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马走了,在宫女们的哭嚎声、挽留声和安闲的沉默中,愤怒地离去了。

    他一走,宫女们就方寸大乱,哭成一团,一副天塌了的模样。

    “都给我闭嘴!”安闲怒吼一声。

    她坐起来,习惯性的盘起腿。一阵寒意袭过,安闲哆嗦了一下,一低头,才发现自己光着,连忙拉了被子来将自己裹着。

    她心里却是好生高兴。寒冷的感觉,她已经一千年没有体会过了。

    鬼,没有冷热感。

    宫女们停止了哭泣,惊诧地抬眼看了一眼安闲,继而又低下头去,嘤嘤地小声啜泣起来。

    年长的女子跪下来,说道:“郡主,您快想想办法呀,这可是死罪呀!”

    “什么死罪?”安闲问道。

    年长女子泪水涟涟:“郡马是代表万剑宗来与我朝联姻的。原本是订好了,今日您与郡马一起回转万剑宗。万剑宗与我朝永结同心,从此情同一家。如今,郡马独自走了,这结盟只怕是……呜呜……陛下追究起来,就算郡主您是太子之女,也……呜呜呜……”

    宫女们哭得更幽怨了。

    她们原本活得好好的,谁料想自己的主子突然闹幺蛾子,弄个男人在房间里,还被郡马当场逮住,连累大家都活不成了。

    安闲明白了。两邦结盟,让某些人不爽了,就让玉缺来破坏联姻,从而达到破坏这两邦的结盟。

    玉缺此人,从头到脚,从心肝脾肺肾到毛发皮肤屑,都灌脓腐烂,坏得彻底,但他的确漂亮得无以复加,生来就有一张专坏女人名节的脸。

    这情节好熟悉。怎么和自己前世的遭遇一模一样?前世,她也是这样被玉缺害了的。

    安闲仔细看着满屋的狼藉。碎裂的囍字,破碎的杯盏,倒地的屏风,破烂的窗户,还有眼前这群绝望啼哭的宫女……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

    对了,刚才那个男人叫自己什么?“南荣安娴?”

    “我,南荣安娴?”安闲指着自己。

    宫女们都举着泪眼望着安闲,不明所以。但她们并没有说她不是南荣安娴。

    “我,南荣皇朝太子之女?”安闲继续问。

    年长女子不由点了点头,哭泣着问:“郡主,这件事太大了,恐怕太子之女这个身份……”

    她说不下去了,她的神情变得颓然沮丧。

    “今年我十六岁了,刚刚结婚三天?”安闲又问。

    宫女更加迷茫了,不知道郡主为何要如此郑重地问起起这些事实。

    “呵,我回来了!”安闲轻笑。

    她回来了,回到了前世死亡之前。

    难怪这一切都如此熟悉!

    原来这本来就是她曾经经历过一次的事。

    前世,她就是被玉缺如此陷害。

    她的夫君只愿意相信他自己听到的,不肯相信她。

    她对他说,她一直在沉睡,刚刚醒来。之前没有醒过,又何来“笑得很开心”?

    后来,她才知道,玉缺的口技很厉害,他能模仿各种声音。

    前世,在夫君负气独自离去之后,觉得自己失了清白,愧对夫君,愧对皇朝,她喝退了所有宫女,穿戴整齐,用一根白绫把自己吊死在了床梁上,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

    安闲抬头看着床梁。

    这是黄梨木做的床梁。

    时过境迁,一千年的岁月,让她忘记了太多太多。

    她应该是深爱着那位新婚夫君的吧,但是,她先前与他“重逢”,她却不曾认出他,到现在,她也没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

    她唯一记得,便是自己做鬼之后,就一直在证明自己的清白。她把那些帮助玉缺混进宫廷的宫女、太监、侍卫一个一个揪出来,把幕后指使人也都找了出来,用冤魂缠身的手段,让这些人慢慢死去。

    她一直追寻着玉缺,心心念念要报仇。

    千年后再次轮回,她竟然已经不记得夫君了,却一眼认出了玉缺。

    一千年的时光,玉缺一点都没有变。

    也不是没有变。

    千年前,或者说,现在,玉缺是人。

    千年之后,他是仙尊!

    天界三巨头之一!

    这样的人渣竟然能飞升成仙,还成了天界至尊,独占天界三分之一的地盘!

    可见老天有多么不公!

    安闲把目光从床梁上收回来了。

    重新做人,她绝不会白白浪费,她绝不会甘心去死!

    谁想她死,她就先弄死谁!

    做鬼以后,她才知道鬼界已经毁灭了。鬼没有未来可言,只能在绝望之中,慢慢消亡。

    只有做人,才能成仙!成神!

    最不济,还能轮回,以求来生。

    虽说如今自己又是人了,或许死后,只要自己老老实实去轮回,就能重新做人?

    可是,谁能去堵呢?

    再说了,再次轮回后,就会忘记前尘往事,成为白纸一张,重头再来。

    自己做鬼千年后还能重生,实在是个奇迹,这说明老天终于开了会眼。

    但是,老天绝不会次次都开眼!

    次次都给她奇迹!

    “这辈子,我要好好活着!”安闲暗暗发誓。有着千年的做鬼经历,安闲对自己能活得很好,很有信心。

    “你们出去,帮我把门关上,我还想再睡会儿。”安闲说。

    宫女们抬起头,用活见鬼的表情看着安闲。

    安闲不得不怒吼了一声,“滚——”

    宫女们才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帮安闲关上门。

    望着满地狼藉,安闲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指甲掐着掌心。

    看样子,这次的麻烦真不小。前世,死得干脆,倒是省了许多事。这一次,这些麻烦一个都少不了了。

    一道泛着黝黑光芒的门出现在床侧,安闲赫然起身。

    这……是鬼门?

    她被修仙者追捕时,迫不得已,跨入鬼门,才重生回来。没想到,这件神器竟然跟着过来了!

    安闲抬起左手,摊开手,掌心向上。在她掌心之中,赫然有一个铜钱大小的骷髅头印记。骷髅头的嘴巴大张,好像正在吸吞什么的样子。

    这正是能够开启鬼门的神器!这神器,她早就炼化多年了。

    只是,每次用神器打开鬼门。鬼门之后显示地都是洪荒乱流,各种陨石流星犹如流萤一样飞舞来去。

    一看,就是个险地。

    她迟迟没敢踏入。

    若非被那些修仙者逼到绝路,她绝不敢踏入鬼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