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太监在门口催促,说是离宫的时辰到了,安娴郡主该启程了。

    在宫女们的伺候下,快速穿好衣服,早饭是来不及吃了。随便包了几样点心,安娴就上了马车。

    晴岚提着两个大包袱,跟着爬了上来。

    “晴岚姑姑,你给我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谢谢你。放这儿,你走吧,我没什么东西送你的,这个送你吧。”安闲从头上拔上一根金钗,塞进晴岚手里。

    晴岚收了金钗,却不下马车。她说:“郡主,奴婢向太子殿下请了恩旨,随您一同前往万剑宗。”

    见安闲一脸错愕,晴岚她跪了下来,给安闲磕头。“请郡主收下奴婢吧。”

    马车里空间并不大,安闲无法站起来,只能抬手扒拉了下晴岚,让晴岚从跪姿改为跪坐姿。

    “晴岚姑姑,你这是何苦?你是女官,宫里人都要尊称你一声姑姑,再过几年,请个恩旨,就能放良回家了。何苦跟着我去受罪?”

    “奴婢这条命是郡主给的,奴婢誓死追随郡主。”晴岚又改成了跪姿,又给安闲磕头。

    安娴又扒拉了她一下,让她坐下。“别磕头!都成磕头虫了!既然跟了我,以后就不要轻易下跪,更不要磕头。”

    马车一路疾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安娴送到了皇宫之外,京都最高点——登仙塔。

    登仙塔及登仙塔前的广场,已经戒严。一切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淑灵公主的仪仗全出。一大群太监、宫女和侍卫,簇拥着淑灵公主的车辇。几百个大箱子堆成了几座小山,把登仙台前的广场都堆满了。

    安娴和晴岚下车,差点就没地方下脚了。相比之下,晴岚挎着的那两个大包袱和安娴提着的一小包点心,就显得十分寒酸了。

    一名掌事装扮的中年太监不胜厌烦地说:“真是磨蹭!这么半天才来!”

    “竟然让我们等了这么久!”其他太监宫女也纷纷出言抱怨,全然无视安闲郡主之尊。

    在他们眼里,安闲已是将死的废人,无需尊敬。

    晴岚小声嘀咕道:“神气什么,不过一个做妾的。”

    安闲拉住晴岚。“姑姑慎言。”她可不想在这里与淑灵做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衡珖从塔顶飘身下来,说道:“人齐了,出发吧。”他抬手一挥,仿佛撕裂了空间似的,一头双头紫翼鸷鸟就破空而出。

    晴岚浑身一哆嗦,一把揪住安娴的胳膊,死死掐住。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兽,吓怀了。

    安娴被晴岚掐得龇牙咧嘴。好痛呀!

    淑灵公主那些宫女们以及部分胆小的太监,也都纷纷发出尖叫。倒是侍卫们依旧挺得笔直,只是脸色苍白了。

    双头紫翼鸷鸟悬停在半空中。从鸟背上,滑下来一副梯子。

    衡珖虚立空中,“上车!”

    立即有宫女掀开淑灵车辇的车帘,请公主下车辇、上飞车。

    淑灵一身新娘红妆,满头珠翠,垂着红色薄面纱,依旧挡不住艳光四射。

    她伸出纤纤玉手,搭在宫女臂弯里,踩着太监的背,走下车辇,在宫女的搀扶下,踏着碎步,缓缓朝双头紫翼鸷鸟方向走……走着,走着,突然就飞了起来。

    “啊——”淑灵尖叫起来。她的宫女、太监们乱作一团。

    晴岚惊恐地张大了嘴。

    安闲捂嘴偷笑。淑灵在那摆贵女的谱,却忘了负责送她们去万剑宗的是家族仙门老祖宗衡珖。

    衡珖哪有闲情逸致来欣赏淑灵步步生莲,只嫌她走得太慢,抬袖一挥,就把她提溜起来,送上了双头紫翼鸷鸟。

    双头紫翼鸷鸟上,有一个长方形的奢华车厢。衡珖把淑灵塞进车里,管她花钗头饰乱没乱,就吼道:“速度滚上去,谁敢磨磨蹭蹭的,杀无赦。”

    太监、宫女们面色倏地惨白,急吼吼地爬上梯子,钻入车内。终于意识到,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比皇宫更恐怖、更等级森严的仙门。

    在修仙者眼里,公主也好,太监、宫女也好,都是可以随便踩死的蝼蚁。

    不断有尖叫声传来。“别挤!别推,小心踩着公主!”“啊,公主你没事吧?”“快,快把公主扶起来!”

    淑灵的随从和嫁妆太多,一头双头紫翼鸷鸟根本运不完。

    见塞得差不多了,就有一个年轻的仙门弟子从登仙塔上飞下来,落在双头紫翼鸷鸟背上。

    那弟子指挥着双头紫翼鸷鸟飞了起来,悬停空中,把地面让了出来。

    另一头双头紫翼鸷鸟又从天上落下,继续装载。

    淑灵公主的嫁妆,足足耗用了八头双头紫翼鸷鸟。再加上她和她的人,十头双头紫翼鸷鸟就挤得满满当当了。

    安闲见最后一辆车也塞满了,就对衡珖说:“太爷爷,我是不是不用去了?已经去了这么多人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衡珖白了安闲一眼,一甩袖子,安闲和晴岚就飞了起来。

    眼前一花,安闲就发现自己和晴岚被塞进了一堆箱笼里。空间狭窄得腰得直不起来,二人只能趴着。

    十头双头紫翼鸷鸟,十名年轻修仙男女。他们服装统一,一色的天青长袍、白玉腰带,背着镶嵌宝石的长剑。

    每头双头紫翼鸷鸟上站了一名,控制着鸟儿在天空快速飞翔。但若谁敢把他们当车夫加以轻视,脑袋可能就保不住了。

    他们都是南荣皇朝的仙门弟子,可能姓南荣,身上流着南荣家尊贵的血脉,也可能是南荣家从帝国各地征招来的、身具仙根之幼童培养而成。

    无论其出生如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姓氏——南荣。在南荣皇朝的地界上,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南荣皇帝见了他们,也要恭敬地行礼,称一声“仙师大人”。

    安闲和晴岚趴在行礼堆里,只能透过车窗看到一角的天空。

    车厢突然一震,晴岚脸色倏地煞白。安娴把手伸出去,轻轻拍着晴岚的肩。“没事,我们起飞了。”

    双头紫翼鸷鸟飞上云霄后,速度就平稳下来。晴岚的脸才慢慢恢复了血色。

    又过了许久,晴岚才敢慢慢抬起头,好奇地张望。

    她一转头,看到窗外,不由尖叫起来。“郡主,我们真的飞起来了!看,那是云彩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