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颜只有中毒的当天晚上安静一点,第二天刚来一点精神就开始咋呼了。

    “他妈的,居然连我都敢算计,姓白的,你该不会打算让他一直这么为所欲为吧,你就不能想个办法赶紧把他给处理了,天天放在身边你们不嫌膈应吗?”

    裴伊月靠在白洛庭怀里看着ipad里播放的电视剧,白洛庭刚要回应安希颜,裴伊月拉着他的手耸了耸,“快看,是雨菲,小丫头两年不见越来越漂亮了,诶,还有杭子速,他还有客串呢。”

    裴伊月摆明了不想理安希颜的唠叨,她更不想让白洛庭出手去处理濮阳凯的事,这件事但凡经过白洛庭的手,不论处理的好坏,最后都会落下埋怨,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傻子才会去做。

    白洛庭看出来她那点小心思了,他笑了一下,把她往怀里搂了搂,他学着她的样子一起无视安希颜,说:“杭子速是谁啊,我可记得他是某人的徒弟。”

    闻言,裴伊月头一抬,“你怎么知道的?”

    白洛庭伸手在她的下巴上捏了捏,“你徒弟对你尽孝,当年知道你出事,他差点一枪崩了我。”

    裴伊月呲了呲牙,“这小子。”

    安希颜坐在一旁愣愣的看着他们两个,“我说,你们当我是空气吗?我再跟你们说话,你们没听见吗?喂,喂!”

    裴伊月翻了个白眼,“喂什么喂,没看我们在这讨论剧情呢吗,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赶紧上楼歇着去,别净瞎操心。”

    “我这叫瞎操心吗?死丫头,我还不是替你着急,你们两个眼看着就办婚礼了,怎么还跟个没事人似的,你们就不怕他去闹啊,还有,你昨天到底都去干什么了,你赶紧说出来,你要是再敢瞒着我什么,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裴伊月腿以伸,直接架在他的腿上,眼睛始终没有离开ipad,“打吧,给你打,等过两天老妈和舅舅来的时候我瘸了,看你怎么解释。”

    跟她来硬的,安希颜能被她给气死,他手一甩,在她光溜溜的小腿上抽了一下。

    裴伊月蓦地抬头,转而委屈巴巴的看向白洛庭,“他打我。”

    白洛庭忍不住失笑,“不是你让他打的吗?”

    “那他也不能真打呀,你还笑,他打你老婆你居然还笑,信不信我不嫁给你了?”

    白洛庭捞过噘着嘴的人,小心翼翼的搂着,“不嫁给我咱们的孩子怎么办,自己野也就算了,可别说要带着孩子一起跑。”

    孩子这件事不管是对裴伊月还是安希颜都是一个雷区,裴伊月嘴角的笑意僵了僵,没敢去看安希颜现在是什么表情,她捡起ipad,再次看向画面,“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

    医院。

    裴伊月已经几天没有来看蒙小妖了,当蒙小妖听说她炸了总部的时候,差点拖着那些药管子从病床上蹦起来。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你说你去了总部,还炸了蓝佑的实验室?”蒙小妖气喘吁吁,吓的伤口都开始疼了。

    裴伊月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别这么激动,小心刀口裂开,不就是炸了他的实验室吗,没炸了整个总部我已经很手下留情了。”

    “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万一他真生气了怎么办?”

    裴伊月还真没想过濮阳凯真的生气了会怎么样,“管他怎么样,他能拿我怎么样?告我损坏公物,抓我去坐牢?拜托,我现在还不华夏的人呢,就算我以后是了,也没人敢拿我怎么样。”

    蒙小妖生硬的扯了几下嘴角,“呵呵,你后台硬,你厉害,不过你也太乱来了,那可是蓝佑十几年的心血啊,你这样全都给毁了,他会不会气的一夜之间头发全都黑了?”

    裴伊月瞥了她一眼,“那他岂不是要谢谢我?”

    蒙小妖无语的笑了一下,“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跟速说你还活着的事,这小子两年都没有回过华夏了,看在你的面子上k对他也算是容忍,但是你的死让他很难过,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高兴地飞起来的。”

    “少在那夸张,我看那小子这两年混的也不错,前几天我还看了他跟心语一起演的电视剧,据说收视率很高呢,我的事先别跟他说了,免得他分心,他要是回来濮阳凯怕是又多了一个威胁我的武器,何必呢。”

    想想她说的也是,蒙小妖点了下头。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我的婚礼了,看你这样子怕是来不了了。”

    “我可以的。”

    蒙小妖逞强的想要坐起,裴伊月一把把她按了回去,“你还是算了吧,你可是少了半块肝的人,我可不想在我的婚礼上看到你晕倒。”

    蒙小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不是吧,你结婚居然不请我当伴娘,你够不够意思,我在这躺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赶紧把自己养好去参加你的婚礼。”

    见她这么认真,裴伊月忍不住笑了一下,“你不是都给我当过一次伴娘了吧,还真当我是二婚呢?这次虽说也是结婚,但只是形式上的,到时候电台记者一大堆,还不得把你挤出去?哪里会需要伴娘?”

    话虽这么说,但蒙小妖还是有点不太高兴,毕竟她最好的朋友结婚,她怎么能不在现场?

    她嘟囔着说:“我还想去王宫见识见识呢。”

    “你是想去见识k在总部之外是怎么当华夏男爵的?”

    闻言,蒙小妖嘴角一抽。

    “呃,呵呵,也是,那还是算了吧,毕竟我这残缺的身子受不了刺激,万一把我吓着了,爆肝可怎么办。”

    白洛庭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裴伊月和蒙小妖正聊得热火朝天,看到白洛庭,蒙小妖脸一板,“濮阳烨,你这已经是第二次跟妞结婚了,你要是再像以前一样不把她照顾好,别说我跟你翻脸。”

    光是看蒙小妖这劲头就知道她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之前白洛庭来过几次,她对他根本就是置之不理,现在能威胁他,一看就是好了。

    白洛庭走到裴伊月身边,看着她说:“你放心好了,这次我一定会把她照顾的妥妥的,再过一个星期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你能不能来?”

    裴伊月这边刚劝她不要去,他居然又问这个问题,手肘捅了他一下,白洛庭有点不明所以。

    蒙小妖无趣的撇了撇嘴,“算了吧,妞说怕我在你们的婚礼现场晕过去,不让我去。”

    蒙小妖当然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她之所以不想让她去,是因为她不想让她在那样的场合面对k,裴伊月可以不怕他,但是蒙小妖做不到。

    白洛庭不傻,一眼就看出她们眼神中隐藏的事,三个人心照不宣,谁也没有说破。

    ——

    还有两天就举行婚礼了,施月华和施景郴都来了。

    从相亲到结婚,之间过了还不到三个月,在外人看来这是两国之间的闪婚,但是他们都知道,这场婚礼不过是走走场合。

    华夏伯爵结婚可不是小事,婚礼虽然没有大规模举行,但也是要行游的,记者和路上的安全什么的马虎不得,越是到了最后的日子白洛庭就越是忙。

    别墅只有裴伊月和安希颜两个人,佣人们把大红喜字贴的到处都是,看上去有点滑稽。

    安希颜从楼下上来,敲了敲裴伊月的房间门,“小乖,都几点了你还在睡啊,快点起来吃饭了。”

    没有听到裴伊月的回应,里面却好像有什么动静,安希颜再次敲了敲门,“小乖,你干什么呢,你醒了吗?”

    扑通一声,安希颜吓了一跳。

    他赶紧推开门,就见裴伊月跌坐在地上,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肚子。

    “小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