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2】 坑徒弟的师傅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2】 坑徒弟的师傅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看向他的腿,揉着自己的膝盖,“你的腿是铁做的,疼死我了。”

    “对不起。”

    裴伊月接受了他的道歉,但却出其不意的伸手在他的腿上敲了两下。

    李天明一怔,连忙用手挪开自己的腿,但是已经晚了,裴伊月已经听见了。

    金属的声音……

    李天明两手捧着自己的左腿,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

    裴伊月看着他,愕然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把我撞的好疼,所以……”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就好。”李天明慌乱的话说的很快。

    裴伊月奇怪的眯起眸子,“你到底是谁?”

    “我只是个路人,你不用在意我是谁,如果我的出现打扰了你的生活,那么对不起,我愿意跟你道歉,我求你们让我离开,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

    他很想走,或者是想要逃离,明明最开始给她发信息的人是他,现在他却又有这样的反应。

    真的很奇怪。

    裴伊月叹了口气,“好吧,我可以让你走,但是你在这这么多天,池家还会收留你吗,你还有地方可以去吗?”

    一句简单的关心,李天明再次看了她一眼,眼底似乎出现了一丝丝笑意,“我没关系的。”

    裴伊月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白洛庭,“让他走吧。”

    李天明站起身跟着周河往外走,裴伊月的手机突然响了。

    “小妖,怎么了?”

    “妞,我查到齐安的消息了,他一直都在京都,我们要不要把他找出来,让他跟我们一起指证k?”

    裴伊月动了动眉心,眼睛不经意的看向李天明的背影,“齐安?”

    倏然停下的脚步,微颤的身子,惊恐的目光,李天明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裴伊月。

    裴伊月听着电话,被他的反应弄的愣了一下。

    听着蒙小妖的话,裴伊月的脸色渐渐变了,她起身,一步一步的朝着李天明走过去。

    “你再说一遍,齐安怎么了?”她对着电话问,眼睛却看着隐隐发抖的李天明。

    “哎哟,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我说他离开总部之后被人攻击,打断了腿,还被毁了容,最重要的是被灌了硫酸,我真不敢相信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妞,你说我们要不要先把他找到?”

    裴伊月的脚步停在李天明面前,看着他眼中的惊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

    “不用找了,他既然有心躲,谁都找不到,除非他自己暴露,你能查到这些,k也能查到,希望他把自己藏的好一点,不要就这样送了命。”

    李天明惊恐的目光再次镀上一层愕然。

    她不是说她失忆了吗?

    挂断电话,裴伊月头微垂,李天明只能看到她的头顶,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你可以走了,既然想藏,就把自己藏好了,不要为了任何人或事而出卖自己。”

    裴伊月转身,李天明突然拉住她,“对不起。”

    以前的那些朋友如今形同陌路,他换了一张脸,裴伊月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认识他,还是不认识他。

    她笑了一下说:“你做的很对,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忘了告诉你,总部的人正在被我一个一个的送进大牢,我的目的是k,如果你有兴趣的话,随时来找我,还有,你在总部的资料我已经让小妖删除了,你不用在东躲西藏,好好生活吧。”

    ——

    濮阳凯结婚当天,裴伊月和白洛庭都没有出现,但是,他们却送了他一份大礼,抓了蓝佑。

    看着靠在车门前的裴伊月,蓝佑隐隐的缩了缩眸子,“能让我跟她单独说两句话吗?”

    闻言,白洛庭看了裴伊月一眼,裴伊月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白洛庭和押着蓝佑的两个人稍稍退后了些,只留下他们两个人。

    “你就真的这么恨k吗?”

    裴伊月还以为他会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想到他问的居然会是这样的话。

    她认真的看着蓝佑说:“对,我恨他,从我想起小时候的事开始我就恨你们所有人,你们凭什么掌控我的人生,就凭借你们那一点点不入流的野心?那么我现在就毁了这一切,让你们筹划这么多年的事全都付之东流,不用谢我,这是你们欠我的。”

    蓝佑从没说过自己做的这一切是对的,他也不会跟裴伊月争辩什么,他既然选择了做这样的事,自然懂得什么叫做成王败寇,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他没有怨言,他只是替濮阳凯不甘心。

    “你知道两年前你出事之后,k颓废了整整半年,这半年来他几乎什么都没做,只是沉浸在失去你的伤痛之中,也许你不相信他喜欢你,但是这么多年我却只见过他对你一个人容忍,包括开心和难过。”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是想让我放过他?”

    这些话濮阳凯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她不是不相信,而是不屑,如今就算换蓝佑对她说那又如何,她还是同样的不屑一顾。

    他的喜欢,只会让她觉得耻辱,如果她当初在第一次孩子们的厮杀中就死了,他还会喜欢她吗?如果她接受任务的时候屡战屡败,他还会喜欢她吗?如果她不是那个可以为了他竭尽所能的黛,他还会喜欢她吗?

