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91】 婚礼如期举行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91】 婚礼如期举行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车门?”裴伊月诧异一声。

    这个伤口来的还真是蠢!

    她嫌弃的咧嘴,就听安希颜又说:“是啊,是车门,那个车主虽然看起来有点怪,但人还不错,看我受伤了还说要带我去医院,是我自己拒绝的。”

    “怎么个怪法?”这句话是白洛庭问的,安希颜无端端的中毒,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做的,现在除了这道伤口没有任何线索,而他却说撞伤他的人有点怪!

    安希颜缓了口气,有些疲惫,“就是看上去挺怪的,三十多岁的年纪,一脑袋白头发……”

    安希颜的话还没说完,裴伊月脸色倏变,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安希颜的话停在口中,白洛庭奇怪的看着她。

    “你刚刚说什么?”

    裴伊月盯着安希颜,目光晦暗,大有暴风雨来袭的征兆。

    “我说,那人长得很怪,三十几岁头发全都白了。”

    “王八蛋!”

    闻言,安希颜嘴角一抽,“你,你这丫头……”她都中毒了居然还骂他,没良心的丫头。

    “我知道是谁,我现在就去给你拿解药。”

    看着她怒气冲冲的往外走,白洛庭大概也猜到是谁做的了,他一把拉住裴伊月,“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他做这么多事无非是想跟我单独见面,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白洛庭再次紧了一下抓着她的手。

    他怎么可能放心?她怀着孕,身体又不是很好,让她自己去,除非他是疯了。

    “他用这样的方法约你见面,很明显是做好了准备,你这两天身体刚刚好点,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听他们说着,安希颜也猜到他们口中的人是谁了,急切中,他撑着身子坐起,“濮阳烨说的对,你不能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裴伊月转过身,看了安希颜一眼说:“蓝佑的毒药这世上除了他没人能解,哥,我不会让你出事的,我了解濮阳凯,他如果想要对付我,不会用这样的手法,我保证我会安全的回来。”

    说着,她再次看向白洛庭,“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你如果跟我一起去他是不会给我解药的,不过去之前,我想从你这拿一样东西。”……

    ——

    来到总部,裴伊月才知道原来自己低估了濮阳凯对她的了解。

    她没有带白洛庭来剿了他的总部,而濮阳凯也没有带着总部的人撤离。

    时隔两年再次来这,裴伊月只觉得这是老天跟她开的一个玩笑,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走进这里,可是偏偏却事与愿违。

    总部是一个从不接触外界的地方,突然闯进来一个陌生人,所有人都有点懵。

    突然,蹦出一个胆大的,横出一只手,拦住裴伊月。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大晚上的,就算是走错也不可能这么淡定吧,而且看她这个样子,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推开她的手,“我找蓝佑。”

    再次提步,一脸厉色的女人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你说找就找,你当这是哪?”

    刚刚那一眼裴伊月只是随意一瞟,然而这次,那双漆黑的眸却是直直的瞪向了这个不要命的女人,“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擅自碰我。”

    “我碰都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裴伊月嘴角一撩,“两年而已,新人也敢这么嚣张,看来这总部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话落,裴伊月抓住她的手一扭,看似没有用力,却发出了一声断裂的清脆。

    周围的一些人吓了一跳,有的跑去叫人,有的愣在原地。

    裴伊月睨了一眼脚边的人,不屑的说:“就这点能耐也敢拦我?再去练几年吧。”

    提起那高傲的步伐,裴伊月目不斜视,不去理会周围的任何人。

    她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令他们惊讶,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她是谁。

    “这,这怎么可能,她,她是……黛?”

    这个消失了两年的称呼一出口,有人倒吸一口气,有人惊叹出声……

    灼热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跟着那傲然走进的人,仿佛全都想看看这个曾经叱咤多年的“黛”到底长什么样。

    算上她“死掉”的这两年,裴伊月已经有四年没有在总部待过了,这里认识她的人少之又少。

    当年有人在这拦住她说想要做她的徒弟,如今这两个人已经成为这里的老人了。

    她们看到裴伊月的那一刻是惊讶,甚至惊悚的。

    死了两年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如果不是见鬼,那一定就是在做梦。

    化验室在一楼,裴伊月走道门前,二话不说,抬起脚砰的把门踹开。

    蓝佑这个时间果然在里面,裴伊月冷着脸,抬手,手里的银魂再次令所有人肯定了她的身份。

    查尔听说有人闯进来,急忙敢来,看到是她,不由一怔。

    看着她手里的枪,查尔凝住呼吸,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你,你真的是黛!”

    “把解药交出来。”裴伊月开口。

    蓝佑看了她一眼,似乎并不意外,他放下手里的药剂,摘下手套,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

    站在裴伊月的枪口前,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你知道k的规矩,除非他下令,否则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给你,上去吧,他在楼上等你。”

    见裴伊月一动不动,蓝佑又说:“放心,你哥哥的毒不会这么快要他的命,你还有时间。”

    闻言,裴伊月手里的银魂一收,转身上楼。

    楼梯前,裴伊月脚步倏然顿住,他回头,看向查尔。

    查尔微微一怔,不太明白她这似笑非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裴伊月手一抬,砰的一声枪响,直接打中查尔的肩膀。

    银魂的威力不容小觑,子弹穿透他的肩骨,小小的金属弹壳钉在了查尔身后五米开外的墙面上。

    裴伊月开口,凉凉的说:“回礼。”

    上次算计她,这一次,还了!

