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6要】 我不止要碰她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6要】 我不止要碰她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池怜惜跟濮阳凯在打什么主意裴伊月没兴趣,但是这并不等于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濮阳凯之前一心缠着她,他的目的很明显,不过让裴伊月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这么快就退而求其次。

    池天南,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的确算得上是个不错的人选。

    他做这么多无非是不愿放弃跟白洛庭斗的机会,而这个池怜惜,也不简单。

    “如果你是想跟我说这件事,我看就没什么必要了,我的孩子虽然没了,但是我的脑子还在,他有没有推我我心里清楚的很。”

    池怜惜有些想不通,如果濮阳凯心里喜欢的人真的是她,他怎么可能把她从楼上推下去,难道只是单纯的想要杀了她的孩子?可是这样做的后果无疑是让裴伊月恨他,甚至远离他。

    池怜惜想不明白,如论如何她都觉得逻辑不通。

    见裴伊月这么坚定,她心里反而放松了些。

    只要她对她的阿凯哥没有哪方面的心思,他单方面的喜欢对她也造不成什么威胁。

    池怜惜再次笑了笑,这一次她脸上的笑容相对真诚了许多,“我们不说这件事了,你一会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逛街吧,我也没什么朋友,你又是刚从s国来,我可以带你好好逛逛,对了,你这几天有去王宫吗,阿凯哥说让我没事夺去陪华夏王聊聊天,可是我有点怕他,要不晚一点我们一起去吧。”

    “不了,我还有事,恐怕不能陪你去了。”跟她一起去,裴伊月就算不怕被她卖了,也嫌勾心斗角太累。

    再说了,跟她一起去王宫,岂不是在告诉华夏王她不介意她小产的事了吗,这个池怜惜,她倒是聪明!

    吃完饭,裴伊月跟池怜惜来到楼下停车场,分别去找自己的车。

    突然一阵刹车声,在这空荡的停车场尤为刺耳。

    一辆面包车拦在了她们面前,裴伊月微微蹙眉,就见三五个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池怜惜硬声问道,脚步却不由得朝裴伊月身边挪了挪。

    带头的男人拿着两张照片对比了一下,而后下巴一扬,“就是她们,带走。”

    池怜惜一把拉住裴伊月的手,不断后退,“别过来,你们知不知道我们是谁,你敢动我们,你们就死定了。”

    闻言,走过来的几个男人笑了一下说:“伯爵夫人,男爵夫人,我们抓的就是你们,你们最好乖乖的跟我走,不然的话,有你们受的。”

    这几个人对裴伊月来说,连喽啰都算不上,但是她却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她跟白洛庭的婚礼可以说是只举行了一半,她甚至连脸都没有露过,有谁会知道她是伯爵夫人?

    除非是之前就见过她的人,这些人当中嫌疑最大的只有池天南和濮阳凯,但是,濮阳凯被白洛庭的人看着,而且他不会蠢到找这几样的人来吓唬她,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池天南一个人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吓的发抖的池怜惜,心中再次出现疑虑。

    池天南是池怜惜的父亲,如果他只是想要抓她的话,没必要把自己的女儿也带上。

    思来想去,裴伊月决定看看到底是谁在打她的注意。

    周身提起的戾气敛回,她装出一丝怯懦,“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要钱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濮阳烨打电话,你们要多少只管开价。”

    “少废话,你当我们傻呀,让你给伯爵打电话,我们不是等着被抓吗,你给我老实一点,要是敢做什么小动作,老子废了你!”

    池怜惜紧紧的抓着裴伊月的手,害怕的说:“怎么办,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估计是想要钱吧,没事,他们不敢动我们的,我们还是别反抗了。”

    上了车,裴伊月和池怜惜坐在最后面,裴伊月到处看了看。

    车里全部都是内锁,看来他们是专业绑架的,刚刚她提到钱的时候他们好像一点都不心动,绑架却不在乎钱,看来是另有目的了。

    一家低端的娱乐会所,因为是白天所以还没有开始营业。

    裴伊月和池怜惜两个人被他们粗鲁的推进去,裴伊月四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你们带我们来这干什么?”池怜惜突然停住脚步不肯再往里走。

    身后的男人猛地推了她一把,池怜惜一个不稳,狠狠的再倒在地,“少特么废话,让你走就走,再叽叽歪歪的老子要你的命。”

    裴伊月缩了一下眸子,连忙去扶池怜惜,她佯装惊慌的垂着头,“我们走,我们不会反抗,几位大哥行行好,不要动手。”

    裴伊月和池怜惜被关在一个包厢里,四面不通,她们只能在这等,手机被拿走了,她们没办法跟外面联系。

    池怜惜趴在门上听了听,回头紧张的看着裴伊月,“别担心,刚刚在车上我已经偷偷给阿凯哥发了信息,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找到我们,我好害怕,他们到底为什么抓我们?”

    “你给濮阳凯发信息了?”裴伊月一脸愕然。

    这一路她都坐在她身边,她是什么时候发的信心,为什么她没看见?

    “嗯,发了。”

    突然,门碰的一下被推开,池怜惜吓了一跳,急忙退到裴伊月身边。

    闯进来的男人手里拿着池怜惜的手机狠狠的朝地上一摔,砰的一声,摔的粉碎。

    池怜惜眼一闭,瑟瑟发抖,“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们都说了,你们如果只是想要钱的话我们会给你,为什么你们非要把我们两个带到这来,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男人冷笑一声,不怀好意的走近,他伸手勾住池怜惜的下巴,轻轻一提,“如果我说我们的目的是你们,你觉得这个回答怎么样?”

