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居04】 居然还有弹性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居04】 居然还有弹性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池天南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他永远都瞧不起的女儿算计。

    在他眼里,池怜惜只是一条母狗,哪里有利益,就可以把她放在哪里,但是他忘了,狗疯起来也是会咬人的,更可况她现在有了新的主人。

    池怜惜从池家出来,坐进车里,轻阖着眼眸淡淡的笑了一下。

    凡是阻碍她的路的人,全都是她的敌人,濮阳凯是她的,只能是她的,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不能连最后的他都失去。

    至于池天南,让他去死吧,她早就受够了。

    拨通电话,她换上一张清纯的笑脸,“阿凯哥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我们一起去王宫吧。”

    池怜惜的车开出池家大门,不远处,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站在那看着她离开。

    看了一眼池家大门,齐安面无表情的转身,默默离开。

    ——

    杭子速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愣了一下,看了看蒙小妖发给他的地址,有看了看别墅门前那些带枪的人。

    该不会是来错地方了吧?

    他勾下鼻梁上的眼镜,仔细对了一下地址。

    好像没错,可这是哪啊,怎么还有兵在守门呢?

    杭子速在门口墨迹了半天,拖着行李箱走过去问:“大哥,我问一下,这个地址是不是这?”

    闻言,守门的小兵都没看他的手机,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后利落的点了下头。

    杭子速深深的觉得这是个陷阱,两天前还有人追杀他呢,现在这莫名其妙的,他还是小心点吧。

    推了一下眼镜,杭子速转过身稍微走远了点,拨通了蒙小妖的电话。

    “依兰姐,你给我的地址该不会是发错了吧,这什么地方啊,门口还有拿枪的呢。”

    蒙小妖嫌弃的在电话里嗤了他几声,没过一会儿,蒙小妖从别墅里出来。

    “杭子速。”

    闻声,杭子速猛地回头,看到蒙小妖,他愣了一下,“依兰姐?”

    “我说你怎么这么墨迹,多大个人了居然害怕拿枪的,丢不丢人?”

    杭子速拖着行李跟在蒙小妖身后,他一边走一边问:“依兰姐,这是哪啊,你住这吗?”

    “你傻呀,我怎么可能住这,这是伯爵大人的府邸。”

    闻言,杭子速脚步一顿,行李的轮子声戛然而止。

    伯爵大人的府邸?

    那不就是白洛庭的家吗?

    蒙小妖回头看了他一眼,“干嘛呢,快走啊。”

    杭子速一动不动,摘掉眼镜,脸色微沉,“你说这是白洛庭的家?你带我来这干什么,你就不怕我杀了他吗?”

    蒙小妖朝着身后那些拿枪的守卫扬了扬下巴说:“看到那些人没,你先想好杀了他之后怎么跑,别墨迹了,快点进来。”

    蒙小妖理都不理他就往里走,杭子速咬着牙,犹豫不决。

    两年了,他没有回过总部,但他不回来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不想见到白洛庭,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对他出手,当年放过他他早就后悔了。

    一想到他师傅是因为他才死的,他心里的恨就在沸腾。

    蒙小妖走到门口,再次回头,“你打算在那站到天黑吗,放心吧,有我在,他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杭子速苦着脸,不情愿的翻了个白眼,“我是怕我忍不住对他做什么。”

    “呵呵,那你就更别想了,因为有人不会让你这么做。”

    看着蒙小妖就这么走进去了,杭子速手里的行李就地一扔,慢吞吞的跟了进去。

    客厅里白洛庭和傅里都在,蒙小妖坐在傅里身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一脸不情愿的杭子速。

    “喂喂喂,这里又没人欠你钱,别绷着一张脸。”

    杭子速阴森森的瞪着白洛庭,“听说你又结婚了,恭喜你。”

    杭子速把那个“又”字要的极重,恨不得连牙和着血一起咬碎。

    “好久不见。”白洛庭淡淡的说。

    “我并不想见你。”杭子速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依兰姐,你叫我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该不会就为了让我见他吧,还是说,你想把我交给他?”

