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积雪皑皑。

    一早起了,宫人们就发现自己被郡主所累,可能要被砍头了,哪里还有心思干活!

    积雪自然无人清扫。倒是留下了满地雪白。

    只是,一些凌乱的脚印破坏了雪白的世界。

    冬日的艳阳照耀下来,没有任何暖意,寒意倒更盛了些。

    安闲的宫女太监们都在哆嗦。

    安闲仰起头,一手搭在额头,撑起凉棚,眯起眼来,看着太阳,嘴角慢慢拉出一丝微笑。

    人间,我回来了!

    安闲大踏步地踩在积雪上,自带一股慷慨赴难的决然,很有英雄范,只是,她才走出院门,就茫然了。

    左右中,三条道,那条才是去见皇帝陛下的路?

    请原谅千年老人的记性,她真的不记得了。她只知道南荣皇朝会在三百后覆灭,皇宫被付之一炬,新的皇朝并没有把宫廷设在这里。

    前世,她最后一次回来,这里貌似已经是一片农田了。

    “哼。”掌事太监在安闲背后发出一声冷笑,看了一眼安闲宫中的那些宫女们,说道,“统统带走!押去慎刑司!”

    执掌刑罚的太监们如狼似虎,冲向宫女们。

    顿时惊恐的尖叫声四起。

    安闲回转身,喝道:“住手。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与她们无关。”她这宫里的人,自然有玉缺的帮凶,但大部分都是无辜的。

    掌事太监阴测测地说道:“是否与她们有无关系,不是郡主您说了算,是老夫的鞭子说了算。郡主您都自身难保了,就不要多管闲事了。走吧,郡主!”

    安闲把眼睛一瞪,厉声道:“此次我必定能证明我的清白,若陛下没有下罪,我回来时,依旧是高高在上的郡主,我的宫女太监若是有半点损伤,我必要你千倍百倍的偿还!”

    掌事太监心中大惊。娴郡主那两道目光,犹如刀子一般,扎在他身上。他差点没跪了。

    他转念一想:她毕竟是郡主。天家的事,谁说得清,留点余地,日后好相见。

    掌事太监连忙收起了骄狂,对安闲深深鞠了一躬,道:“郡主说的是。奴婢逾越了!可奴婢也是奉命行事,还请郡主见谅。郡主放心,在上面没发话之前,奴婢绝不动她们分毫。”

    安闲点点头,用下巴示意,“前面带路吧。”

    掌事太监弓着身子,走在了前面,乖乖带路了。

    皇帝已经回转了宫中,坐在了大殿之上。文武朝臣都在。

    殿外,无功而返的太子、护送将军、护卫安闲安全的统领……跪了一长溜人。

    这些跪着的罪人们,见到安闲过来,一个个都抬起头来,怒火熊熊地瞪着安闲,口里念念有词,不停咒骂。

    安闲没去细听,大抵不是什么好话。

    其中一位身穿蟠龙袍头戴金冠的中年男子,高声怨诉道:“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有脸来这里!”

    安闲看着他,没认出他是谁。跪在这里这么多人,都是受她所累,可她真的记不起他们了。

    那戴金冠的中年男子身后侍立的一位有老太监小声劝慰。“太子殿下,慎言慎言!”

    哦,原来这位就是自己的父亲。安闲捂脸,自己真是不孝,竟然不记得父亲的模样了。不过,他应该也不是个好父亲。自己记不住他,情有可原。

    安闲垂下手,昂首迈步走向大殿。

    “不肖孙女安闲拜见皇爷爷!”安闲走到大殿中央,不卑不亢,从容不迫地行了跪拜之礼。

    “来人,给我掌嘴三十!”皇帝大怒。

    立即有个太监从旁边窜出来,冲向安闲。

    安闲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玉碗,高高举起,说道:“启禀皇爷爷,可否容安闲说几句话。等安闲说完,您再打不迟。若是先打了,安闲担心一会儿会说不出话来。”

    “哼!你有什么可说!我南荣皇朝的脸都被你丢尽了!”皇帝指着安闲,目露凶光,一副恨不得亲手上前掐死安闲的模样。

    满朝文武都用鄙夷和愤怒地目光瞪着安闲。若是眼神能吃人,安闲已经被啃成渣了。

    倒是那奉命来行掌嘴之刑的太监停住了脚步。

    安闲加快了语速,飞快地陈述起来:“皇爷爷,今晨有人潜入我房中,欲对我不轨,幸好我夫君及时赶回,安闲清白得已保全。”

    “只是,那贼人使用了炫光遁地符,在遁光之中逃脱了。我夫君并非负气离去,他只是去追那凶犯去了而已。”

    “安娴并没有与人私通。我夫君离去时,给我留下此碗,取我之血,在此碗上留下了一道术法,命我以此找出帮助玉缺潜入我寝宫的帮凶。”

    “只要找出这些帮凶,即可证明我的清白,也能按图索骥,找到那背后主使者和那闯入我寝宫的大胆狂徒。”

    皇帝听了安闲的话,眉头渐渐皱起。

    文武群臣议论纷纷。

    若能与万剑宗结交,哪怕只剩下万分之一的机会,皇朝也要试一试。安闲这些话,无疑打动了皇帝和群臣。

    安闲心下微安,稍稍放慢了语速,说道:“此碗乃是冰玉碗,天然散发寒气。沸水进去,几分钟就会冰冻。但我夫君说,他施展此法后,帮凶的血滴入此碗中,绝不会冻结。”

    虽说有些匪夷所思,但皇帝和满朝大臣都信了。

    仙家手段,千奇百怪。

    万剑宗又是南屿大陆最强盛的仙门宗派,郡马离渊乃是万剑宗宗主爱徒,十岁就达到了入灵境九级。

    听说若非是万剑宗宗主怕他修为进境太快,影响将来的发展,可以让他压制着不突破,离渊只怕早就达到真灵境了。

    这样卓越的离渊,能有这样的手段,大家都信。

    安闲丝毫不担心谎言被拆穿。只要结果出来了,南荣皇朝为了保住与万剑宗的友谊,绝不会在意这些小节。

    片刻之后,便有大臣建议彻查此事。皇帝立即下令,命令左将军带上此碗,前去探查。

    安闲道:“陛下,我夫君吩咐,此事必须要我亲自动手。因为,这只碗只能探查与持碗人有关的事。若是大将军拿着此碗,就只能找到那些对大将军的私事有所了解的人。”

    那位左将军的表情顿时僵硬了。

    皇帝点了点头。

    大部分探寻类仙法都需要引子。这碗中的术法,以安娴郡主本人为引,去探寻参与构陷安娴郡主的人,逻辑非常正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