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周天完成,体力满值,消耗了一些精力。

    安闲继续缓慢攀爬,慢慢松开缠在腿上的锁链,身子往上一挺,就前进了一尺。再挪动手臂,让手臂挪到更高出,双腿再慢慢缠绕锁链,让自己固定起来。

    这些动作看似简单,却很消耗体力。

    但她在做这些动作时,却闭上了眼,让自己出于半睡眠状态,心神完全放空,回复精力。

    爬完一步,她的精力也恢复了,她停下来,再度修炼一个小周天。

    “哈哈哈……”万剑宗弟子无良地嘲笑起来。

    “这是什么速度?”

    “真是慢死了!她这是不行了?马上就掉下来吧?哈哈哈……”

    “她以为这样慢慢地就能挨到终点吗?真是太天真了!”

    有见识稍稍高一些的万剑宗弟子议论道:“她是凡人,体质却比普通凡人强许多,占了不少便宜。不过,她毕竟娇生惯养的,我赌她能爬到一千米。”

    “她这样磨磨蹭蹭,只会浪费自己的体力。我赌她爬不到五百米。”

    黯瑜羞恼道:“她以为她是谁?我们都做不到的事,她怎么可能做到?还嫌我们丢人丢得不够多吗?”

    南荣皇朝的子弟们脸更红了。他们都觉得安闲这是在丢他们的脸。

    衡珖却很是惊喜异常。他感应到了,安闲身周有灵力波动,也即是说,这丫头是有灵根的,在自发的修炼,但是她并没有入灵,因此还是凡人躯。以超越凡人的修炼之身,挑战凡人级试炼,这就占大便宜了。

    云华却微微摇头。这种取巧的法子,又不是没被人用过。但是,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凡人到入灵境,就一线之差。若是能感应到灵气,一步踏过,就是入灵境修仙者。若是感应不到灵气,就永远迈不出那一步,就一辈子是凡人。

    云华心道:再过一会儿,她就会成为入灵境修仙者,到时候,她就要以最低阶的入灵境,挑战入灵境极限,会很惨的。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安闲蜗牛一样地爬着。她爬得很慢,却很稳,不急不躁,坚定不移,越爬越高。

    一个时辰过去了,嘲笑声渐渐消失了。

    安闲已经爬出了一千米。

    她依旧不徐不疾,缓慢爬行。一次也没有触动阵法。

    “难怪离渊当初坚决要娶此女!”云华不住点头,“就这份耐心和稳定,老夫都有心收其为徒了。真不错!”

    万剑宗的弟子和南荣皇朝的弟子都被震住了。

    “天啦,她是怎么做到的?一个时辰了,速度竟然一点都没改变!她是不是在心里数着一二三,走,一二三,停?”

    “就算是钟摆,也没这么均匀吧?”

    “别说爬这剑山,就是驾驭灵兽飞行,我也做不到这份匀速。”

    “离渊师兄看中的女子,就是不一样!”

    大家集体失忆了一般,都忘记了自己之前对安闲的嘲笑。

    又过了一个时辰,安闲来到了两千米之上。

    高处不胜寒。地势越高,气温越低。山壁上,已有了白色霜痕。

    安闲感到了阵阵冷意,她小心地用腿缠好锁链,用胳膊肘箍紧锁链,腾出双手来,飞快打开小包裹,把白貂褙子拽出来,快速套上。

    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匀速前进。到该前进一步的时间,安闲稳稳地向上爬了一尺。

    小包裹里还有一些干果。安闲把包裹从背挎挪成斜挎,把包裹口子挪到左肋下。虽说会影响攀爬,却能随手摸到里面的干果。

    安闲摸出一粒腰果,塞进嘴里。原本早餐就只吃了些点心,又爬了这么久,她已是饥肠辘辘。

    吃了些干果,安闲感到了口渴了。不过,没关系,再往上五百米,峭壁上便有了冰层。

    又过了一个时辰。

    安娴从靴子里拔出一把短匕,扎向薄薄的冰层。她扎了几下,就有冰块掉下来,可惜,这些冰宫直接坠落了下去,她没能接住。

    再次向上挪动了一步。安闲继续用匕首凿冰,这一次,她用膝盖顶在冰壁上,用褙子宽大的下摆去接冰块,果真接住了两块。安闲把匕首插回靴子中,将冰块捡起来,塞进嘴里。

    安闲很渴,但她不敢多吃冰。不是因为冰块冷寒,而是担心如厕问题。

    按照目前的速度,安闲不认为自己很快就能爬到顶了。若是男子,大概可以没皮没脸地就地解决。反正这么高,下面的人也看不到。她一个女子,却是无法隐蔽的解决此事。

    下面的观众们,早就惊呆了。

    “我去,我就说她背个包裹做什么!原来如此!”

    “她一个凡人,竟然知道上面会更冷,还知道给自己带吃的,懂得还真多!”

    “……”

    又是一阵议论。

    晴岚跪在地上,双眼紧闭,双手捧在胸前,嘴里念念有词。若是走进了细听,就能听到她念的是:“苍天!诸神!老祖宗!求你们一定要护佑郡主!”

    云层,出现在安闲脚下。峭壁上的冰层变得厚实了许多,也坚硬了许多,安闲的匕首已经扎不透了。不过,却能在一些凸起的冰块上,找到零星的雪花。

    安闲又往上攀爬了一千米左右。冰层已看不到了,入目的是厚厚的积雪。这些积雪,常年不化。

    即便如此,锁链上却没有半点冰霜,更没有结冰。只是,隔着皮手套,安闲也能感受到锁链的冰冷。

    白貂褙子的下摆被狂风刮起,差点把安闲从锁链上掀下去。安闲赶紧把褙子下摆收拢起来,掖在腰带里。只是这样一来,两条腿就跟泡在冰水里似的寒冷。

    安闲紧咬牙关,继续向上,速度不敢有丝毫变化。

    双臂和双腿,又冷又酸,疼痛难忍,却不得不忍。

    安闲抓了一把积雪,塞进嘴里,让自己提了提神,继续前进。又上爬了几步,安闲突然露出惊恐之色,抓住锁链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

    “糟糕!这是要入灵?”安闲内心惊呼,她明显感觉到全身的经脉都在跳动。已经灌注了灵力的那条绕身一周的主脉,有膨胀的趋势。

    入灵,是一种境界的提升。标志着从凡人到修仙者的跨院。跨过这道关口,就彻底摆脱凡人的身份,成为一个有希望成仙的存在,成为入灵境修仙者。最低阶的修仙者,也是修仙者。从此,有别于凡人。

    这本是件大好事。

    然而,对正在攀爬万剑宗考验锁链的安闲来说,却是大灾难。一旦她成为入灵境修仙者,锁链的考验难度立马就会提升到入灵境九级巅峰。

    这就好比在一场幼儿园的考试之中,考官突然发现这孩子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而是小学儿童,立即就把试卷从幼儿园试卷换成小学六年级小升初考卷。

    这就要了亲命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