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局面前,皇帝没有理会南荣灿的喊冤,更不敢包庇南荣灿。反正他的儿子多的是,少上一两个,无关紧要。

    皇帝下令:“太子,速速将结果送去万剑宗,向万剑宗解释!告诉离渊,此事是我南荣皇朝疏于防范,我朝必定加倍补偿他。”

    已经绝望的太子立即燃起了百分百的斗志,即刻带着一大堆犯人供述笔录,押了南荣灿和一干帮凶,往万剑宗赶去。

    自始至终,太子殿下都没有过来安慰一下自己的女儿,此次事件的直接受害人——安闲。

    皇帝宣布罢朝。朝臣们各回各家。

    对安闲,没有发落,也没有奖励。

    所有人都好像把她遗忘了一样。

    安闲在大殿的角落里站了一会儿,走了出来。循着来时的记忆,慢慢走回去。

    她的住处,应是在东宫的一处偏殿里。

    路过的太监宫女们,远远见了她,犹如躲避瘟疫似的,纷纷躲开。

    安闲苦笑。

    她懂了。

    鲜花落在污泥里,就算立即捡起来,洗净了污泥,又如何?鲜花残了,回不到枝头了。

    南荣安娴在新婚第三夜,被陌生男人爬了床,哪怕她是无辜受害的,哪怕那男人什么都没对她做,她的名节和清白也都毁了。

    何况,和前世一样,她应该,真的,被玉缺那烂肠子烂肚子的王八蛋给糟蹋了!

    安闲心中暗恨,突然转了个弯,朝另一方向走去。

    “郡主,您要去哪?”一个焦急地声音传来。

    安闲驻足回头。

    晴岚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安闲证明了她的清白,她自己免了死罪,晴岚等无辜的宫女、太监也都被释放了,依旧各归其职。但也不是不罚,她们每人都被罚掉了一年到三年不等的俸禄,负责值夜的那些人还挨了几十板子。

    晴岚跑到安闲面前。“郡主,东宫在这边。”

    安闲道:“我不回东宫,我要去永巷。”

    “永巷?”晴岚大惊。

    永巷是冷宫,专门用来幽闭犯了错误的嫔妃,偶尔,也关几个皇子公主。

    “我是罪人,我当然要去永巷。”安闲道。“姑姑,可敢劳烦你帮我带路?”

    晴岚是宫中女官,身份比宫女贵重,一般都以“姑姑”相称。即使千年后的宫廷,也是如此称呼宫廷女侍官的。

    晴岚本想劝郡主回宫,可想到郡主如今的处境,或许,去永巷自请处罚,还能为郡主搏一些同情。

    她已经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说安娴郡主不要脸,出了这样的事,竟然没去死。

    以她在宫中呆了十年的经验,若是郡主什么都不做,很快就被暴出病故的消息。

    主子们为了皇朝的颜面,不会让郡主好好活着。

    永巷,在宫殿的西北角,是一条长达百米的阴暗巷子。也包括巷子两侧低矮阴湿的宅院。

    这里地势低,一旦下雨,就会积水。一到雨季,巷子里的积水能越过膝盖。

    如今隆冬,雪也无人清扫。厚厚地积了一层,有些地方结了冰,一不小心就会滑倒。

    晴岚扶着安闲,主仆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安闲停在了最边上的一间院子门口,抬手就去推院门。

    晴岚惊呼一声,拉住安闲的手:“郡主,我们再往里面走走,别住这里。”

    “我知道,这里面闹鬼嘛,所以你怕了?”安闲心情相当不错。

    小院子里传出隐晦的阴灵气。一切都没变。当年那只小鬼依旧还在。

    前世,她和这小鬼做过很多年朋友。只可惜,他耐以生存的长生牌阴灵力耗尽,不到百年,小家伙就飞灰湮灭了。

    晴岚俏脸煞白。“郡主,您知道,您还……”

    安闲笑了:“皇朝的仙师们没有来这里除鬼,可见,他必定是我皇族中人,且受族中仙师们垂怜。我如今倒霉,住哪里都危险,不如来投靠他。”

    “晴岚,你记住,有时候,鬼比人可靠!”

    晴岚真的怕鬼,她瑟缩着,不敢进去。

    安闲道:“此事本与你无关。你回去吧。我以后就住这里了。”

    晴岚道:“不。郡主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她壮着胆子,推开了院门,先一步跨了进去。

    白净的雪,掩盖了院中的破落。入眼的都是白,没有脚印的污染,连小鸟的脚印也没有。很难想象,繁华的深宫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处生人勿进的处所。

    “晴岚姑姑,这里怕是什么都没有。劳烦姑姑回东宫一趟,给我拿些被褥、吃食来。”安闲道。

    晴岚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郡主,您先在这里略坐一坐,可别乱走,奴婢去去就回。”

    打发走了晴岚,安闲转身就朝院中的正屋走去。她才没有想要住到这阴暗潮湿地方来,她是来收鬼的。

    “小洛洛,我来救你了!”安闲轻声喊道。

    一阵阴风扫过。一个四五岁大小的小男孩出现在安闲面前。

    他悬空漂浮,身子只是一道虚影。小鬼长得粉雕玉琢,身穿蟠龙袍,头戴紫金冠。这蟠龙袍是王爷才能有的装束。

    他死时不过才四五岁,却有这份殊荣。显然,在生时,极受帝王宠爱。其母亲的身份,定然也是极高的。他若能顺利长大,说不定能继承帝位。

    “滚出去,否则,我吃了你!”小鬼对着安闲瞪眼呲牙,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恐怖很恐怖。

    安闲爱怜地摇摇头。“小洛洛,你是不是傻?若我是普通人,就不可能听到你的声音。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若能听到你的声音,自然就不是普通人,你这种恐吓,又怎能吓得了我?”

    前世,安闲是做了鬼,才和洛洛认识的。

    如今时间逆转。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洛洛可不认得安闲。他不理会安闲的话,朝安闲扑过来,却从安闲身上穿体而过。除了让安闲感受到一阵刺骨冰冷外,并无用处。

    “吼——”洛洛怒吼一声,变成一具高大威猛的僵尸。一只眼球掉落,一只眼里有鲜血流出,嘴巴只有半边,鼻子是两个深不见底的孔洞。身上到处都是血洞。

    安闲无语摇头。“小洛洛,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

    僵尸却一步一步朝安闲逼了过来,步伐厚重,房子都在颤抖。安闲却知道洛洛并没有真正让房屋颤抖的力量,这一切,只是洛洛搞出来的幻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