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重生鬼仙途 第030章 录像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030章 录像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灵录玺,安闲自然会用。千年之后,这东西很普及。现在嘛,却是个稀罕玩意儿。

    接过灵录玺,安闲引导体内灵力,使灵力探出指尖,注入灵录玺之中。

    灵录玺射出一道光芒。光芒在一米之外,拉出一副圆球形光影世界。

    光影版的离渊在天空中疾驰,没有用飞剑,也没有借助任何灵器,双脚悬空而立,身子就急速前冲,好像有一双无形的翅膀。

    离渊口一张,吐出一口鲜血。他抬手接住了这一口血,递到眼前细看。血水当中,赫然有一块拇指大小的水晶状碎片。

    离渊神色不变,将手握拳,开了口,语气平静,好像在陈述一个别人的故事。“独孤,云真,我心已碎,恐要再次沉睡。”

    “今日之事,乃我离渊之过错,是我没有保护好吾妻安娴。独孤,云真,尔等务必嘱咐万剑宗上下,不得为难南荣皇朝,不得为难吾妻安娴。万年之内,我必会再次醒来,勿念。呕——”

    又是一口血呕出。离渊依旧接住。血水之中,赫然又有一块水晶状碎片,比先前那一块还要大一些。

    “独孤,云真,我所求的,乃是安娴之心。”离渊继续说道,“尔等可转告安娴,若有朝一日,她在必死之境,临死之前,可愿意将她的心赠送给我。若得她的心,我便能醒。我醒来后会帮助她轮回一个好人家,生一副好根骨,护她来世万年,助她成仙。”

    “云真,你只传话即可,不得强求。唯有她自愿将心给我,我方能用。若是强取,非但无用,反会祸及人界苍生。”

    “若安娴到死都不愿将心给我,请将吾之肉身沉入深海。待她转生为女子之世,吾自会再度醒来前去寻她。”

    光影到此结束。

    安闲紧捏着灵录玺。短短的灵录影像,信息量却大得惊人。她稍稍整理了一下。

    听离渊说话的口气,他是在命令万剑宗老祖,仙界仙君独孤。离渊的来头貌似很大。

    麻烦的是,这个大有来头的家伙,自己的心脏有问题,要她的心去补。此心,非是指爱情、心意之类的虚,是真的要挖她的心脏。

    听离渊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就算安闲这一世不肯把心脏给他也没有关系,来生,他还会继续追着她要。

    虽说,离渊提出的条件很诱人,只要她在必死之前,把心脏挖给他就可以,还承诺给她来世。

    若是没有重生之前,安闲必定是肯的。

    若是重生之后,没有得到骷髅神器的认主,安闲也是愿意的。反正,这一世成仙,和下一世成仙,区别不大。若没有骷髅神器,这一世的她根本无法修仙,待到七老八十了,自然可以用自己老化得快要跳不动的心脏去换一个来生的锦绣前程。

    然而,她如今有了骷髅神器,这种上古神器的认主条件苛刻。她此身若死,来世想要再得到骷髅神器的认可,几率微乎其微。

    如今她有了骷髅神器,她能修仙了。这一世能修,为何要等来生?

    为何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舍弃自己,去相信他许诺的来世?

    凭什么?

    沉默了片刻,安闲将灵录玺递还给云真子,问道:“离渊,他是什么……”安闲没说“人”字。她可不认为离渊是人这种生物。

    云真子苦笑,摇头。

    “老夫不知。”

    “二十年前,老祖突然下界,留下了离渊,嘱咐老夫抚养他成人。离渊与其他婴儿不同,他从不哭闹。他只是偶尔睁下眼,转动几下眼珠,表示他是个真婴儿,不是个玩偶。”

    “别的婴孩一岁便能行走。离渊七岁之前,一直躺着,除了睁眼,转动眼珠,一动未曾动过。”

    “也从不发出任何声音。不过,他的身量一直在长。”

    “他一天天长大。”

    “离渊七岁那天,突然就坐起来,引灵入体,修炼了三天三夜,就到了入灵境,九级,巅峰!然后,就走下了趟了七年的卧榻,行走正常,一如常人。”

    安闲张大了嘴,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

    云真子苦笑了一下。“因为太过匪夷所思,老夫一直瞒着,只说他是我新收的弟子,刚刚入灵。直到他十岁,实在瞒不住了,才宣布他的修为真实境界。”

    安闲纳闷道:“从那以后,他就再没有修炼过?”

    云真子点头。“是的,他再没有修炼过。可是,他懂得很多,老夫一直跟随他学习。外人皆知我是他的师父,其实,他才是我的师尊。”

    “安娴郡主,你看,这些书籍,都是离渊所著。”

    安闲顺着云真子的手指方向看过去。靠着塔室墙壁有一副与塔壁齐高的书架,分割成十几层。宽度有三四米宽。书架上插满了厚薄不等的书籍,一色的白皮黑字。

    单从书脊上标注的书名,安闲就推测出这些书籍囊括了修炼、术法、制器、炼丹、草药、珍宝等方方面面。

    离渊被送下界来时,还是婴儿,却懂得这么多。难道他也是个重生者?

    可是,若是如此,他为何要她的心?

    做鬼的时候,安闲也听闻过脏器移植的事,也知道有邪修专门靠吃孩童的心脏来修炼,但是,离渊来头这么大,用她这个凡人的心脏,怎么都不匹配!

    “为何是我?”安闲问云真子。“他为何要我的心?”

    为何是她?独独是她!她有何特别?云真子其实也很想知道。

    云真子摇头。“老夫不知。”

    “三年前,离渊给老夫说,他要娶你,让我去南荣皇宫提亲。实不相瞒,当时,我只以为他喜欢上你了。我也是在了这个灵录玺后,才知道离渊原来是这个目的。”

    “以老夫看,这可是桩天大的机缘。离渊来历非凡,修为高深莫测,若得他护佑,安娴郡主您只要再托生一次,必定就能飞升天界,位列仙班。”

    话语之间,云真子很是艳羡。

    安闲腹诽:机缘个p!他要的是我的心,天知道他打算施展何种邪法!天知道这邪法的后果是什么!万一会让我神魂俱灭呢?万一会令我生生世世心脏不全呢?万一……我凭什么要把自己的心脏给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