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的身躯从箱笼冰冷坚硬的角棱划过,但,并没有很痛。

    可能是因为她昨晚刚刚修炼过,体质已经改变,皮肤的柔韧性得到了增强。这样的拉拽,并没有划破她的皮肤,只在胳膊肘上留下了一点青紫。

    晴岚就惨了。下巴磕破了,鲜血直流。胳膊和腿都在抖动。

    安闲拿了自己的手绢让晴岚捂住下巴上的出血点,轻轻挽起她的衣袖。她的双臂磕破了,血流了出来,染红了衣袖。

    安闲瞪着那名仙门弟子。

    对方回瞪过来,喝道:“赶紧滚下去!”

    安闲道:“她受伤了。你弄的,赶紧给她治疗。”

    这弟子乃是一名女子,道名黯瑜。黯瑜冷笑,“她不配!速速滚下去,不然我踢你们下去。”

    晴岚害怕,拉拽着安闲,小声说:“郡主,我没事,我们下去吧。”她走路时,腿抖得更厉害了。显然,她腿上也受伤了。

    安闲把晴岚护在身后,一步也不移动。“你不给她治疗,我就不下去。”

    “你这贱人!”黯瑜抬起手来,作势要打。

    安闲把胸脯一挺,把脸往前凑了凑。“你打!你往这儿打!”安闲指着自己的脸。

    黯瑜的手僵在半空,不敢打,又觉得就此罢手有些丢人。出来时,族中有明令,安娴郡主已是万剑宗的人,务必全须全尾地交给万剑宗处置。

    安闲指着车厢棱角,说道:“我数到十,你若不给她治疗,我就撞死在这里!”

    黯瑜胸脯起伏不停,肺都快要气炸了。“她不过是个贱民,根本不配我施展仙法。”

    安闲自顾自地数起数来。“十、九、八……”

    衡珖飞过来,扫了一眼,“出了什么事?”

    黯瑜抢先道:“回长老,这个贱婢下车时弄伤了自己,安娴郡主不讲道理,以死相逼,要我为这贱婢治疗。”

    衡珖叹了一声。“唉,给她治疗一下,又不打紧,万剑宗的人已经过来了,不要叫人看笑话。动作快点。”衡珖又飞走了。

    黯瑜委屈地眼圈都红了。一个卑贱的侍女,竟然要她施展仙法给她疗伤,她不过就破了点皮而已,算什么伤?黯喻有心一脚把安闲和晴岚踹下去,又不敢,怕安闲真去撞死。

    “三、二……”安闲微微向前倾了身子,作势要撞。

    黯瑜一跺脚,手中射出一缕白光,打在晴岚身上。

    不一会儿,晴岚身上的伤口就愈合了,痛感消失。

    “多谢仙师!”安闲对着黯瑜微微弯曲了下膝盖,算是行了一礼。

    晴岚则跪下去,给黯瑜磕了个头。

    安闲把晴岚扯起来,不满道:“不是给你说过了吗?不许随便下跪!以后没我的准许,你不许给任何人下跪,否则,就不要跟着我了。”

    晴岚唯唯诺诺,诚惶诚恐。她对修仙者有天然的畏惧,没办法,修仙者太强大了。在凡人眼里,修仙者就是看得到的活神仙。

    主仆二人顺着梯子,从双头紫翼鸷鸟的背上爬下来。

    另一边,淑灵的太监、宫女、侍卫们下饺子似的,咕噜噜地,从双头紫翼鸷鸟背上滚下来。

    淑灵被护送她的仙门弟子用灵力护着,飞下来。她头冠已歪了,满头珠翠掉了一大半,大红面纱因为沾了泪水,糊在脸上,风都吹不起来。

    安闲和晴岚相视一眼。双双捂住嘴,偷笑。

    宫女们把淑灵围在中间,七手八脚地帮她装扮,重新把淑灵打扮起来。

    万剑宗很客气,但是,云真子和离渊都没有出现。来迎接他们的是万剑宗的知客长老云华。他是云真子的师弟,身份也挺高。

    淑灵只是妾,云华没有去见她。云华从衡珖手里接过淑灵的嫁妆礼单,就命旁边一名女弟子将淑灵带去离渊的住处。送亲仪式就算完成了。

    淑灵委不委屈,安闲不知道,她只隐约感觉有些不安。万剑宗对淑灵的轻慢,实际上就是打南荣皇朝的脸。也不知道万剑宗会如何折磨自己,安闲不由不担心。

    送走了淑灵,衡珖这才指着安闲道:“此乃我家不孝女安娴,老夫给贵宗门送来了。从今日起,安闲生死全在其夫离渊。是杀是剐,全凭贵宗做主。”

    安闲连忙走上前,低头垂首,做温顺状。

    云华一笑。“衡珖老兄,你这说的什么话?安娴是离渊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们送来的犯人,我们都审问过了,她不过是无辜受害,我们为何要对她又杀又剐?”

    安闲闻言,诧异地抬起头,迎面碰上云华温和的目光。

    云华对安闲微微一笑,“安娴,你在外面受苦了。放心,回家了,就安全了。有万剑宗在,谁也不能欺负了你!”

    “是。”安闲右腿后退半步,屈膝下蹲,行了福礼。

    云华连忙摆手,旁边有两名万剑宗女弟子走过来,将安闲扶起,低低地唤了声“师嫂”,把安闲扶到主侧位上去,让安闲坐下。

    衡珖哈哈一笑,心中的担忧全散了去。“多谢贵宗理解。”衡珖指向了他身后的南荣皇朝仙门弟子。“按照我们的盟约,我家族选了十名年轻子弟,前来贵宗……”

    云华却端起了茶杯,打断了衡珖的话,很不客气地说:“送客。”

    衡珖尴尬了,脸色变幻不停。

    云华道:“衡珖老兄,我们要的人已经送到了,您该回去了。怎么?你该不会还想收点护送费?”

    衡珖干笑两声,窘迫道:“云华兄,我们两邦之前可是说好的,联姻之后,贵宗门愿接纳我南荣皇朝十名优秀弟子,代为培养至真灵境……”

    啪!云华将茶杯重重往桌子上一甩,茶水溅出。

    “你们还有脸提协议?我们好好的一个媳妇儿,就在你们那里住了三天,就被你们南荣皇朝的畜生设计,险些失了清白……哼!若非离渊求情,我万剑宗必定率众弟子出山,灭了你南荣皇朝!”云华勃然大怒。

    衡珖手足无措。

    此事的确错在南荣皇朝,可是,太子南荣祯带着罪人来道歉赔礼了,万剑宗也将罪犯统统审问之后下了罪,该杀的杀了,该罚的罚了。

    南荣皇朝又主动赔了一位公主过来,又以嫁妆的名义,赔了如此多的财物。

    万剑宗可谓里子面子都有了,但衡珖万万没想到万剑宗如此蛮横无礼,人和礼都收了,却坚决不和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