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7】 她挺也挺可怜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7】 她挺也挺可怜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池怜惜跟濮阳凯结了婚,她有这样的顾虑也是正常,蒙小妖点了点头,“那你感觉这件事跟她有关系吗?”

    裴伊月想了想,不是很确定的说:“看不出来,她被打的挺惨的,而且她一直都在帮我,我觉得不像跟她有关。.”

    “万一这是她跟濮阳凯计划好的呢?”

    没等裴伊月回答这个问题,白洛庭扶着她的肩把她转向自己,“你为什么会跟池怜惜一起出去?”

    “她打电话来约我的。”

    这么巧?

    白洛庭狐疑的眯了下眸子,“打电话约你?你们的关系这么好?”

    裴伊月端了端肩,“并不好,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约我,所以我才会觉得那些人跟她有关。”

    周河带着白洛言的人去调查这件事,裴伊月带回来的地点明确,人物特征也很明确,所以他们很快就查完回来了。

    看到周河回来,所有人看向他。

    “伯爵,我们去晚了,那些人全都死了,不过我查到他们是池天南的人。”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向裴伊月,唯有裴伊月自己神色淡然的看着周河。

    “你说那些人是池天南的人,你确定?”裴伊月问。

    “嗯,基本上可以确定,池天南在外面养了一批混混,其中就有这个胖子。”

    裴伊月慢慢的皱起眉。

    她想不通的事也是其他人想不明白的,半晌,她看向白洛庭,“你觉得会是他吗?”

    “不好说。”

    “那池怜惜呢,如果真的是池天南,难道他会连自己的女儿也害?”

    这一点不论如何裴伊月都想不通,难道池怜惜是装的?可是她就算装,也没必要那么拼命吧。

    “你难道忘了上次李天明的话?”

    闻言,裴伊月顿时恍然。

    她怎么忘了,“李天明”上次说池怜惜出过事,而那件事就是池天南亲手做的,他能把自己的女儿逼上绝路一次,现在再用她的血来换取她的信任又有何不可?

    裴伊月想着想着不禁皱起眉,“她也挺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杭子速冷不丁的插了一句嘴。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她有什么可恨之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她一次又一次的被池天南拖入绝境,很惨。”

    “师傅,现在被人陷害的人是你,你居然还关心别人惨不惨,她惨那是她家的事,我现在要做的是宰了这个池天南。”

    杭子速说做就做,起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前,白洛言的人手一横,倏然把他拦住。

    杭子速愣了一下,“什么意思啊,你拦我干什么?”

    白洛言起身,走过去,用一种看罪犯的眼神看着他说:“这件事我会处理,就不麻烦你出手了,从今天开始你最好忘记你以前的身份,这种事你还是少做为妙。”

    ——

    池天南喜欢用不正当的手段来做这些事,白洛庭觉得正常途径对他来说太仁慈了。

    两天后,池天南失踪了。

    然而在哪之后的每一天,都会有十分钟的真人鞭笞视频上传。

    漆黑的屋子只有一盏吊灯影影晃晃,动手的人身穿连帽斗篷,看不见脸,而池天南所有狰狞的面部表情都是那么的清晰。

    他口中被一个很粗的麻绳绑着,能听到他的哀嚎声,却不能让他说话。

    叫声透过视屏都让人觉得这种皮开肉绽是钻心的疼,然而动刑的人却一点都不手软。

    几天过去了,整个京都因为这个视频闹的沸沸扬扬,但却没人能找到池天南被关起来的位置。

    或者说,根本没人去找。

    凡是出动的警局都受到了伯爵大人的告诫,其意是什么,谁都心里明白。

    “师傅,今天的视频你看了没,我感觉他快不行了。”杭子速看完视频,发表着他的观后感。

    那画面虽然惨烈了一点,但他还是觉得挺刺激的。

    “嗯。”

    裴伊月淡淡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杭子速凑近了些,小声问:“这事是濮阳烨干的吧?没看出来他还挺狠的,我都想不出来这么损的招。”

    白洛庭这几天每天都出门,裴伊月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池天南的事她不知道是不是他做的,她没有问过,而白洛庭也没有说过。

    跟杭子速一样,裴伊月也不相信他会用这么变态的方法,但是他没解释,甚至连提都不提这件事。

    “你去找过李耀了吗?”裴伊月突然问道。

    闻言,杭子速嘴角一抽。

    这转变话题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他悄悄的欠起身子,准备要跑。

    裴伊月眼睛盯着ipad,手一伸,一把把他拽了回来,“这都多少天了,你是觉得我现在说话不管用了是吗?”

