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05】 我要跟你单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05】 我要跟你单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她真的是他师傅吗?

    杭子速真的不知道。 ..

    这张脸的确是他所熟悉的,但是这么惊悚的事,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想过。

    他转头看了一眼蒙小妖,“可是依兰姐没说过啊,她连提都没提。”

    “是我不让他说的。”裴伊月笑眯眯的,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这样的事有多无聊

    杭子速嘴角一抽。

    裴伊月眯起眼睛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头,“厨房在那边,东西我叫人准备好了,去吧。”

    “……”

    确定这是他亲师傅吗?

    杭子速咧了咧嘴,“你叫我回来,该不会是专门让我给你煮咖啡的吧?”

    裴伊月抱着胳膊看着他,“不然呢?”

    杭子速嗤了一声,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只要她能回来,别说是煮咖啡,就是把他自己煮了他也心甘情愿。

    他再次抱住裴伊月,感激的说:“你回来真好。”

    蓦地,裴伊月胳膊被人一扯,硬生生的从一个怀里被拽到了另一个怀里。

    白洛庭瞪了杭子速一眼,心想,抱一下就得了呗,还抱起来没完了!

    裴伊月抬起头,看了一眼白洛庭绷紧的下巴,看着他这护食的样,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杭子速手里突然空了,一时气不过凶道:“你干嘛那么用力拉她?”

    白洛庭故意搂紧了裴伊月,挑衅似的说:“你离她远点。”

    “凭什么,她是我师傅,你以为她现在回来了以前的事就算过去了是吗,你想都别想。”

    闻言,白洛庭坏笑了一下,手一紧,迫使裴伊月抬起头,在她唇上就是一吻。

    他挑起眼角看着杭子速,“她是我老婆,谢谢。”

    “你……”

    杭子速气死了,眼看着就操家伙了,裴伊月突然伸出手,一边一个的抵住他们两个,“停,不许再吵了,速,咖啡,濮阳烨,你别捣乱。”

    杭子速气呼呼的走去厨房,白洛庭却始终没有松开搂着裴伊月的手。

    “你不是从来不喝咖啡吗?”

    他记得她从来都不喝咖啡的,为什么现在会让杭子速去煮咖啡?

    一直坐在一旁看热闹的蒙小妖笑了笑说:“妞不是不喝咖啡,她只喝速煮出来的咖啡,我是喝不出他煮的咖啡有什么特别,但是她就是能一口喝出来,伯爵大人,杭子速就像他煮的咖啡一样,对妞来说是这个世上最特别的存在,你想跟他比,怕是会输上一成。”

    闻言,白洛庭动了一下眉梢看向怀里的人。

    只喝杭子速煮的咖啡?

    他倒是不介意她挑剔,但是她这还带选人的,而且选的还是一个男人,白洛庭有点吃味。

    “下次我给你煮。”

    裴伊月呵呵呵的笑了笑,没有发表意见。

    除了杭子速煮出来的咖啡她真的是喝不下其他的,裴伊月怕伤他自尊,没敢说。

    “啊,小速速要煮咖啡啊,我也要喝,小速速,我来帮你。”曾岚姬挣开江浩的手,也不管他脸色黑到了什么地步,跟着杭子速就跑去了厨房。

    杭子速的到来看起来像是一场多灾多难,不只是白洛庭,就连江浩看起来都不是很喜欢他。

    白洛庭看了裴伊月一眼问,“什么时候让他走?”

    裴伊月一愣,“他刚来。”

    “所以我问你他什么时候走。”

    裴伊月扯着他的衣襟,喃哝的说:“你也知道最近是特别时期,他一个人有点不安全,所以我想让他在这住几天,你觉得……怎么样?”

    裴伊月眨巴着眼睛,一脸征求意见的表情,实际白洛庭早就看出来她有所预谋,要不然也不会让他下了飞机就直接过来。

    “如果我说不行呢?”

    裴伊月眉眼一弯,一脸谄媚,“你不会这么小气的。”

    小气?

    白洛庭暗暗紧了一下搂着她的手。

    裴伊月哎哟一声,“那他是明星嘛,一个人住酒店也不方便,再说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他要是住处去我还得每天往外跑,你忍心吗?”

    裴伊月撒娇的技能连蒙小妖都有点望尘莫及了,不过这招真的好用,最后白洛庭还是点头同意了。

    他不是怕杭子速不方便,而是觉得裴伊月有一句话说的对,与其让她天天往外跑,倒不如让她留在家里,这样有人盯着,他也放心点。

    ——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说,想要扳倒k?”

    杭子速诧异的同时忍不住看了白洛庭一眼,如果k是华夏男爵濮阳凯的话,那他们不就是亲戚吗,这么大的事居然还让他参与,这不是搞事情呢吗?

    “不是想要扳倒他,而是我们已经这么做了。”蒙小妖纠正道。

    曾岚姬刚来没一会就犯花痴,江浩实在看不下去,强行把她带走,没了曾岚姬,这里真是难得的清净。

    杭子速皱起眉,伸手指向白洛庭,“那他呢,他也是濮阳家的人,你们就这么大胆的把所有事都全盘托出,还帮他抓人,你们就不怕到时候他反咬一口,我们跑都跑不掉。”

    裴伊月喝着咖啡,看似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但是当杭子速说完之后,她脚一抬,踹了他一下。

    “别乱找茬。”

    见她一脸不在意,杭子速不乐意道:“师傅,你干嘛就这么相信她,你当年的事说不定就是他们兄弟两个联手的呢!”

