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3】 成为他女的女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3】 成为他女的女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濮阳凯的婚礼一结束,他马上就得到了蓝佑被抓的消息,别人被抓他也许还能做到无动于衷,但是蓝佑不同,他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有一半的功劳都是蓝佑的。

    回到公寓已经是傍晚,濮阳凯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要出门。

    池怜惜拖着一身婚纱倏然拦住他的去路,“阿凯哥,你要去哪?”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让开。”

    池怜惜手臂一横,“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夫妻了,我可以不管你,但是今天我们新婚,你不能走。”

    濮阳凯目光一凛,“池怜惜,我再说一遍,给我让开。”

    池怜惜一动不动,脸上没有怯懦,也没有妥协,只是一味的盯着他。

    濮阳凯上前一步,突然一把捏住她的脖子,抹胸的婚纱露着光洁的肩,纤细的脖颈看上去仿佛只要一用力就会被掐断。

    濮阳凯狰狞的目光是池怜惜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一瞬,她忽然怕了。

    “我为什么会答应跟你结婚,你自己心里清楚,有些事我不想提醒你,但我希望你最好有自知之明,别做出让我恶心的事,否则,我不介意亲手弄死你。”

    濮阳凯手一甩,池怜惜在差点断气之前终于重新得到了空气,她撞向身后的墙,见他要走,她不顾他的冷漠,一把搂住他的腰。

    “我错了,阿凯哥,对不起,你别生气,我不会再惹你生气了,我只想在你身边,我不会妨碍你做任何事,你想做的事我统统可以帮你,只要你别不要我。”

    她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理由就只剩下濮阳凯了,他是她的支柱,是她的一切,如果连他也放弃她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活着还能是为了什么。

    濮阳凯冷漠的掰开她的手,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拽到一边,“别挑战我的极限,说不定你还能在这留上一段时间,但你若是逼我,现在就给我滚。”

    新婚夜,濮阳凯一夜没有回来,池怜惜穿着婚纱坐在客厅里等了一整晚。

    天渐渐的亮了,她换上了一套家居服开始准备早餐。

    早餐变成了晚餐,只有她一个人的公寓终于有了开门动静。

    濮阳凯出去了一天一夜,却没有找到任何就蓝佑的办法,他甚至连人都没有见到。

    白洛庭派人跟着他,他什么都做不了,不能去总部勘查情况,一切的路都被堵死了,他只想说,他的“黛”真的长大了。

    “阿凯哥你回来了,我煮了饭,我们一起吃吧。”

    濮阳凯走到酒柜前,正准备拿酒,池怜惜连忙走过来帮他拿,“我陪你喝,我们边吃边喝。”

    池怜惜拿着红酒去一旁,濮阳凯没做声,疲惫的叹了口气。

    “有时间多去王宫走走。”

    听到濮阳凯跟她说话,池怜惜忍不住开心的笑了笑,“嗯,你说去我就去。”

    濮阳凯现在无权无势,要想拿回这一切,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华夏王心软,为了得到他的信任他已经跟池怜惜结婚了,他不想这一切都是白做。

    饭桌上,濮阳凯一个劲的闷头喝酒,池怜惜不敢出声,默默的陪着他喝。

    濮阳凯平时很少喝酒,但是今天还没喝几杯就开始头晕,烦闷中他突然抓住池怜惜的手臂,不解的问:“你们女人到底都在想什么,我都已经这么忍让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回来,非要逼死我才甘心吗?”

    “阿凯哥,你喝多了。”

    池怜惜脸上淡淡的笑容在濮阳凯看来,像极了裴伊月欺骗他时的虚假笑意,他蓦地把她拉近,“濮阳烨到底哪里好?”

    池怜惜不明白他的话,她动了动眼睫,“哪里都不好。”

    闻言,濮阳凯笑了笑说:“虚伪,你那么想要嫁给他,却说他哪都不好。”

    他松开手,拿起空掉的酒杯看了一眼。

    池怜惜接过他的酒杯,“我帮你倒。”

    如果他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会跟她说这么多的话,那么池怜惜希望他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池怜惜扶着他回到卧室,倒在床上的那一刻她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她要成为他的女人,即便她身上的污点永远都洗不掉,她也要把自己交给他。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落,然而,当她听到濮阳凯口中喃哝的话时,那几近"chi luo"的身子忍不住僵了一下。

    “不要嫁给他,你是我的,黛……”

    黛?

    施幼琳曾经说过,有人叫过裴伊月这个名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也会知道?

    他刚刚问的那些关于濮阳烨的话到底是在问谁?

    什么叫黛是他的?

    难道,他喜欢的人,是她?

    ——

    “阿嚏!”

    裴伊月从浴室出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搓了搓身子赶紧跑到床上。

    白洛庭笑着把她搂进怀里,“冷了?”

    “不冷,可能有人在想我。”

    “你确定不是有人在骂你?”白洛庭笑出声。

    裴伊月抬头瞪了他一眼,而后再次往他的怀里拱了拱,“你老婆既漂亮又迷人,当然是想我的人比较多。”

    白洛庭提起她的下巴看了看说:“脸皮估计是被安希颜给捏厚了,下次看到他的时候要警告他一下,不能再捏了。”

    裴伊月搂着他的腰,像只粘人的小猫似的靠在他的怀里问:“濮阳烨,如果你真的抓到了濮阳凯的把柄,你会怎么做,你会要他的命吗?”