    蒙小妖呲了呲牙,“臭小子,你胡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杭子速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傅里,没说话,但是眼神却回答了她的问题。

    她现在俨然已经跟他们是一伙的了,他又没有师傅撑腰,她会不会出卖他真的很难说。

    “不管你叫我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我现在都特别失望,依兰姐你难道忘了吗,我师傅是被他害死的,才短短的两年,他名声赫赫又是新婚,我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想干嘛?”

    轻飘飘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杭子速倏然回头。

    看着离他不到一步之遥的人,杭子速吓的一个哆嗦,差点被自己绊倒。

    “妈,妈,妈……”

    裴伊月一头长发披肩,抱着胳膊看着他挑了一下眉梢,“两年不见连辈分都变了,妈什么妈,不认识我?”

    “你你你你……”

    看他一脸惊恐,裴伊月忍不住失笑,“我我我,我怎么,是不是想说我是鬼?你有见过大白天冒出来跟你说话的鬼吗?”

    杭子速喉咙想被堵住了似的,想说话,可是怎么都说不出来,他吞了吞口水,伸出一指手指,在裴伊月手臂上戳了一下。

    妈呀,居然还有弹性!

    杭子速深吸一口气,壮了壮胆子,手指向上,正准备去戳她的脸,裴伊月倏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指用力一掰,回手就去遏他的吼。

    杭子速一个转身,抽出自己的手的同时也躲过了她的攻击,他蓦地一把将裴伊月搂在怀里,不敢相信的说:“师傅,你真的是我师傅,你还活着,你居然还活着,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杭子速激动的发抖,裴伊月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是啊,我还活着,知道你想我了,所以我回来了。”

    这种拥抱的场面看的白洛庭实在是眼睛疼,他刚一起身,就见曾岚姬从门外冲了进来,大叫:“杭子速在哪,我的杭子速在哪?”

    曾岚姬跑进来的脚步倏然一顿,看着杭子速跟裴伊月抱在一起,她就跟见了鬼似的。

    她伸手指着他们两个,哆哆嗦嗦的说:“你们,你们,你们怎么能背着我做这样的事,你们对得起我吗,快给我松开,松开!”

    曾岚姬踩着八寸高跟鞋跑的飞快,眼看着她就冲过来了,身后,江浩一把拉住她。

    惯性太强,曾岚姬一头撞在了江浩坚硬的胸肌上,一阵头晕眼花。

    她揉着脑袋迷糊了一会,头顶传来江浩的声音,“谁是你的?别乱叫,我才是你的。”

    曾岚姬不理他酸溜溜的话,捂着脑袋叫唤道:“哎哟,哎哟,头疼,艾玛心也疼,啊我的心碎了,我家小速速连小手都不给我摸,现在居然,居然……呜呜,小速速被玷污了……”

    杭子速嘴角狂抽了几下,原本酝酿出来的泪也全都被曾岚姬给吓没了。

    他躲在裴伊月身后,紧紧的抓着她的胳膊,好像曾岚姬是什么毒物似的。

    裴伊月转身看了曾岚姬一眼,无语道:“岚姬你够了,我怎么玷污他了。”

    “你们,你们都抱在一起了。”曾岚姬直跺脚,转而伸手指着白洛庭,“你不是最爱吃醋了吗,今天脑子卡碟了是吗,你看在他们抱在一起不会把他们拉开吗,你居然就这么看着别的男人抱你老婆,你还是不是男人?”

    也不知道是谁把她叫来的,白洛庭被她嚷嚷的头疼,“江浩,把她弄出去,能带多远带多远。”

    “带不远了,我不走了,从今天开始小速速在哪我就在哪,你赶我走,我跟你拼命!”

    裴伊月被逗笑,杭子速拉着她的胳膊,感受着她的真实,眼睛却仍是不敢相信的盯着她。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干嘛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死而复生很神奇?”

    “你,真的是我师傅?”

    “你觉得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