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猛然想起,这里,应该是晴岚躺过的地方。

    当时,晴岚脑袋破了,流着血。

    是血吗?

    有了怀疑,就要去证明,安闲立即刺破了自己的手指,让血滴入荒原。

    血滴在空中时,呈现出虚无的形态,是半透明的。落在地面上后,也是如此。

    但是,过了一秒钟,血滴就慢慢地显现出实质来,与阴土相遇,就咕咕地冒起泡来,好像被烧沸的水。

    又过了片刻,血水就融入了泥土之中。伸手一摸,泥土热乎乎的。

    在人间,血液离开人体,会干涸凝结。

    在鬼冢,它却从虚无转化成真实,不仅不会凝固,而且会沸腾。

    安闲捶了自己的脑袋,真是笨呢。

    之前,她用冰玉碗取血,找出那些参与谋划陷害她不贞的人,不就是用的这种方法吗?血和阴土相遇,就是这效果!她居然没有想到可以血液当水用!

    可惜,上次取的那些血,都被李夏扔掉了。她现在可找不到理由来索取新鲜血液,哪怕是动物的血液。

    只能等出宫再说了。

    重新返还人间,安闲拿了自己心爱的玉如意,回到鬼冢。

    洛洛的手从玉如意中穿过,他哭丧着脸,“母妃,我没有办法把玉如意拿起来呢!”

    难道只有死灵变成鬼魂时,随时携带的玉器才可以?

    安闲不信!

    如果是这样,当年的鬼界,如何有能力参与六界大战?毕竟,普通老百姓死后可不会有玉质的陪葬品。

    安闲看着荒漠的土地,心道:“该不会只能就地取材,在这里开矿炼铁?”

    就算她有这份心,也没这么份力。

    首先,她得解决挖土的问题。

    土都挖不开,就别提开矿了。

    不死心的安闲再次回转,在玉如意上密密地刷了一层冰砂红漆。玉,可没有铜铁那么好上漆。她也没有太好的上漆技术。玉太光滑了,漆刷上去,就流下来,沾上一点,但不多。

    忽然,安闲想起来什么,她把手伸进衣领里,把脖子上戴着的吊坠拽了出来。

    这吊坠,是个玉玦,正是她当年鬼魂寄居的锁魂玉。她取下锁魂玉,兴冲冲地进了鬼冢。

    “洛洛,试试这个!”

    洛洛拿了锁魂玉,看了看,在地上一划,玉环就在荒土上碾出一道印痕来。“母妃,这个可以用!不过,没有我的玉勺子硬。”

    安闲笑了。这块锁魂玉是被特别加持过阴灵力的。至于加持阴灵力的办法——快捷的,就是抓鬼来炼化,将炼化得来的阴灵力注入其中;笨一点的,就是把东西放入阴灵力密集的封闭古墓之中,天长日久,自然就会沾染阴灵力。

    “我明白了。人间的东西,因为长期受到人间灵力的熏染,有生气,没死气。所以,不能为鬼界所用。如果我把人间的东西都放进来,时间长了,人间的灵力就渐渐被磨灭了,自然而然沾染上阴灵力,成为咱们鬼界能用的东西。”安闲这样推测着。

    立即试验。安闲把之前放入鬼冢的东西,翻出来查看,可是,洛洛依旧无法拿起这些东西。

    “母妃,可能时间太短了。你看,你这块锁魂玉它一定在古墓里呆了好几百年,才有了这效果。你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几百年后,它们就会变成鬼物了。”洛洛很认真地安慰着安闲。

    安闲更加崩溃。

    几百年?!

    洛洛可以等,她怎么办?

    她能活几百年吗?

    沮丧地返回尘世。

    安闲眉头紧锁,她有些怀念做鬼的日子了。

    那时候,想找什么了,天一黑下来,就嗖嗖地飞去办了。

    如今,被拘束在这具凡身肉胎里,哪儿哪儿去不得。

    安闲抱着头,细细回想。当初做鬼的时候,哪些东西是不需要施展鬼灵力就能拿起来的呢?

    枯想了许久,真的叫安闲想起来一样。她把晴岚叫过来。“有没有办法,帮我找些阴沉木来?”

    “内务府应该有,只是……”晴岚低头不语。

    阴沉木是木材沉积在地下,经大自然千年磨蚀造化,自然形成。万年不腐不朽,浑然天成。

    这种宝贝,修仙者都喜欢收藏。

    宫中自然是有的,只是,安娴郡主如今的身份很尴尬,要几桶漆都很麻烦,这种珍宝,断然要不到。

    “只是什么?”安闲追问。

    晴岚小声道:“我们如今就要走了,没有什么理由要阴沉木,他们应该不会给。我们明天就要离宫了,不如等我们出宫后,再想办法购买吧。”

    “这种东西,民间更加稀少。只怕不容易收购。我去找太子殿下要!明天就要走了?”安闲有些恍惚,时间过得真快。

    “我得马上去。”安闲站起来就往外走。

    “郡主,盘头!”晴岚硬把安闲拽回来,帮她梳了个头,才同意她出门。

    安闲就不明白了,为啥披着头发不能出门?千年之后,女孩们不仅喜欢披肩发,还有许多女孩剪短发呢!

    太子南荣祯并不在。

    一个太监守在门口,态度很谦卑,语言却很生硬。“娴郡主请回吧,太子殿下出去了。殿下说,若您来了,就转告您,明儿他就不去送您了,您一路走好。”

    “我不找父王,我来找点东西。”安闲绕开挡路的太监,继续往里走。

    那太监追赶上来,再次拦在安闲身前。“郡主,您不能进去。”

    “我为何不进去?”

    “太子殿下不在。”

    “我不找他。”

    “您真的不能进。”

    “为何?”

    “太子殿下不在。”

    “我不找他!”安闲恼了,甩手给了这太监一耳光。

    这狗东西,她进父王的房间,何时需要谁的批准了。自小,她都是想进就进,不需要通报。

    “哟,我当是谁呀!”一个声音伴着浓浓的讽刺意味响起。

    这声音音质本来很童真甜美,但因为说话之人毫不掩饰的讥笑,令这声音听起来十分刺耳。

    安闲寻声望去,却见一群宫娥拥着一大一小两个美丽的女子,从殿内走了出来。

    年纪大的,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模样,按照宫里的保养标准,安闲猜她的真实年龄应该超过三十了。

    小的那位,则只有十二三岁。

    安闲认不出这两位是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