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0】 女人才会发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0】 女人才会发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洛言来医院看裴伊月,顺便想问问关于那九具尸体的事。

    裴伊月听了这件事之后倒是没什么惊讶,只是有点好奇。

    “刀?那把刀我早就还给他了,你是说那些人都是被这把刀杀死的吗?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

    白洛言这次单纯只是来看看她,顺便问一下刀的下落,他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随口一问,我知道不是你。”

    他当然知道,他研究了裴伊月的手法那么多年,只要一看伤口的深浅就知道是不是她下的手,这次虽然是同一件凶器,但是手法却大相径庭,也不是她的风格。

    见白洛言这么肯定不是她,裴伊月笑了一下说:“大哥这么了解我,居然这么肯定跟我无关?”

    这话是逗趣,但是却让白洛言有点难堪,以前他总是怀疑她,现在他就算说相信,感觉都是那么的无力。

    裴伊月笑了笑说:“逗你的,别这么紧张。”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还能这么活跃,白洛言真的不知道是该替她开心还是难过

    “小月,你知不知道这把刀是哪来的,在什么地方可以买到相同或者相似的?”

    裴伊月摇了摇头,“没有,这刀是一对,一黑一白,但是刀口却是截然不同,刀是特意找人定制的,这世上不会有相同的刀出现,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大哥应该再查一查,你刚刚说那些人的身上被戳了数十刀,据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对他的了解?

    白洛庭坐在一旁看着她,听着这句话,他不知道自己是羡慕还是嫉妒,她居然这么了解他。

    裴伊月无所顾忌的说出这样的话不是相帮濮阳凯脱罪,而是她觉得,既然要对付他,就一定要找到他真正的证据,这种不靠谱的说法若是摆出来,他一个否认推翻,到时候难看的是他们。

    裴伊月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说:“杀人可以理解,但是这种方法,好像,更像是在发泄。”

    “发泄?”白洛言从没想过这种杀人理由。

    裴伊月看着白洛言点了点头,“如果只是单纯的想杀一个人,一刀捅死他就算了,一刀捅不死就两刀捅死,可是你刚刚说数十刀,而且是每个人的身上,不嫌累啊?”

    这话听起来有点道理,白洛言没说话,似乎在等她继续往下说。

    裴伊月撇了撇嘴,没什么兴趣的嘟囔了一句:“女人才会发泄。”

    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白洛庭和白洛言相互看了一眼,白洛言突然想到什么,问:“你刚刚说女人才会发泄?”

    裴伊月拿起一个苹果,咔嚓咬了一口,含含糊糊的说:“嗯,是啊,不然你见过大老爷们用这样的方法发泄吗?”

    “那你知不知道濮阳凯身边有多少女人?”

    闻言,裴伊月啃苹果的动作顿了一下,她看着白洛言,摇了摇头,“以前没有,现在不知道。”

    “现在恐怕也没有。”白洛庭喃哝的说。

    他喜欢这丫头,还不止一次的纠缠她,他怎么可能有女人。

    听着白洛庭的话,白洛言好奇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白洛庭看了他一眼,“猜的。”

    难道还要让他说因为濮阳凯喜欢裴伊月吗?他才不会让这傻丫头知道呢。

    裴伊月咔擦咔擦的吃着苹果,神色呆滞,像是在想什么。

    半晌,她问:“死的都是什么人啊?”

    “就是一些长期在会所混的人,身份倒是没什么特别,我都已经调查过了。”

    裴伊月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说:“那会所呢,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他们难道一点都不知情?”

    白洛言叹了口气,“如果能从他们嘴里问出来当然好了,不过你也知道这些出来混的,嘴比谁都严。”

    裴伊月呵呵呵的笑了笑,笑的白洛言直懵,“你笑什么?”

    裴伊月把苹果核一丢,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们有的时候太正经了,看起来有点装x。”

    白洛言这还是第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脏话,一脸的不敢相信。

    白洛庭无奈的搓了搓她的头,“好好说话。”

    “我没说错啊,跟混混打交道自然要用不讲理的方法,你以为现在还是旧社会啊,看你穿着军装一板一眼的问问题他们会老实回答?你去问问叶彦杰就知道他们怎么看待你们这道貌岸然的样子了。”

    好端端的被她鄙视了一把,白洛言无话好说,“那我总不能带人去砸场子吧?”

    裴伊月眯起眼睛笑了笑说:“用不着砸场子,你就把他的老大揪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暴打一顿就可以了。”

    白洛言:“……”

    白洛庭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大哥还是自己去查这件事吧,别听她胡说八道。”

    “那我还有一句不是胡说八道的,你们要不要听?”

    裴伊月神神秘秘的笑了一下,而后看向白洛庭,“一个女人,同时对八个男人进行疯狂发泄,如果你是女人,会有什么事让你同一时间恨这么多人?”

    白洛庭看着她没说话,看着她一脸诡异的笑容,他已经猜到裴伊月下一句会说什么。

    裴伊月话没有继续往下说,转移话题道:“池家那个司机被你关哪去了?”

    “别墅的地下室。”

    果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居然还有地下室,她都不知道。

    裴伊月撇了撇嘴,“带白大哥去一趟吧,说不定能问出什么呢。”

    “没用的,他什么都不会说。”一想到那天他寥寥无几的开口,白洛庭就脑袋疼,想从他的口中套出话来,几乎是不可能。

    裴伊月奇怪的看着他,“什么叫什么都不说,该不会这么多天他一句话都没说过吧,他该不会是哑巴吧?”

    “倒不是哑巴,他只是不说,他只说过两句话,一是提醒我们结婚那天小心,二是要见你。”

    “见我?”裴伊月伸手指着自己,一脸诧异。

    白洛庭琢磨了一会,突然皱起眉看向她,“你要大哥问那个司机什么?你该不会是怀疑……”

    “刚刚你们不是问我濮阳凯身边有没有女人吗,眼下这不就有一个?而且他们都要结婚了,应该算得上是他的女人吧。”

    ——

    濮阳凯最近在筹备婚事,白洛庭派人寸步不离的盯着他,对他全面监控,他就是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迫于无奈的准备跟池怜惜结婚。

    这段期间,裴伊月虽然在医院调养,但也没闲着,总部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不用怀疑,这就是裴伊月的功劳。

    医院的病床上,两个女人并排的靠着床头,蒙小妖捧着电脑噼里啪啦的按个不停,裴伊月坐在一旁玩ipad。

    “妞,这到底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故意在耍你们家伯爵先生了。”

    “胡说,我明明是在帮忙。”

    裴伊月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剧,顺便指挥指挥蒙小妖和白洛庭,所有的事都在她的计划之中,但她却一点不用费力,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行。

    打从裴伊月自己从楼梯上滚下来诬陷濮阳凯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两个人之间算是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正所谓先下手为强,恰好这时候白洛庭一怒之下控制了他,这里外夹击的事两口子做起来是相当和睦。

    裴伊月并没有说她到底要干什么,她三天两头的往白洛言手里送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在减弱濮阳凯的势力,但是蒙小妖知道,总部的势力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被削弱的。

    裴伊月侧过头,看了一眼蒙小妖电脑里的资料,“把咱们三个的资料从资料库里删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