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烨你偷听我们说话!”

    听着裴伊月的惊叫,白洛庭得意的笑声传出来,而后又有一个干咳的声音。

    曾岚姬脸色一僵,“靠,江浩,你妹的,你特么也偷听!”

    江浩跟白洛庭坐在同一辆车里,白洛庭听了,他自然顺便就听了听。

    “咳,我不是故意的。”

    “滚你的不是故意的,混蛋。”

    半晌,江浩硬声硬气的说:“老婆,我们复婚吧。”

    “噗呲!”裴伊月掩嘴一笑,这个江浩还真是会现学现卖。

    不过从他的嘴里喊出“老婆”这两个字,就像再喊什么集合口号似的,一听就是白洛庭现场教的。

    曾岚姬满脸通红,瞪了裴伊月一眼,一把抢过对讲机吼道:“鬼才跟你复婚,别让我再看到你!”

    突然,砰的一声,驾驶室的车窗被打穿,车身剧烈的晃了一下。

    “啊!”曾岚姬惊叫,饶她平时再大大咧咧的,也没见过子弹从眼前飞过的架势。

    “周河!”

    裴伊月一惊,就见周河的手臂被打中,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周河稳住车身,对讲机里传来白洛庭的声音,“抓人。”

    这话是吩咐,裴伊月微微愣了一下,而后就听对讲机里面传来一声关切,“小月,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岚姬吓到了,周河受伤。”

    说完,裴伊月把对讲机往身旁一扔,一把按住周河的肩膀,“你怎么样?”

    “放心吧,坚持的住,伯爵大人已经在附近安排了人。”

    裴伊月关心的并不是这个,他现在受伤了,万一想要攻击他们的人还在,他根本没办法坚持。

    婚纱的底摆太大,裴伊月直接徒手撕烂,“你去副驾驶,我来开车。”

    这一枪,街头围观的人一片动荡,前前后后的车四处散开,对讲机里除了白洛庭的关切再也没有别人。

    奇怪,安希颜呢?

    裴伊月将车开的平稳,始终跟着车队,“濮阳烨,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我哥被你派哪去了?”

    “不是我派的,是他自己要求的,他让我守着你,他去抓人。”

    裴伊月轻轻折了下秀眉,从车旁的后视镜看了一眼,她一直以为白洛庭的车开在他们前面,原来他一直在跟着她们。

    裴伊月稍稍转了一下方向盘,白洛庭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别停车,继续开。”

    裴伊月收回踩在刹车上的脚,郁闷的叹了口气,“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裴伊月话刚说完,曾岚姬回过神,拿起对讲机就吼:“你们是不是有病啊,这么大的事不知道提前说一声,你知不知道我快被吓死了,老娘的心脏都停了,王八蛋!”

    对方的车里,对讲机被曾岚姬的吼声震的发出吱吱的刺耳声,白洛庭抖了一下眉心,江浩一脸苦逼的看了白洛庭一眼,心想,到手的媳妇儿该不会又跑了吧!

    白洛庭淡定的重新拿过对讲机说:“让你本色演出不好吗,要是提前告诉你,就你这反应,三岁小孩都能看出有埋伏。”

    “你少跟我说这些屁话,你们是有心理准备了,那我们呢,现在周河都受伤了,刚刚那一枪要是打中小月怎么办,你长不长脑子啊!”

    白洛庭没说话,裴伊月却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

    刚刚那一枪瞄准的并不是她,也不是曾岚姬,看得出这人只是想捣乱,而不是想杀人,白洛庭既然早就知道这件事,应该也知道这人的目的,所以他才会放心的让她跟曾岚姬做同一辆车。

    ——

    顶楼天台。

    濮阳凯手里的枪收回,看着车队有计划的散开,他马上就知道自己被埋伏了。

    转身正准备走,脚步倏然一顿。

    顶楼的铁门前,池怜惜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

    看着他头上的鸭舌帽,黑色手套,还有手里那把狙击枪,池怜惜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你怎么会在这?”濮阳凯紧了一下手里的枪,狠狠的蹙了下眉。

    “我,跟着你来的,阿凯哥,你在做什么。”

    池怜惜淡淡的语调一点都听不出害怕,她看着濮阳凯,目光带着一丝疑惑。

    她走近,看了一眼楼下,“阿凯哥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池怜惜的反应有些让濮阳凯意外,他看了她一眼说:“不想死就马上离开这,当做没见过我。”

    濮阳凯正要走,池怜惜开口说:“阿凯哥是想杀谁?濮阳烨吗?”

