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90】 这伤是哪来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90】 这伤是哪来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池怜惜光着脚,一路走回家,浑身的血迹是这一路上引为关注的焦点。

    她从最初的头脑一片空白,直到慢慢的恢复了理智,她的眼神也从空洞变成了凝聚。

    推开门,看着她一身的狼狈不堪,佣人吓坏了,“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池怜惜没说话,被佣人搀扶着走进,脚下血迹斑斑,分不清是她的血还是别人的,还有身上宽大的白衬衫,同样喷溅的都是血印。

    “怎么会这么多血,是不是哪里伤到了,我去给医生打电话。”

    “不用给医生打电话,我没事。”池怜惜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筋疲力尽。

    池天南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报纸,池怜惜走到他身旁,他只是提起眼角厌恶的瞥了她一眼。

    “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干脆死在外头?”

    被人糟蹋了居然还有脸回来,果然跟她妈一样,是个贱货。

    池天南心中狠狠鄙夷,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

    “我当然不能就这样死在外面,不然您的面子岂不是全没了,爸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

    这话里话外的嘲讽终于让池天南抬头瞪了她一眼,“怎么,该不会是几个野男人把你伺候好之后又好心把你送回来的?”

    “当然不是。身为你池天南的女儿,我怎么敢随便带野男人回来,即便是爸给我准备的,我也会为了我们池家的面子,在所有人尽兴之后送给他们一条最好的去路。”

    池天南隐约的觉得她好像话里有话,她从来都不敢跟他这么拐弯抹角,不过今天,他也懒得跟她计较。

    池天南厌烦的敛回视线,“那就最好,从今往后你给我安安分分的,往后的事我会重新安排,你要是再给我搞出什么事来,我就扒了你的皮。”

    一声冷笑,池怜惜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上楼回了房间。

    其实她想问,她现在这个样子,跟扒了她的皮有什么区别,如果可以,她宁愿被他直接打死。

    她的亲生父亲把她送给一群磕了药的人玩弄,最后还说要扒了她的皮,生在这个家是她的不幸,但是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任人摆布,更不会任人宰割。

    濮阳凯说的,她的人生,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

    几天没见过裴伊月了,濮阳拓海忍不住来别墅看看自己未来的儿媳妇,

    他来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濮阳凯也带来了。

    “小烨,池天南这件事你做的有些过了,事情都没查清楚就弄出这么大动静,我听小凯说了,他根本没有私藏杀人犯,而且他的女儿也曾举报过这件事,你现在把人伤成这样,要我怎么跟外面交代?”

    濮阳拓海料想到池天南被抓了之后捞不到什么好处,毕竟国防大牢那种地方就不是人待的,可是他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下手这么重,池天南差点被他活活弄死,别说现在没有定罪,即便他真的定了罪,也不至于这么严重。

    白洛庭知道放池天南这件事跟濮阳凯脱不了关系,他在打什么注意,白洛庭比谁都清楚。

    他没有解释太多,不在意的说:“事情是我做的,跟你没关系,你没必要向谁解释。”

    濮阳拓海呲了呲牙,“现在是再说谁去解释的问题吗?你这小子,我是说你下手没轻没重,事情都不调查就私自定罪,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别人一定会对你指指点点,还有,池天南是冤枉的,白白受了这些委屈,你说该怎么补偿他?”

    “补偿?”濮阳烨眼一抬,露出一抹凶光,“是他说想要补偿?”

    事情没跟他算到底就已经便宜他了,居然还敢要补偿,简直是活够了。

    “你这是什么反应,他就算开口要求补偿,难道不正常吗,他的官职还在,事情也没彻查,瞅瞅你把人给揍的,你让他怎么见人?”

    白洛庭隐隐握拳,咬着牙根说:“不能见人正好,就让他在家里躲一辈子,免得再出来祸害人,让我看着碍眼。”

    白洛庭的反应很奇怪,濮阳凯狐疑了一下。

    微弱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濮阳凯抬头看向走来的人。

    裴伊月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起来有些虚弱,白洛庭看到她下来了,起身走了过去。

    白洛庭搀扶裴伊月的动作就像是在搀扶一个久病缠身的人,濮阳拓海急忙站起,“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

    “你没事吧?”濮阳凯声音清淡,却依旧能听出一丝担忧。

    裴伊月没做声,她走到他们面前,把手里的录音笔拿了出来,“华夏王叔叔,你误会濮阳烨了,他抓池天南不只是为了施幼琳的事,他是为了我。”

    闻言,濮阳拓海疑惑的看着她,“为了你?这是为什么,你跟池天南认识?”

    裴伊月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但是想要在这找到个不认识我的人却不是这么简单。”说着,裴伊月按下播放,没有插耳机的录音笔清清楚楚的播放着池天南和另一个男人的对话。

    有着池天南的话题做铺垫,录音一播放,他们马上就听出了是他的声音。

    濮阳凯眼眸一缩,愕然的看向裴伊月,裴伊月知道他在看她,但是却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白洛庭在帮她解决这件事,可是濮阳凯却因为自己的私心把池天南给放了。

    池天南的死活裴伊月不在意,但是濮阳凯的做法,她没办法表示赞同。

    什么叫扯后腿,他就是!