    不会,全都不会。

    他喜欢的是荣耀,是胜利,是她以前的听从,是他现在的触手不及。

    “蓝先生,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很拥护他,不管他让你做什么你都毫无怨言,你愿意助纣为虐是你的事,跟我无关,你知道我今天抓你的目的,是他教我对敌人不能手软,他知道什么是我的底线,可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去践踏,我没理由放过他。”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顾及以前的情分,毕竟你也……”

    “没有毕竟。”

    裴伊月冷冷的打断他的话,这样的话从濮阳凯的嘴里说出来一次已经够了,她不想在听到第二回。

    蓝佑看着她,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绝情。

    “蓝先生请上车吧,没用的话还是别说了,以前的那些无知已经用我两年前的那条命还了,现在的我,不欠你们什么。”

    不远处,一道身影突然冲了出来。

    “师傅。”

    蓦地,蒙小妖眼疾手快的一把扯住他的领子,回手,手臂横压在他的胸前,“嗨,杭子耀!”

    杭子耀脸色一僵,惊恐的看着蒙小妖,“你是……”

    “依兰,幸会。”

    杭子耀看着她,蹙了下眉心,“你在这干什么,是杭子速告诉你我是谁的?”

    蒙小妖滚圆的眼睛嫌弃的一翻,“你想多了,那小子从来都没跟我说过他还有个哥哥,我还以为他全家都死光了呢,你这个哥哥当的也太失败了吧。”

    杭子耀急切的朝外面看了一眼,“你放开我,我要救我师傅。”

    “我说,你脑子该不会是被门挤了吧,我把你拽过来就是不让你去送死,你居然还说要去救他,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你要是敢这么过去,我保证你分分钟变成蜂窝煤。”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师傅出事。”

    蒙小妖冷不丁的笑了几声说:“你不能?为什么不能?自己的亲弟弟你都能扔下不管,一个师傅算什么,又不是你亲爹。”

    “你……”

    蒙小妖手里的电棍在杭子耀胸口戳了一下,“少跟我你呀我呀的,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的屁事啊,要不是妞说让速那臭小子决定你的何去何从,我才懒得管你呢。”

    看着蓝佑被带走,杭子耀有心无力,他蓦地推开蒙小妖,“谁要你管,叛徒。”

    蒙小妖拿着电棍的手一空,随后杭子耀一声闷哼,跪倒在地,看着面前多出来的一个人影,他半天都没抬起头。

    裴伊月反手握着电棍,晲着脚边的人说:“说的好像你不是叛徒一样,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你的资料已经从总部的资料库里删除了,但是很不幸,我留了备份,看在你是速的亲哥哥的份上,你暂时是安全的,但是如果哪天我心情不好,你知道后果。”

    杭子耀捂着肚子闷咳几声,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掉。

    裴伊月就跟看不见似的,摆弄着手里的电棍,不说走,也不说让他走。

    “你也是总部的一员,你就不怕你的身份败露?”杭子耀闷声闷气的说。

    裴伊月刚刚那一下打的他不轻,她没那么好的心肠没事救一个只会骂他们的人。

    手里的电棍轻轻杵了杵他的肩头,裴伊月慢吞吞的说:“你觉得我自己设下的圈套会把自己绕进去吗?李耀,你搞搞清楚,我现在是在救你,我抓了蓝佑,但又没说要杀他,只是把牢底坐穿而已,你觉得他这么多年做的那些事,哪一件不是要命的?现在只不过是坐个牢,你就不觉得我是在帮他吗?你如果想去陪他的话随时告诉我,我不介意帮你一把。哦对了,速要回来了,也许你可以见他最后一面,之后再去坐牢。”

    ——

    “依兰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追杀我,还说我是什么叛徒,我他妈的叛谁了?”

    蒙小妖打电话从来都是她说个不停,可是现在到好,她话还没说两句呢,杭子速那个死小子就叽里呱啦的,让她连个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依兰姐,是不是京都出什么事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有事可千万告诉我,我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的粉丝得多伤心啊!”

    “滚你粉丝伤心,你到底让不让我说话,你是话痨吗?”

    电话里杭子速的声音一顿,没敢再吭声。

    “京都的确出事了,不过我不是我们出事,是总部出事了,你被人追杀是因为我把你的个人资料从总部的资料库里删除了,他们说你是叛徒,其实也没错。”

    “啥?依兰姐,我可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你干嘛这么害我,你闲着没事删我资料干什么,你这不是想我死吗,我师傅不在了,你不说替我师傅疼我,你也不能这么坑我呀,我招谁惹谁了。”

    “你能不能把嘴给我闭上,听我说完?”

    杭子速哼唧了两声,其实他不想闭上,他想哭。

    “你这小子,两年不见胆子都没了,你师父就这么教你的?丢人。”

    “那还不是你先坑我的。”

    “我坑你个屁,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现在总部危机,我们要是在名单中很容易被抓,所以我才把你从中删除了,还有,我把李耀的资料也删了,但是我留了备份,原因你懂,你现在马上回来,我有事要告诉你。”

    蒙小妖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无所事事的裴伊月,示意要不要跟杭子速说她的事,裴伊月摇了摇头,坏笑了一下。

    蒙小妖嘴一咧,心想,有这么个坑徒弟的师傅也真是杭子速造了孽了。

    “现在回去?我人还在美国呢。”杭子速惊叫。

    “你就是在月球也给我马上飞回来,别这么多废话,除非你想被人砍死。”

    “别,我还不想死,我现在就去订机票。”

    挂断电话,蒙小妖郁闷的看了裴伊月一眼,“这可是你亲徒弟啊,你是打算把他吓死吗?”

    “放心好了,他胆子没那么小的,再说了,如此无聊的日子里,多点乐趣难道不好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