    看了一眼裴伊月的手,杭子速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他谄媚的笑了一下说:“不是,我这不是一直在忙着担心你的事,没抽出时间吗?”

    裴伊月转头看着他,突然笑了一下,“担心我的事?那这么说,视频的事是你你做的了?”

    “怎么可能?”杭子速赶紧为自己辩白。

    他倒是不介意帮他师傅出头,但是这么变态的事,他可不愿意往身上揽。

    裴伊月脸上的笑意一敛,顿时换上一脸严肃,“现在马上去找李耀,你要是搞不定这事,以后就别叫我师傅。”

    杭子速身子一瘫,一脸苦瓜色,“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不是故意难为我吗,你明知道我跟他的关系不好还让我去找他,我根本没话跟他说,我也不想见到他。”

    裴伊月也不逼他,她点了点头,“那好,既然你说你不想见到他,我现在就给白洛言打电话。”

    见她真的去拿手机,杭子速一怔,一把抢过手机。

    裴伊月看着他,杭子速不自在的低下头。

    半晌,裴伊月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速,我知道你恨他当年扔下你自己一个人逃生,如果是我,我也会恨,但是他毕竟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我让你做这件事并不是想要阻止你恨他,我只是不想让你跟他一样,更不想让你后悔。我不是在逼你救他,机会是你给的,怎么选择还要看他自己,如果他最后选择的还是执迷不悟,最起码你也做到你该做的了。”

    许久,杭子速轻轻点了点头。

    杭子速真的很庆幸自己这辈子能遇到她,她明明没比自己大多少,但是她却总是能替他想的很多,他是幸运的,因为他有她这个师傅。

    “师傅,谢谢你。”

    裴伊月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就像对待小时候的他一样。

    杭子速鼻子酸了一下,转头看向她,“谢谢你还活着,不然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裴伊月死了,他的支柱没了,他的大树倒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这两年的,他拼命的工作不是为了让自己更红,而是想要麻痹自己。

    他原本就有轻微的抑郁,是裴伊月把他从那黑暗的地狱里拉出来,可是当他知道她死了之后,他的世界再次失去了光彩。

    蓦地,裴伊月一把掐住他的脸,用力的扯了扯。

    帅气的脸直接拉扯到变形。

    杭子速还在感慨,突然被她一扯,疼的哇啦哇啦直叫。

    “啊啊啊,师傅,啊师傅你干嘛,疼疼疼,放手,啊。”

    裴伊月手一松,看着被她捏红的脸颊,她满意的笑了一下,“难怪我哥老喜欢掐我的脸,感觉是挺不错的。”

    杭子速捂着半边脸,疼的都快哭出来了,听了裴伊月的话,他心里一个激灵,赶紧往后挪了挪。

    “师傅,这招你还是别学了,要不你去找濮阳烨练手吧,我还要靠着这张脸吃饭呢,捏大了怎么办?”

    裴伊月点了点头,“好像也是,不过我家伯爵大人的脸那么帅,怎么能捏呢,你就委屈一下,让我偶尔捏捏,捏不坏的。”

    杭子速的那句“快要撑不下去了”裴伊月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两年她的无声无息对他来说是怎么样的打击,他太依赖她了,就好比他拒绝任何人的触碰,却只肯走近她。

    她以前没想过要怎么改变他的依赖,而现在,她也知道他已经改变不了了。

    既然是无法改变的事,那么就这样吧,让他感受着,知道她的存在不是假的,让他心里两年来的积压消散,让他活的跟以前一样开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