    濮阳凯做的事死一万次都足够,死在他手下的人,有的甚至连杀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可是裴伊月好奇,毕竟那些人不是他亲手杀的。

    白洛庭轻抚着她的头,“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裴伊月抬头看他,“是因为他是濮阳家的人,有着王族的血统,所以会网开一面是吗?”

    “你希望网开一面?”

    裴伊月咬着唇犹豫了一下,“其实我也不知道,就像总部的那些人一样,我并不想把他们全都抓起来,毕竟有些人跟我一样都是迫于无奈,蓝佑是个很好的长辈,他为人很和善,只是他太执着于听从濮阳凯的命令,至于濮阳凯,他野心太大,并且筹划了这么多年,我怕他,我也恨他,但是……”

    “但是你并不想让他死。”

    白洛庭试探着去了解她的想法,他的话说的心平气和,没有半点醋意和不满。

    裴伊月动了动眼睫,偷偷看了他一眼,“我可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别多想。”

    “是你想多了。”

    他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夜深人静,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即便一句话都没有,他们都觉得此刻是幸福的。

    几经周折,他们终于回到了原点,裴伊月忍不住感叹,如果当年她没有顾虑那么多,直接跟他回来,是不是他们之间就不会错过这两年。

    “你还记得我师傅吗?”

    “嗯。”

    “我想他了,改天我们去看看他好不好?”

    “好,顺便把他接来,让他帮我看着你,有他在,我想你应该会安分很多。”

    ——

    第二天一早,濮阳凯醒过来,揉了揉昏沉的头,却发现池怜惜一丝不挂的睡在他身边。

    眉心狠狠一皱,他不顾她还在睡着,扯着她的胳膊一把把她提了起来。

    池怜惜还没睡醒,一脸茫然,被子滑落,身前毫无遮挡。

    濮阳凯一把甩起被单,把她蒙住,怒道:“谁让你睡在这的?”

    池怜惜扯下头上的被单,一脸无知的看着他,“阿凯哥,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不睡在这睡哪啊。”

    看她身上连件衣服都没有,濮阳凯怎么可能会相信她只是单纯的因为他们结婚了而睡在这。

    “滚出去,以后不准再进这个房间。”

    池怜惜手里捏紧了被单,脸上却丝毫不将心里的恨意表露,她低下头说:“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也知道你一定很嫌弃我,我跟你结婚并不是想逼你,我只是不想在那个家里继续住下去,我爸想用我笼络你,他不知道上次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如果他知道我有机会跟你结婚,他一定不会把我送给那些男人。”

    池怜惜抬起头,眼中溢满了委屈的泪,“阿凯哥,我真的很害怕,如果我不嫁给你,我不知道我爸还会对我做什么,你可以嫌弃我,但是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没了你我会死,我会被我爸打死的。”

    “你家的事我管不了太多,虽然我不知道池天南看中了我什么,让你在这个时候嫁给我,但我希望他能安分一点,你也一样,从今天开始你去隔壁住,今天这样的事以后不要在发生。”

    池怜惜低着头,一动不动,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可是,可是我爸让我尽快怀上你的孩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如果想要恢复你的身份,孩子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华夏王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

    池怜惜的话还没说完,濮阳凯一声怒叹,“如果我濮阳凯需要用这么卑贱的方法来拿回爵位,那么我宁愿什么都不要。”

    池怜惜泪眼婆娑的抬起头。

    卑贱吗?

    原来在他的心里,她是如此的不堪。

    也是,跟s国的公主比,她当然什么都不是,即便她现在已经是濮阳烨的女人,但是他的心里仍是有她。

    “回去告诉池天南,别再打我的主意。”

    ——

    池家。

    池天南从楼上下来,就见池怜惜大摇大摆的坐在客厅。

    他厌恶的皱了下眉,“你回来干什么?”

    “阿凯哥出门办事了,我闲着无聊,就回来看看您。”

    池天南不屑的嗤了一声,“办事,爵位在身的时候都没见他办过什么事,游手好闲的废物一个,能有什么出息,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赔钱货,没用。”

    这话照比以前的打骂真的是好听太多了,而且池怜惜现在一点都不惧怕他的打骂。

    她看着池天南说:“我是没用,没办法跟家世好出身好的裴伊月比,她的妈妈是月华夫人,舅舅是s国总统,论身份论地位我全都不是她的对手,我唯一有的就是一个野心磅礴的父亲,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埋怨的,毕竟有野心总好过于窝囊。”

    她在嫌弃自己的身世,池天南却没有说什么,他不愿意听,但也不能否认她的确比不过裴伊月。

    池怜惜乖巧的笑了一下说:“爸,阿凯哥现在处于危机时期,裴伊月咬着阿凯哥把她推下楼这件事不放,阿凯哥很难翻身,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让她松了这口,您的办法这么多,总有一个适合她,对吗?”

    “你想让我做什么?”

    她的话说的这么露骨,池天南虽然不太情愿,但是为了自己的将来,他还是愿意搏一把。

    “我没想让爸做什么,我只是在想,如果您有办法让她闭上嘴,或者弄出一些难堪的话,濮阳烨的面子一定会因她而折,到时候只要阿凯哥抓住机会,还怕没有翻身的机会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