    男人大笑几声,松手的同时一把拉住裴伊月的手腕。

    裴伊月下意识的向后挣了一下,力度之大,拉她的男人似乎怔了一下。

    男人色眯眯的看着裴伊月说:“我还是对你比较有兴趣,伯爵夫人,我倒要尝尝是什么滋味。”

    裴伊月拳一握,突然,池怜惜一把推开他的手,把裴伊月护在了身后,“你别碰她,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要是敢碰她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啪!

    男人宽厚的大手一巴掌就将池怜惜打倒在地,转身又在她的身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臭"biao zi",敢威胁我,也不看看你现在是在谁的手里,我今天就是看上她了,我不止要碰她,我还要上她!”

    男人面目狰狞的笑了一下,而后看向门外的人说:“这个女人带出去给兄弟们玩,把门关上,别来打扰我。”

    “不要,放开我,混蛋,你别碰我,不许碰我。”池怜惜挣扎着,嘶吼着。

    裴伊月忍无可忍之下倏然出手,直接掰断了拉扯池怜惜那人的胳膊。

    池怜惜挣扎的力道多大,男人松开她的同时她整个人朝后一撞,撞碎了身后的玻璃桌,手臂上的一道口子孜孜不倦的往外冒血。

    “池怜惜!”裴伊月想要过去扶她,另一个男人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裴伊月眸光一凛,一把扣住他的脖子,忽闪的两拳打在男人肥硕的胸口,只听几声骨头碎裂的清脆,她手一松,那人就像一滩烂泥似的瘫了下去。

    池怜惜没有看清眼前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瞬间被她打残的两个人,她忍不住惊讶,半张着嘴看着她。

    裴伊月走过来扶着她在凌乱的沙发上坐下,看了一眼她手臂上的伤,裴伊月不由得皱了下眉,“你没事吧?”

    池怜惜委屈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摇了摇头,“我没事,现在怎么办,我们快走吧。”

    “你先在这等我一下,外面还有人,我们这样出不去。”

    “你要去哪?”池怜惜一把拉住她。

    裴伊月淡淡一笑,“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的,我很快回来。”

    裴伊月刚一起身,就听见门外响起一阵打斗声,下一秒,濮阳凯大步走了进来。

    他一脸急切,蓦地抓住裴伊月的肩,“你没事吧?”

    裴伊月紧着眉心,想问他是不是瞎了,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有事了?

    她推开他的手,“我没事,你去看看她吧,她受伤了。”

    濮阳凯当然知道她不会有事,他的关心是下意识的,可是当他的手被推开,他才想起他们现在的关系根本轮不到他来关心。

    “你没事就好。”

    池怜惜坐在沙发上抽泣,濮阳凯走过来,没有扶她,也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你怎么样?”

    池怜惜一边哭一边摇头,“我没事。”

    “你受伤了?”

    濮阳凯的声音极其冷漠,这哪里像是在对待新婚妻子?

    裴伊月微微叹了口气,“你先带她去医院吧,她是为了我才受伤的。”

    闻言,濮阳凯看池怜惜的目光这才稍微带了些情绪,不为别的,就为了裴伊月的那句“因为我才受伤”。

    他扶着池怜惜站起来,池怜惜腿一软,撞进他的怀里。

    她伸手指着地上的人:“他们不是为了钱绑架我们,他们想欺负我们,阿凯哥,你一定要找到是谁做的,一定要,他对裴小姐动手动脚,我真的害怕她跟我一样……”

    池怜惜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像是吓坏了,她的话没说完,但是濮阳凯却已经知道了她想说什么。

    跟她一样……

    濮阳凯狠狠拧了下眉。

    他再次看向裴伊月,眉宇间透着一抹忧心,“你真的没事吗?”

    “我的样子像是有事?”裴伊月凉凉的回了他一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下。”开口的人是池怜惜,她看向裴伊月,“谢谢你。”

    裴伊月离开的脚步一顿,回头,“该我谢谢你,好好养伤,下次再约。”

    听着她说下次再约,池怜惜嘴角漾出一抹笑意,看着裴伊月离开,她松了口气,身子再次一瘫。

    濮阳凯紧了一下搂着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那这些人呢?”

    濮阳凯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我会处理。”

    ——

    杭子速在断了裴伊月的消息之后越来越不安,以他的传播速度,很快所有人就知道裴伊月不见了的消息。

    别墅大厅聚集的人真不是一般的齐,曾岚姬,蒙小妖,成双成对,连白洛言都来了,裴伊月真的很庆幸安希颜已经回了s国,不然的话今天的事还不得闹翻了天。

    “你真的没受伤?”

    这已经是白洛庭问的第七遍了,裴伊月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没有,真的没有,就那几个不入流的家伙是我的对手吗?”

    “那你是怎么被他们带走的?”蒙小妖好奇的问。

    一般情况下那些人当然不会是她的对手,但是她却被带走了,好奇怪。

    裴伊月看了蒙小妖一眼说:“池怜惜当时跟我在一起,我总不能当着她的面动手吧,而且我最开始还怀疑是池怜惜做的,所以想看看她的反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