    看着那伤了人却面无表情离开的人,阵阵唏嘘声接踵而起。

    别人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查尔明白,他们交手不是一两次了,她是想说,之前因为身份的关系她没有跟他计较,但既然她回来了,这一切她都要还给他。

    她不是来回归的,而是来复仇……

    楼上,又是一声枪响,所有人都怔住了。

    她,是朝k开枪了吗?

    楼上休息室。

    破碎的玻璃窗并没有引起濮阳凯的任何情绪,他看着裴伊月淡淡的说:“你终于肯回来了。”

    “k好手段,为了逼我跟你见面,居然敢对我哥下手,你就这么确信我不会杀了你?”

    “蓝应该跟你说了,你哥的毒并不致命。”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濮阳凯走到她面前,“我只是想见你。”

    “真是可笑,你想见我我就要来见你?我不见你你就给我哥下毒,你还真是别出心裁,你就不怕我把你做的这些事告诉华夏王,你可有想过他知道这些之后,你会是什么下场?”

    濮阳凯淡淡一笑,这样的笑脸不是k所有的,而是属于华夏男爵,濮阳凯。

    “可最后你还是来了,你并没有告诉华夏王,甚至没有带濮阳烨一起,你是一个人来的。”

    他拉起她的手,尽管她的手紧握着拳,暴露青筋,他还是觉得能这样碰到她是他这两年来的心愿。

    “我知道你恨我,两年前的事我很后悔,我不会再逼你,只要你愿意回到我身边,我可以放弃跟濮阳烨争夺这一切,你可以不是黛,但是你不能嫁给他,我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我亲手养大的女孩,我不会把你送给别人。”

    裴伊月凉凉一笑,蓦地抽出手,“抱歉,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的,把解药给我。”

    微凉的金属枪口,抵住了濮阳凯的头。

    濮阳凯的确想过逼她回到他身边,可是他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她的底线。

    她的家人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期待,可是他却动了她的哥哥。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以往装的全都是服从,可是现在,剩下的只有憎恨和戾气,他知道,她随时都会开枪,并且毫不犹豫。

    濮阳凯看着她毫无波澜的眼,心里一阵刺痛,“我说了,除非你回到我身边,否则,我会跟濮阳烨斗到底。”

    “我只要解药。”

    裴伊月的态度很明确,她没有任何话可以跟他说。

    蓝佑走进来,看到这一幕,脚步倏然一顿,“黛,你别乱来。”

    裴伊月深吸一口气,出口的话不知道是对谁说的,“知不知道这两年来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就是没有耐心,我再说最后一次,给我解药!”

    一声怒吼,蓝佑终于没办法再淡定下去,“k!”

    “给她。”濮阳凯开口,眼睛始终看着面前的人。

    蓝佑走过来,拿过一瓶淡蓝色的药水,“注射,明天就会没事了。”

    裴伊月拿过药水,收回枪头,正视着看了濮阳凯一眼,“想要王位,我怕你没这个本事,想做什么尽管来,濮阳烨不怕你,我也不怕你,我跟他的婚礼会如期举行,欢迎前来观礼。”

    两年后的她身上多了一股倔强,看着她离开,濮阳凯许久没有敛回视线。

    楼下,轰隆一声巨响,蓝佑只觉得脚下的地板都跟着颤了一下,随后,一个人急慌慌的跑上来说:“不好了蓝先生,刚刚那个女人把你的实验室给炸了。”

    轰隆!

    又是一声。

    蓝佑一惊,回头看向窗外,就见外面存库的方向又是一道火光。

    他的药,他这么多年所有的成果……

    蓝佑差点心疼的晕过去。

    “蓝先生,怎么办?”

    蓝佑呆怔的站在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能怎么办,炸都炸了。

    现在他知道给安希颜下毒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了。

    濮阳凯淡淡叹了口气,转身走到一旁,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蓝,人的心为什么说变就变,你研究了这么多年的药,难道就没有一种能让她回心转意的吗?”

    任谁都想不到令人触之不及的k居然有一天会说出这样的话,蓝佑虽然在两年前就知道了他的心思,但却从没听他亲口提起过。

    “k,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黛了,如果可以,您还是放下吧,她的眼里已经装不下任何人了,再逼她,没人知道她会做出什么。”

    “我没有想过逼她,我只是想要她回到我身边,我想要她。”……

    走出总部,裴伊月终于支撑不住自己扶着墙蹲了下去。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隐隐皱眉,她已经尽量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生气,可最后她还是破功了。

    一想到肚子里这个脆弱的孩子,她的心就一阵酸涩。

    情绪过大都能导致流产,看来她是真的没办法留住他了。

    “好孩子,你一定要参加完爸爸妈妈的婚礼在离开,好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