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真道:“安娴郡主,离渊,我就交给你了。是否要把你的心给他,你自己考虑吧。你今入灵了,应该还能活很多年,不急。离渊他应该不在乎时间的长短。”

    “这座山峰,今后就由你代离渊掌管。”云真子指着墙壁上的一排书架道,“这些典籍都十分珍贵。安娴郡主,你如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拿了书籍来问老夫。老夫不敢说已经研读透彻,却也有些心得。只有一点,安娴郡主你只能自己学习研究,不可传授给外人。”

    “这是离渊呕出之物。这是何物,老夫看不透。一并交给你保管。”云真子拿出一个白玉盒子,塞进安娴手中。

    “还有些话本不该老夫来说,可是,离渊如今已经不能言。老夫就替他解释一二。离渊那日离开得匆忙,并没有将郡主你带回,我听说安娴郡主险些被处死。”

    “老夫不知郡主你十分因此气恼了离渊。但是,郡主你现在也看到了。当时离渊的情况十分危急。如果他死在南荣皇宫,我万剑宗会不会相信他是被外人气死,不是被你们害死?我宗会作何反应,老夫也说不准。”

    “若不是离渊留下了这段灵录影像,并及时交到了我手里,老夫就算不派人去刺杀你,也必定不会容你踏入万剑宗半步”

    云真子走出了越绝塔,站在越绝塔前,高声宣布:“离渊伤势未愈,还需静养。由离渊之妻安闲暂代理第九峰峰主之职。第九峰弟子,除苏璟、王晟,立即搬出第九峰,由宗门另行安置。”

    “梅江,第九峰的杂务,依旧由你领着,但你也不能住在第九峰了,你不是在山脚下有宅院吗?就住那儿去!”

    ……

    安娴独坐在玉床床沿上,把灵录玺的视频,回忆了一遍又一遍。

    云真子的话,安闲懂。

    离渊若真的倒在南荣皇宫之中,南荣皇朝根本就无法洗脱害死离渊的罪名,南荣皇朝会死很多很多人。

    “好吧,算我误会你了。”安娴对离渊说。

    白玉盒子里,三块水晶状的碎片静静躺着,安娴反复看了许久,也没辨识出此乃何物。

    这些碎片,看起来就好像某只水晶杯子打碎后的碎片。可是,灵录玺的视频显示,这是离渊吐血是带出来的。离渊看到这碎片后,就说自己的心碎了。难不成这玩意儿是离渊的心脏碎片不成?

    安闲被自己这个猜想吓了一跳,继而,就笑了。这怎么可能!离渊的肌肤与人类无异,光滑莹泽,温暖细腻。她不信这样的肌肤下藏的是一具水晶体。

    “不如,切开来看看?”安闲突发奇想。

    刀剑,安闲没有带进来,但是,这里有。离渊的剑,就悬挂在墙上。

    安闲取了剑,挽起离渊的袖子,拿剑尖去挑离渊的胳膊。连挑了几次,都没能挑破离渊的肌肤。安闲一狠心,猛力一刺。

    剑尖滑过离渊的手臂,落在玉床上,插入玉石之中,溅起几片玉屑。

    安闲吞了口吐沫,拔出剑,将剑丢在地上。拽着离渊的胳膊,翻来覆去的看。

    能够在玉石上插出一个洞来的剑,却没能在离渊的胳膊上留下一点白印。

    “离渊,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安闲抬手轻轻拍了拍离渊的脸。

    离渊的脸如活人一般,温润着,只是,惨白。

    一道记忆忽然从安闲脑海中滑过,她怔住了。

    就在她重生前几天,或者说,是千年后的某一天。

    一个五百年道行的鬼修告诉安闲一个消息。

    “听说有人从东海海底打捞上来一具石棺。石棺中有一具千年活尸,肌肤之坚韧,上品灵器都无法划破。”

    “这样一具宝尸,若是夺舍为我等所用,岂不美哉?”

    安闲去了。

    不仅安闲去了,但凡自认修炼有成的鬼都去了。大家约好了,先从联合行动,从修仙者的重重保护之下,闯入宝尸藏匿地点,然后,各凭本事。

    宝尸的确是有。

    而且,真的是个巨宝。

    修仙者们自己也抢夺得很厉害,全都跟疯了似的。

    鬼修们的临时联盟只一下就被粉碎了。大鬼小鬼们竞相逃窜。

    安闲没能逃出去,她被十几个高阶修仙者们盯住了,逃脱不得,迫不得已,踏入鬼门。然后,她重生了,回到了这里。

    安闲捏了捏离渊的脸,问道:“那具宝尸,是你?是了,应该是你!写了这么多书,必定懂得不少。又生得如此离奇!这样的你,想不出名,很难。可是,我做鬼千年,却从未听闻过你的消息。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你不在了。”

    “原来,千年之前,你并非弃我不顾。”

    “我做了千年女鬼,你被沉入东海千年……”

    “原来是这样。”

    “离渊,你为什么要我的心?我的心,有什么特别的吗?”

    安闲把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实在找不出自己的心有什么特别之处。

    “你既然只是要我的心,为何会被那种事气倒?你管我和谁在一起,只要我临死之前,把心脏挖出来,给你便成。你何须在意这些?”

    “离渊,你真是可笑!哪有被戴顶绿帽子,就活活气死的?”

    “你真的是被气死的吗?”

    安闲的手按在离渊左胸。

    心跳,没有。

    如果,安闲的修为高一些,就可以用灵力去探查离渊的体内情况,去看看他的心,到底有没有碎。可惜,她现在还做不到。

    “师兄,为何把第九峰让给南荣氏?离渊到底出了什么事故?就算要养伤,也不需要别人来代理第九峰峰主吧?”云承一脸愤慨地质问,吐沫星子都喷到了云真子脸上。

    在场的,云字辈、秋字辈的老人们,大部分都对云真子刚刚宣布的决定,很是不满。除了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

    离渊当峰主,他们服。他们都知道离渊来历不凡。而且,离渊是真的有本事!

    但是,南荣安娴不过是离渊的妻子,一个嫁了人才入灵的小妇人,而且,还是个给离渊戴了绿帽子,应该被浸猪笼的下贱货,她凭什么就能把持一峰?

    不服!

    绝对不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