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重生鬼仙途 第024章 暴露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024章 暴露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王晟护着安闲,动也没动。

    梅姝推开围观的众师兄弟,挤到台沿边上,提起鞭子就要往下抽。苏璟一把抓住了梅姝的鞭子。“梅姝师妹,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抽这贱人下去?这么肮脏的女人,决不能让她污了我们万剑宗的地。”梅姝用力抽拽自己的鞭子,却没能成功。苏璟抓得很紧。

    梅姝怒了,骂道:“苏璟,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还护着这贱人?离渊师兄的心被她伤碎了。亏得离渊师兄那般对你,你竟然护着他的仇人!”

    苏璟皱了皱眉头。“梅姝师妹,你忘了离渊师兄的话吗?离渊师兄说了,一切过错在他,不在嫂子。嫂子只是无辜受累。”

    梅姝道:“离渊师兄那是气糊涂了,说胡话。离渊师兄怎么可能有错?那是她的宫殿,是她南荣家族的地盘,若不是她自己主动招揽,外人怎能混入她的寝宫?”

    “南荣皇室弄几个替罪羊来受死,离渊师兄被她所魅惑,信了,难道你们也不清醒了吗?这种骗三岁小儿的谎言,你们也信了?”

    万剑宗弟子都窃窃私语起来。他们平时修炼枯燥,突然间冒出这样的八卦热门,这几日自是议论得热闹。抱有和梅姝相同想法的,不在少数。只是离渊有言在先,他们一贯敬佩离渊,自是把离渊的话奉作圣旨,不敢违背。

    梅香不失时机地叹道:“唉,离渊师兄才和她结婚三天,就被伤得碎了心唉,这以后……唉……”

    这一句话勾动了万剑宗弟子们的心房。众弟弟纷纷露出悲戚之色。有人恼怒地喊道:“梅姝师妹说得没错!这种狐狸精就不该来我们万剑宗!把她踢下去!”

    一时间,竟然有好些万剑宗弟子应和。只是,没有谁动手。万剑宗毕竟是名门正派,门规严苛,随意伤人性命,会受到极重的惩罚。何况,离渊有言在先,嘱咐大家关照他的妻子。

    梅姝可不在乎这些。离渊师兄一定是被蒙蔽的,拯救离渊师兄,是她义不容辞的义务。她的父亲就是万剑宗执法长老云承。宗门绝不会因此处罚她。现在,又有了众人撑腰,梅姝越发有了底气。她无法从苏璟手里夺回鞭子,索性弃了鞭子,从背后拔出剑来。

    “梅姝师妹,万万不可!”苏璟把梅姝的鞭子丢到地上,拔出自己的剑来,格挡住梅姝的剑。

    苏璟道:“诸位师兄弟、师姐妹!大家冷静冷静!离渊师兄因她心碎,足可见她在离渊师兄心中的份量有多重。若是她死了,还是被你我所害,你们想想,离渊师兄会受到多大的伤害?离渊师兄只怕会生生气死!”

    一语惊醒众人。众弟子纷纷道:“对对,她不能死!”

    “快把师嫂拉上来!”

    “是非对错,应该由离渊师兄来判定,我等怎能擅自插手离渊师兄的私事。”

    几名万剑宗弟子把梅姝拉开了。更多的人围住台沿,想着如何才能帮助安闲。

    安闲依旧在按照她的节奏,一步一停,缓缓地向上。每一步,都不大;每一步走完,都要停歇片刻。可把万剑宗弟子给急坏了。

    “她好像已经没有意识了!万一掉下去怎么办?”大家都很担心。

    苏璟道:“她不会掉下去!她的意志十分强大!你们还记得上次宗主开坛授道时所说的炼心境界?宗主说,修炼时,专心致志,浑然忘我。”

    “我想,嫂子大概正是入此等专注境界,只关注于攀爬此事,忘了她自己身处何地,也忘了周遭的一切,所以,我等在这里说什么,做什么,她一概感应不到。”

    众弟子纷纷点头。

    梅姝、梅香等心怀嫉妒之人,暗自咬碎了一口银牙。

    “嗯,苏璟对炼心之道理解透彻。同日听讲,但他一人明白,汝等当自省!安娴未曾入灵,却能达到浑然忘我之境!汝等更当自省!”随着一声严肃的教诫,一个白须飘飘的白袍老者从天徐徐降落。

    “拜见宗主!”众弟子纷纷下拜。王晟脚腕一勾,翻身上了平台,跟着拜下。

    云真子飘落地面,对众弟子摆了摆手。“尔等如今该知道何为‘忘我忘物’之境了。此乃修炼最佳状态,只盼尔等将来也能做到如此状态。”

    “喏。我等必当竭尽所能。”众弟子答道。

    云真子摇了摇头,似是对众弟子的回答有所不满。

    一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搭上了台沿,紧接着,是另一只同样的手。

    然后是一双倔强而美丽的眸子……安闲慢慢从峭壁上冒出头来,攀上平台,爬了上来。

    直到全身都趴在了平台上,安闲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四周,长吐了一口气,眼皮就耷拉下来,昏睡了过去。

    云真子蹲下来,伸手摸了安闲的手腕,把了下脉,点了点头。他轻轻一扒拉,把安闲从卧趴之姿翻转过来,让她仰面躺着。

    “啊——”众万剑宗弟子不由惊呼一声。女弟子们更是尖叫起来。

    方才安闲趴着,有褙子遮挡,大家只看到她小腿裤管上有些血痕。这一翻身过来,安闲手臂、双腿以及腰腹部,血痕一片,触目惊心。尤其那一双手臂内侧,衣袖都磨破了,血肉模糊,就没有一块好肉了。

    云真子摸出一个小玉瓶,打开瓶盖,倒出了一粒莹润如蜜蜡的丹药,塞进安闲的嘴里,收起玉瓶。

    安娴身上的伤快速恢复着。

    云真子的目光落在了安娴左手手心。她的左手五指弯曲,皮手套已磨破了,露出了掌心,血肉模糊。但随着伤口的修复,点点墨痕显现了出来。

    “天啦,她居然在自己掌心纹了个骷髅!”梅姝、梅香尖叫,露出厌恶鄙夷之色。

    “这是什么纹身?磨破了皮肤了,竟然也没有消退!”

    云真子看了又看,也看不懂。这东西似乎不是纹身那么简单,越看越像用仙家手段打下的烙印。

    苏璟道:“这可能是离渊师兄在嫂子身上留下的烙印吧。当年,离渊师兄选中她的时候,她还小。可能为了方便今后寻找她,故意留下的。”

    王晟很配合地点了点头。

    云真子微微颔首。这倒是说得过去了。他说道:“梅雪、梅澜、苏璟、王晟,你们送她去离渊的第九峰。着人好生伺候。”

    “是。”

    梅雪、梅澜这两名女弟子从人群中走出来,拿了软布把安闲兜了,抬走。苏璟、王晟紧随其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