    “不关你的事。”

    蓦地,池怜惜转身拉住他,脸上之前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唯有耳根下面的那道伤口还留着淡淡的痕迹。

    她扬头看着濮阳凯,一脸认真的问:“阿凯哥不喜欢濮阳烨吗?可是为什么你不喜欢他之前还要让我嫁给他?”

    白洛庭的人马上就会跟过来,濮阳凯没时间跟她所说,“王位只有一个,不是他就是我,你不能帮我就不要妨碍我,让开。”

    闻言,池怜惜松了口气的同时笑了一下,“原来阿凯哥只是想要王位,我懂了,我不会妨碍你,你走吧。”

    池怜惜还以为他做这样的事是为了裴伊月,还好不是。

    安希颜带着人顺着这个方向挨栋楼找,赶到这来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看了一眼掉在围栏前的弹壳,安希颜只能说这个人不仅心思缜密,而且枪法及其的准。

    他知道他们就算找也会从前排的楼开始找,他居然隔着一栋楼开枪,还真是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

    ——

    车开到王宫,裴伊月从车里出来,白洛庭下车看了一眼被她扯烂的婚纱,无奈的摇了摇头。

    结婚典礼原本是定在一个教堂举行的,可是半路就出了这样的事,教堂是不可能再去了,他已经给华夏王打过电话,这会儿他整带着宾客往回来。

    “我陪你上楼换身衣服。”

    白洛庭走过来,手还没等伸出去,曾岚姬一把推开他的手,瞪着他,“去去去,不用你陪,什么人啊,结婚当天拿自己媳妇儿当枪靶子,小月,不嫁给他了。”

    曾岚姬怨声载道,江浩默默的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

    想劝,但不知道会不会挨骂。

    裴伊月想的倒不是嫁不嫁的问题,她看着白洛庭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两天。”

    “怎么知道的?”

    如果这次的事真的是濮阳凯计划的,那么他不会蠢到自己走漏风声,裴伊月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从哪打听来的消息,居然连曾岚姬都不知道。

    白洛庭拉住她的手,“这件事我晚点再跟你说,你先去换衣服,宾客很快就会到了。”

    裴伊月噘着嘴,上前扯了一下他的领带,“连我哥都知道,就偏偏不告诉我,你们两个可真行。”

    说完,手一甩,转身迈着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走了进去。

    临走前她扔下一句话,“把领带摘了,丑死了!”

    ……

    观礼的宾客和记者全都到了,刚刚路上发生的事他们也全都听说了。

    安希颜和白洛言兵分两路,却扑了个空,看到他们空手而归,白洛庭也知道结果是什么了。

    他四处看了看,目光在人群中搜索,濮阳凯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回视了他一眼。

    安希颜看到濮阳凯的那一瞬,心里的火气顿时上来了,“他妈的,他居然还敢出现,小爷今天弄死他。”

    白洛庭一把把人拦下,说:“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今天在场的人多,别这么丢脸。”

    安希颜气呼呼的看向白洛庭,“要丢脸也是他丢,这孙子居然叫人隔栋楼来开枪,他分明就是想要小乖的命。”

    这次没有当场抓到他的确是一个遗憾,不过白洛庭的手里还有一个筹码,那就是李天明。

    他既然知道今天有人会来捣乱,就一定知道这个人是谁,只要他肯说出来,他就不信濮阳凯还能逃过这一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