    闻言,白洛庭看了他一眼,而后轻轻搂住裴伊月,“你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脑子这么笨,你是怎么选中他的?”

    白洛庭云淡风轻的话不仔细斟酌字里行间的意思当真听不出一丁点的讽刺。

    杭子速冷笑了一声,“你现在是在说我笨?你别以为你是什么伯爵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你说你跟k不是一伙的,你倒是拿出证据啊。”

    白洛庭继续不理他,他始终搂着裴伊月,“你确定要让他住在这?他这么吵,会吵到你休息的。”

    杭子速出道这么多年,无论走到哪都是受人追捧,哪里受到过这种无视。

    他蓦地站起,帅气的脸气的直颤,“你,我要跟你单挑!”

    闻言,裴伊月眉梢一扬,饶有兴味的看了杭子速一眼,“有魄力,不愧是我徒弟。”

    杭子速得意的笑了一下,而后就听裴伊月又说:“不过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算了吧。”

    杭子速:“……”

    裴伊月明明就很有兴趣,可是她却又制止了,这么明显的袒护,让白洛庭有点不爽。

    “你就这么怕他输?”

    这话是在挑衅?

    裴伊月扬眉看去,“要不你跟我比?”

    白洛庭笑了一下,“你还是算了,拖着这病恹恹的身子骨,打坏了心疼的不还是我?”

    瞧瞧这几个人,没完没了的,蒙小妖不耐烦的说:“我说你们闹够了没,还说不说正事了,你,杭子速,你给我坐下,杵在这干什么,显摆自己个高啊?”

    难得见蒙小妖有这么霸气侧漏的样子,几个人安静了一瞬,裴伊月终于正色的谈起正事。

    “速,我叫你回来是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裴伊月突然跟他说“拜托”,杭子速隐约觉得她接下来要说的应该不是什么好差事。

    “啥事啊?”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让你去找李耀,我跟小妖不适合当这件事的证人,你一个公众人物也不适合,我现在需要两个信得过,并且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的人,等到事情全部公开之后让他们出来说明一切,我和小妖的话他听不进去,我希望你能去跟他谈谈。”

    闻言,杭子速赶紧摇头,“找他?我没话跟他说。”

    “你必须有话跟他说。”裴伊月强硬道。

    杭子速为难的皱眉,“师傅,你还是让我干点别的吧,我真的跟他没话说,而且我也不想见到他。”

    裴伊月看了他半晌,说:“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真的不想见到他的话,我就放弃这个决定,顺便把他的资料交给军区,总部的人正在一个一个的落网,我相信濮阳凯正在逐渐的失去耐心,一个杭子耀而已,是死是活,这步棋给你下。”

    若问这个世上谁最了解杭子速,没人敢跟裴伊月争。

    杭子速此刻的抗拒正是因为在他心里杭子耀还是他的哥哥,如果他真的完全当他是陌路人,他不会抗拒,更不会犹豫。

    第二天一早,裴伊月来敲杭子速房门。

    杭子速时差没倒过来,睡得晕头转向的打开门,“怎么这么早啊?”

    裴伊月眯着一张笑脸,“想好了吗?”

    “什么东西想好了吗?”杭子速困的要死,靠着门沿。

    “李耀的那件事啊。”

    一听到李耀这两个字,杭子速就更提不起兴趣了,“哎哟,你不是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吗,这还没到一天呢,我还没考虑清楚,我再去想想,你先回去吧。”

    看着那关上的房门,裴伊月狠狠的抽了几下嘴角。

    另一旁的门口,白洛庭穿着一件白衬衫,抱着胳膊靠着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裴伊月眼一横,“笑什么笑?”

    白洛庭摇了摇头,“没笑什么,你继续在这守着,我先要出门了,记得一定要在这守着,不能到处乱跑,我会早点回来。”

    中午杭子速醒来的时候别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问过佣人才知道,原来裴伊月出门了。

    杭子速坐在桌前一边吃饭边给裴伊月发信息,然而裴伊月只给他回了一句“有事”,之后就再也没理他。

    ——

    餐厅。

    池怜惜无端端的约裴伊月出来吃饭,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登门了,裴伊月记得她结婚的当天她就莫名其妙的出现过,现在更是连她的电话都搞到手了。

    “谢谢你能来,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来见我呢。”池怜惜笑着说。

    正当中午,池怜惜说请客,裴伊月也不客气,点了几个可口的菜闷头吃着。

    裴伊月并不觉得她跟池怜惜是那种可以交朋友的关系,所以,多余的热情裴伊月并没有表露。

    “你今天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有事的话直说好了。”

    池怜惜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东西,一看就不像是来吃饭的,听到裴伊月这么问,她笑了笑说:“也没什么事,我只是觉得之前我们之间好像有点误会,现在误会解开了,我也想要多一个朋友,我婚礼的那天你和伯爵大人没有来,想必你们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我心里一直挺惦记的。”

    她的这些话根本不耽误裴伊月往嘴里送东西,听她说完了,裴伊月淡淡的说:“没什么事耽搁,只是单纯的不想去。”

    如此直白的话说的池怜惜有点尴尬,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却是一如既往,只是没有再像刚才那么收放自如。

    “你还在怪阿凯哥对吗,对不起啊,我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些你可能听不进去,但是我觉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阿凯哥不会做那样的事,他明知道你怀了孕,怎么会推你下楼。”

    “你是来给他当说客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