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把他放出来,为什么不让他死在里面,我恨你,濮阳凯,我恨你!”

    听着电话里几乎抓狂的声音,濮阳凯仍旧面无表情,“你在哪?”

    “我不想见到你。”

    看了一眼被挂断的电话,濮阳凯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去给我查这个号码的具体位置。”

    蓝佑什么都没说,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五分钟不到,蓝佑走了进来,“彭江路的一个小会所,不过那个地方……”

    蓝佑的话没有说完,濮阳凯大概已经猜到什么了,能让池怜惜那么激动的说恨她,看来,他还是小看了池天南。

    会所的包厢里,池怜惜不知道捡了哪个男人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她坐在地上,目无焦距的看着那些得意之后药效过去瘫死在那的一群男人。

    她恨池天南,但却更恨她母亲,要不是她做出那样的事,池天南怎么会把这么多年的怨气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她的父亲亲手毁了她,她要怎么办,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

    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砰地一声,吓的池怜惜身子一缩。

    她抬头,看到走进来的男人,吓得一脸惨白。

    蓝佑看到包厢里的场景忍不住惊呼一声,濮阳凯随后走进,即便是看到这种场面仍是淡定无虞,只是当他看到池怜惜的时候,眼眸微微缩了一下。

    “去外面等。”

    蓝佑默默退出包厢,关上门,呼了一口气。

    池怜惜看了他一眼,敛回视线的同时,始终坚强的她终于哭了。

    “你来干什么。”她声音嘶哑,尾音带着颤抖。

    若问这个世上她最不想被谁看到她现在的狼狈,那么不用想,一定是他濮阳凯。

    可是在事情发生之后,她却选择了打电话给他,她想抱怨,因为她知道自己做不到真的恨他,可即便做不到,她还是要让他知道,让他后悔。

    “起来。”濮阳凯凉凉的声线跟往常无异。

    若是以前,池怜惜一定听话的走到他身边,可是现在,她就是想起来都做不到。

    没人知道她经历了多么惨无人道的一幕,她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残废了。

    她无声无息的落泪,没有一丁点声音,濮阳凯看着她说:“起来,我帮你报仇。”

    闻言,池怜惜若有似无的抖了一下,她慢慢抬起头,带着怨恨又委屈的目光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光芒万丈。

    “为什么要帮我报仇,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连累到我家,可是你却没做到,我现在变成这样全都是你害得到,你满意了?”

    濮阳凯没什么耐心将同一句话说上三遍,他蓦地上前,拉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拽了起来。

    池怜惜双腿打颤,根本没办法自己站稳,濮阳凯扶着她,蹙起眉心,“想报仇就给我站稳了。”

    池怜惜咬着嘴角,愤恨的瞪着他,随后就见他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砰地一声,没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地上的一个男人瞬间被打破了脑袋。

    “啊!”

    池怜惜惊叫一声,转身将脸躲向濮阳凯胸前,她抓着濮阳凯的衣服,整个人抖得厉害。

    “有什么好害怕的,欺负你的人杀了就是了。”说着,濮阳凯手里的枪换成了一把匕首,他递到池怜惜面前,“杀了他们,今天的事就不会有人知道。”

    池怜惜一边抖一边摇头,“不,不要,我不敢,我做不到。”

    “做不到,身败名裂的就只有你,他们活着难免会到处乱说,你想让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不要,我不要。”

    “那就杀了他们。”

    濮阳凯不断的教唆,池怜惜明显有所动容。

    她慢慢的转过身,抬头看着濮阳凯,泪眼婆娑却不断发抖,“我不要身败名裂,我不要被人知道这件事,阿凯哥,我该怎么办。”

    濮阳凯把手里的匕首拿到她面前,诱导说:“你知道该怎么办。”

    这件事,濮阳凯承认是他连累了她,他救池天南除了想卖他这个人情之外,更多的是因为他答应过池怜惜不会连累到他们,只是他没想到,池天南被放出来之后会做出这么没有人性的事,居然会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种事,果然是个畜生。

    这些人就算池怜惜不动手,他也会全都解决,但如果是他动手,池怜惜心里的怨恨怕是这辈子都解不开了,缓解心中的恨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亲手解决了这些伤害过她的人,这一点,他从来都没有吝啬过教给别人。

    许久,池怜惜慢慢的伸出手,指尖碰到那冷硬的匕首,她忍不住退缩。

    “去吧,他们怎么对你的,你就怎么对他们,发泄完了,事情就过去了。”

    池怜惜一点一点的握住匕首,发抖的手越握越紧。

    没了濮阳凯的搀扶,她扑通一声跌在地上。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双目赤红,扬起手,双手握住刀柄,猛地刺下……

    一刀……两刀……三刀……

    随着一声声尖锐的叫声,池怜惜一刀比一刀疯狂,她就像是一个疯子,在切一堆腐烂的碎肉,溅起的血喷的她满脸都是,她毫无感觉,始终沉浸在发泄的世界当中。

    她不知道自己刺了他们多少刀,也不知道这个屋子里到底有多少个男人对她做过那样的事,她头脑一片空白,当她回过神的时候,整个包厢已经染满了血迹。

    咚的一声,匕首掉在地面上。

    她回头,眼泪从溅满了血的脸上滑落,清出一道干净的痕迹。

    “我,杀人了。”

    濮阳凯走到她面前,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她的脸,“做得好。”

    一个听话的孩子是值得奖励的,就好比当年的“黛”。

    池怜惜从没有见过这么温柔的他,呆滞的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帮自己擦脸的人,眼泪不断的从脸上滑落。

    “可是,我杀人了。”

    濮阳凯看向她的眼睛,轻声说:“我会帮你处理。”

    池怜惜从来不知道他的能力,她只知道他是她喜欢了很多年的男人,染血的手一把握住濮阳凯的手,她呆呆的笑了笑说:“阿凯哥,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我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你,还会要我吗?”

    濮阳凯看了一眼她的手,慢慢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傻丫头,你觉得我像是会要你的人吗?你干净的时候我没要你,现在,更不会,我帮你只是因为我觉得应该帮你,如果你想误解我的意思,那么,你可以跟他们一起去死。”

    他的内心永远都如磐石一样坚硬,他的柔软不会留给他一丝一毫,因为,他早就把他心里最柔软的部分送出去了。

    濮阳凯站起身,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西装的衣摆,“我能帮的就只有这些了,记得我说的话,伤害你的人你完全可以还击,这些人是这样,池天南也是,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肆意剥夺。”

    濮阳凯走了,池怜惜一个人呆怔的坐在尸体堆里很久,很久。

    她没有再哭,因为她听懂了濮阳凯的话,她是有能力还击的,就好比这些人,明明对她做了那么禽兽不如的事,但是到了最后还是全都死在了她的手里。

    她喃哝的说:“你说的没错,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没人可以剥夺,没人可以在欺负我。”

    她站起身,凌乱的衣服上染满了血迹,她踉跄向前,脚步一跌一撞的向外走。

    手上的血已经干了,她抹去脸上的泪,嘴里喃哝着濮阳凯刚刚的那些话。

    整个会所的人都被濮阳凯的人控制了,没人会拦着她,直到她离开之后,蓝佑才带着人去处理了那些尸体。

    看着那些人身上体无完肤的刀伤,蓝佑忍不住皱起眉。

    这么狠的手法,几乎将这些人全都戳烂了,看来,第二个“黛”要出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