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重生鬼仙途 第001章 重生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001章 重生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安闲猛然睁开了眼睛。

    感觉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千年岁月,在眼前一晃而过。

    安闲望着大红色帐顶上,呆住了。入目的都是红色,红被子、红床帐、红窗帘……

    安闲用力闭了下眼,下意识地想用神念去探查四周,却发现自己闭眼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她没有神念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了。

    “呼——”她吐出了一口气。这口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形成一个白色的圆圈,徐徐散开。

    我这是在呼吸?

    只有活人才能呼吸!可是,她本是鬼。

    “我这是又活过来了?”作为一只千年老鬼,安闲没有庄周梦蝶的疑惑。

    她的精神强大,绝不会轻易迷糊。

    前一刻,在数十名强大修仙者的追捕下,她无奈跳入鬼门,准备逃入鬼界,求一线生机,不想,竟然变成了人类!

    “呵——”一声男子轻笑传来。

    安闲缓缓转头,看到了一张笑盈盈的脸。

    眉如画,唇如绛,面白如玉。面颊上泛着淡淡的潮红,脸蛋儿嫩得能滴出水来。

    露在外面的肩,肌肉光洁莹润,目测也知道触感必定又滑又弹。

    嗯,还能知道,他是光着的。

    好一个美男子!

    只是,这张脸太熟悉了……

    太可恨了!

    “玉缺!是你!”安闲怒目圆睁,抬手就朝对方劈去。用的是标准的切喉手法。

    然而,她的指尖并没有比刀片更锋利的鬼灵气刃飞出来,美男子玉缺也没有被切喉。

    玉缺轻易就捉住了她的手。

    他低声说:“我们两清了。”

    安闲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变掌为拳,一拳砸向玉缺面门。她要打爆他的鼻子。

    一道刺目的白光骤然从玉缺身上爆发开来。安闲瞪大的眼睛迎上这道白光。感到一阵刺痛,她本能地闭上了眼。她的拳头又被玉缺挡开了,并没能落到玉缺的脸上。

    “砰!”大门被踢开了。

    一个身姿伟岸、暴怒如熊的男人提着剑,冲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五个惊慌失措的女孩。

    女孩们都做宫廷装束打扮,看样子像是宫女。为首的女子穿得更艳丽些,年龄也稍长些。

    “离渊,你来迟了。”玉缺的声音显得很缥缈,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安闲再次睁开眼。白光已然散开了。她恨不能杀其身吞其肉的玉缺已经不见了。

    安闲只看到了寒光闪闪的剑。

    “他是谁?”男人的剑指向了安闲,停在安闲脖颈处。

    安闲从来不喜欢被人拿剑指着。大概,没有人谁会喜欢。

    她下意识地驱动鬼灵力去攻击对方,手指弹了弹,才想起自己穿越了,变成了人,不是鬼了,神念没了,一身修为也都没了。

    “为什么?南荣安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男人手中的剑一直颤抖不停。

    他的另一只手不停地敲击他自己的胸口,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安闲脑子里一团浆糊,她还没搞明白自己穿到了什么地方。“南荣安娴?这不是我没做鬼前的名字吗?”

    但有一点她看懂了。这是撞破奸情的意思?这剧情好熟悉呀!

    安闲摊开双手,做无辜状,茫然而小声地说:“如果我说,我是被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信吗?”

    “我听到了,你和他,笑得很开心。”持剑的男人面部因为极度愤怒而显得狰狞。

    “啊——”他发出一声嘶吼,好像受伤的狼王,在午夜的月下,发出悲怆地嚎叫。

    他的剑从安闲脖子上移开,在房间里胡乱劈砍。剑身上爆发出刺目的光华。

    那分明是灵力!

    安闲断定,这个男人是个修仙者。品阶还挺高,修为颇深。

    他对力量和灵力掌控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即便是在暴怒之下,胡乱砍这一气,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的力量逸散出来,更没有伤及到近在咫尺的她、宫女们以及墙体。

    若对灵力控制得不够,就他这般砍杀,灵力翻涌,这房子早就塌了。

    宫女们惊恐地尖叫。

    为首的年长女子跑上前,竭力想要阻止暴怒的男人,口里不停地喊:“郡马,这一定是误会!郡主她一定是清白的!郡马,请您息怒!”

    宫女们都跪了下去,身子瑟瑟发抖,小声地哀求。“郡马,请您息怒!”

    男人不管不顾,只是劈砍,不停地劈砍,好像被激怒的疯牛。

    “轰轰轰——”响声震耳。

    立在房间里的一扇大屏风,应声碎裂。屏风上贴着的大红囍字,一分为二。

    窗户被劈碎了,窗户上贴着的囍字也没能幸免。

    梳妆台,桌椅板凳,一一被劈成碎片……

    转眼之间,房间里能被拆的,除了安娴呆着的大红囍床外,都被男人拆了个七七八八,就差点拆了房子了。

    地砖都被打碎了大半。满地碎渣,好像刚刚遭遇过大地震。

    “郡马,此事事关郡主名节,不可张扬呀。郡马——”年长女子还在劝告,暴怒的男人已经提起着剑大踏步往外走去。

    年长女子赶紧跑过去,挡在那男人前面。“郡马——”又拿求助的目光看向安闲,“郡主,您快啊——”

    快什么,那女子自己大概不清楚,因而只说“快啊”。

    安闲就更不知道了。快解释?快阻拦他?

    安闲再次摊手,解释能有用吗?男人都说他听到了,他也亲眼看到了!玉缺和他说了一句话,才开溜的,男人看得真真的。

    玉缺虽然在一道白光中逃之夭夭了,但并不能消灭他犯下的罪行。

    安闲吸了吸鼻子,这房间里充斥着一股异样的气味,这是过来人都熟悉的味道。她不安地扭了扭身子,下身果然黏糊糊的,极不舒服。

    其实,玉缺哪一句“离渊,你来迟了”,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玉缺就是想告诉男人,我就是趁你不在,做了些事情,可惜,你迟了,你阻止不了。

    玉缺已经把责任揽了过去,然而,这个郡马不知是天生愚钝还是故作不懂,自始至终都不能安静下来,听安闲解释。

    不过,安闲其实也没想过要解释。解释什么呀,她的鬼魂才穿越过来,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