向前。

    “安娴郡主,淑灵公主已经歇下了……”庭院里,又有几名太监冲出来,想要阻拦安闲。

    王晟、苏璟可不是好脾气的人。二话不说,长剑甩出去,顷刻间就取走了这几名太监的性命。

    “啊——”一个捧着一托盘茶水的宫女刚刚跨过二门的门槛,见到杀人事件,立即尖叫起来,打翻了托盘,摔碎了茶杯茶壶。

    安闲继续前进。

    再没有不长眼的出来阻挠。见到他们的宫女、太监、都惊恐地躲避,侍卫们哆嗦着,迟疑着,不敢上前,直后悔今天不该出来当值。

    安闲长驱直入,进入正堂,一脚踹开大门,在宫女们的尖叫声中,绕过屏风,大步迈入后面的寝殿。

    淑灵的确已经睡了,听到尖叫声,才在四名宫女的伺候下,慌慌张张地起来。

    乍见安闲带了两个男人和晴岚闯进来,淑灵怒不可遏:“来人,把这个目无尊长的贱婢给我打出去!”

    没有人应声而来。

    淑灵察觉到事情不对,定睛一看,认出安闲身后男子的服装,乃是万剑宗弟子的统一制式服装,强行挤出笑容,整了整自己还没有穿戴整齐的服饰,蹲身屈膝,拜见道:“淑灵见过二位仙师!不知二位仙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海涵。”

    苏璟冷哼了一声。“你这女婢,好生无礼!这房间乃是我师兄离渊的卧室。师兄虽闭关了,嫂子却还在。你竟敢鸠占鹊巢?到底是谁目无尊长?”

    淑灵挤出更多的笑容,曲着膝,半蹲着,不敢起来。她道:“仙师有所不知。淑灵虽名义上是离渊仙师之妾,却是南荣皇朝的公主。安娴乃是我朝郡主,是我的……”

    王晟道:“一派胡言!我离渊师兄的家事,南荣皇帝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你想当公主作威作福,就滚回你们南荣皇宫去好了,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公主。万剑宗只有两种人,修仙者和杂役奴仆!”

    淑灵脸色大变。她不是修仙者,难道就要沦为杂役一般的卑贱?她急急说道:“可是,安娴她已失节。一个失了贞洁的女子,怎配得上离渊仙师这样伟大光辉的存在!”

    苏璟笑了。“你们这些凡人真是可笑。你自己明明就是女子,却巴巴地把禁锢女性的贞.节道德套在自己身上。你这套言论若是拿到我们仙族女子中去说,你看她们不把你劈成肉渣才怪!”

    安闲、晴岚、淑灵等人都惊讶地望着苏璟。仙族?苏璟竟然是来自天界的仙人后裔?

    王晟环顾众女的表情,道:“很吃惊吗?我等修仙者,寿命绵长。修炼之道,讲究随心所至,随性而为。你这小婢拿这种世俗禁锢去套索我离渊师兄,真是可笑。”

    安闲笑而不语。

    修仙的女子可不少。她们并不比同阶的男子弱,又岂会像淑灵这等庸俗女子一般,将贞.节之说强套在自己头上,禁锢自己的思想和行动。

    淑灵、晴岚和在场的宫女都惊呆了。难道女子可以不讲究贞.节吗?《女戒》可是说得很清楚,哪怕只是被夫君以外的男子摸了手,也是失节大事。高高在上的仙师们,比世间的男子更伟大更光辉,难道不应该更在乎女子的纯净吗?

    苏璟道:“嫂子在南荣皇宫受害之事,是非对错,已经清楚明白。全是你南荣皇族的过错,我家嫂子无错。你们这些人若是再敢以此事侮辱我家嫂子,我的剑可不认得什么公主小姐!”苏璟把剑当空挥了两下,发出“呛呛”破空声响。

    宫女们腿都软了,慌忙跪下去,连称不敢。

    淑灵完全无法理解苏璟、王晟的理论,却看懂了那柄剑的威胁,把头低了下去。

    “还不快滚出去!还愣着做什么?”王晟喝道。

    宫女们连忙爬起来,往外跑,都忘了拉上她们的主子淑灵公主。淑灵只得自己站起来,看着苏璟、王晟手中带血的剑,不敢再言语,哭着往外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