    录音很短,但是这短短的两分钟就已经足够了。

    “这简直太过分了,他是想造反吗,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濮阳拓海怒道。

    白洛庭没说什么,始终扶着身前的人,他没想到裴伊月会在这时候特意下楼来帮他解释,不过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是在濮阳凯面前。

    濮阳凯始终看着裴伊月,之前她说她跟白洛庭在吵架,不过看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和好了。

    目光不由得向下,他看了一眼裴伊月的肚子,就是因为“它”他们才和好的吗?

    裴伊月似乎感觉到了那抹不善又危险的目光,微微提起的眼眸带着浓重的敌视。

    濮阳凯对上她的视线,不躲不避,“你既然不认识池天南,又怎么知道这录音里的人就是他?”

    “我没聋。”

    话很噎人,濮阳凯没跟她计较,“是那天的宴会?所以你才会故意做出那么多事,你只是想让他难堪。”

    不愧是从小把她养大的人,果然是一语中的。

    裴伊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他对我做这样的事,我只是让他丢了个脸,难道这也不行?没人教过我受了气还要忍着,但凡欠我的,我都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裴伊月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没人比濮阳凯再清楚,心寒吗?不,他只是觉得无可奈何。

    “抱歉,我不知道还发生过这件事,我以为濮阳烨抓他只是因为施幼琳,毕竟他是冤枉的。”

    假惺惺。

    裴伊月撇开视线,懒得听他的解释。

    濮阳拓海除了生气还有些担忧,毕竟这人还没嫁过来,刚怀孕就出现这样的事,要是处理不好,怕是很难跟s国交代,可是这人都被濮阳烨折磨成这样了,要是再罚重了,又很难堵住悠悠之口。

    “小丫头,这件事你受委屈了,叔叔一定给你一个说法,我让她来给你道歉,直到你解气了为止。”

    裴伊月当然知道这件事这么一折腾华夏王会有多为难,她说:“这件事华夏王叔叔看着办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您随便处理一下就好了,至于道歉,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并不想见到他。”

    濮阳凯走之前给裴伊月发了一条信息,内容是,想要单独跟她谈谈。

    然而裴伊月的回复却很简单,三个字,“没兴趣”。

    ——

    晚上安希颜回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正常,晚饭过后没多久,他突然一阵狂吐,把之前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裴伊月惊讶的看着他,心想,孕吐这玩应儿难道也会因为他们是双胞胎而转移?

    裴伊月赶紧扔下苹果跟着安希颜紧了洗手间,“哥,你怀孕了?”

    安希颜嘴角一抽,吐的更凶了。

    白洛庭无语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而后皱眉看向安希颜,“你这该不会也是心灵感应吧?”

    裴伊月噗呲一笑,看着白洛庭说:“你怎么比我还不靠谱?”

    两人这边嬉笑的话音还没等落下,安希颜扑通一声倒了下去,裴伊月一惊,顿时敛起笑意,跑了过去。

    “哥!”……

    傅里被白洛庭从医院叫来,给安希颜检查了一下,看着傅里拧紧的眉心,裴伊月就知道一定没好事。

    “我哥怎么样了?”

    傅里抽了点安希颜的血,说:“我暂时只能确定他是中毒,至于是什么毒,还需要回去化验一下才知道,我检查过他的身上,并没有明显的针孔,不过他的手上有一道口子,他现在还没醒,没办法确认是怎么弄的,我先回医院,等他醒了问一下他的伤口是怎么来的,然后告诉我一声。”

    傅里带着安希颜的血离开,裴伊月不安的坐在床边看着安希颜。

    他的嘴唇已经慢慢的变成了暗紫色,整张脸惨白。

    “一天不见人影,你到底跑到哪去了,弄了一身毒回来,你可真厉害。”

    白洛庭跟着傅里一起出门,顺便问了问情况,回来的时候就见裴伊月坐在那愁眉苦脸的。

    他走过去抚着她的肩,“放心吧,老傅说他暂时没事,他已经给他打过抗生素,一会就会醒。”

    “可是抗生素又不是解药。”

    裴伊月心里有些埋怨自己,要不是安希颜知道她的事心里不舒服,今天他也不会出门,他要是不出门就不会中毒,更不会像现在一样昏迷不醒。

    “放心吧,老傅有办法的。”

    傅里医术高超,这一点裴伊月不否认,但是他对毒也了解吗?

    几个小时后,安希颜慢慢的醒了过来,看了一眼坐在床边噘着嘴的人,他动了一下身子,却觉得有气无力。

    “你别乱动了,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多吓人?”裴伊月埋怨道。

    “我怎么了?”安希颜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有些透不过气。

    “你还敢问怎么了,你昏倒了,傅里说你中了毒。”裴伊月抓起他的手,“你这伤是哪来的?”

    安希颜看了一眼自己掌心上的口子,有些泛黑,他奇怪的皱了下眉,“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都说了你中毒了,你快点告诉我,你这伤是哪来的?”

    裴伊月急切的叫嚷,她最近也虚弱着呢,刚刚好一点,白洛庭可不想再让她因为这件事气着自己。

    他赶紧安抚道:“好了,你别着急,慢慢问。”

    安希颜看着自己的手,有点楞,“中毒?我的手是下午不小心弄的,一个人开车门的时候我刚好从他的车旁边经过,他的车门撞到我,我只是挡了一下,之后就破了一道口子,你该不会是想说这么巧他的车门上有毒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