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宫。

    “我听说濮阳烨把池天南给抓起来了,是为了之前s国逃犯的事吗?”

    濮阳凯很少关心这样的事,他这一开口,倒是让濮阳拓海有些意外,“是啊,我也没想到池天南会做出这样的事,平时看他做事挺谨慎的,居然也能犯这样的错,还有小烨那小子,平时做事不声不响,这次倒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二叔,这件事可能是你们误会了,池天南并不是有意窝藏施幼琳的。”

    闻言,濮阳拓海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故意窝藏?小凯,这件事有关于s国,小烨虽然做的有些大张旗鼓,但是他并没有做错,要是让s国的人知道这件事,我们也很难交代的。”

    濮阳凯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但是他现在要的是能忠心于他的人,而且还是像池天南这种有能力的,如果他这次能把他从国防大牢里弄出来,往后他的手底下就会又多出一个人。

    “我知道二叔担心什么,我可以证明这件事真的跟池天南无关,之前抓到施幼琳的那天,我刚好在行政大楼的楼下遇到池天南的女儿池怜惜,当时她就是去找濮阳烨的,但是濮阳烨不在,我就随口问了她一句,她跟我说施幼琳在她家,她知道她是s国的逃犯就立马去举报了,她跟施幼琳是大学同学,她以为施幼琳只是来京都看看她,所以她才留施幼琳住在他们家,池天南应该毫不知情。”

    “可是,这人不是小烨带人抓到的吗,你怎么……”

    濮阳拓海不是不相信他的话,只是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

    濮阳凯没有太过急切的情绪,说出的话始终都是同一种轻缓的语调,“人的确是濮阳烨带人抓的,我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施幼琳的下落的,但是他的确做到了,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池怜惜举报施幼琳的事我明明跟他说过,可他还是抓了池天南,难道是他们之间有个人恩怨?”

    “有没有个人恩怨我倒是不知道,但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就不能把池天南一直关在那个地方,小凯,明天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国防部大牢,先把人放出来再说。”

    ——

    第二天,白洛庭接到电话,说华夏王带着濮阳凯去国防大牢把池天南给放了。

    白洛庭担心裴伊月的身体,这会儿根本没有心情去管池天南的事。

    “这件事以后再说,先这样,这几天我不过去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裴伊月本来就没什么胃口,再加上心情不好,更是吃不下东西,安希颜一直看着她,他好像问问那份化验报告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碍于白洛庭一直在这,他也没有问出口。

    趁着白洛庭去打电话的时间,安希颜一脸正色的看着裴伊月问:“你昨天你去哪了?”

    裴伊月目光闪烁,低下头,“去医院看小妖。”

    “只是看蒙小妖?”安希颜压低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喝声。

    他很生气,这么大的事她居然还要瞒着他,他以为过了这两年,她会不论任何事都对他开诚布公,可最后她还是这样。

    安希颜咬着牙,不想戳她伤口,但是有些话他又不能不说,“看蒙小妖能看出孕检的单子,看蒙小妖还能看出宫外孕?”

    蓦地,裴伊月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安希颜,看着他正色的脸,裴伊月知道他都知道了。

    她突然起身,肚子隐隐的抽痛了一下,眉心一拧,她扶着桌沿,身子半弓。

    见状,安希颜一惊,顾不得此刻在生气,急忙站起扶住她,“你怎么了?”

    裴伊月两手紧紧的抓着桌子边缘,她开口声音微颤,“我没事,哥,这件事我会跟你解释,你先不要告诉他好不好。”

    安希颜气的想把她丢出去,“还解释什么呀,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宫外孕可是有生命危险的,这事不能拖。”

    裴伊月抬起头,目光近乎祈求,“我知道,我会尽早做决定的,我只是想在我们的婚礼结束之后再告诉他这件事,毕竟他才刚刚知道孩子的存在,现在跟他说孩子保不住了,我真的不忍心,哥,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告诉他?”

    看她这个样子安希颜怎么忍心拒绝她,他扶着她坐下,“好,我答应你暂时不说,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如果你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如实告诉我,你要是再敢瞒着我,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白洛庭难得一整天都不出门,裴伊月虽然知道了自己的状况,但只要她不去想,她还是一个待孕的母亲。

    身体上那些小小的阻碍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要她能多留住这个孩子一天,她就会尽职尽责的去爱他。

    看她坐在客厅也能睡着,白洛庭真的不敢相信她只是因为怀孕才有这么大变化。

    “安希颜,她到底怎么了?”

    “你问我我问谁?”

    安希颜不愿意看他,他心里埋怨,要不是他,他妹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安希颜一向是最关心裴伊月的,现在她病成这样,他却不闻不问,实在是太奇怪了。

    “上次你们去医院的化验单呢,给我看看。”

    闻言,安希颜顿了顿,“不知道被她扔哪去了。”

    “化验单也能乱扔?”白洛庭忍不住开始怀疑。

    安希颜理直气壮的拔高了声音,指着靠在他怀里的裴伊月吼道:“这死丫头都能把自己扔了,一个化验单算什么,你要是真的这么担心当初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去,少用你的那点屁事当借口,老子不愿意听。”

    看着安希颜摔门离开,白洛庭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得罪他了。

    他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就见刚刚睡着的裴伊月被安希颜吵醒,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裴伊月睁开眼就见到安希颜出门的背影似乎带着一股凶神恶煞,她奇怪道:“我哥怎么了?”

    “谁知道,吃枪药了吧,我就问了一句你的化验单,他差点喷出火来。”

    闻言,裴伊月没做声。

    她知道安希颜心里担心她,也知道不让他说出这件事对他来说有多憋屈,可是没办法,她真的不想在多一个人来伤心,他们要结婚了,最起码在结婚之前她可以瞒得住。

    裴伊月靠在白洛庭的怀里说:“他可能是觉得他这么温柔善良又善解人意的妹妹要嫁人了心里不舒服,你就让着他点吧。”

    白洛庭被她的自吹自擂逗笑,“你倒是不吝啬夸自己。”

    “那当然,夸自己当然要全力以赴,不然还指望我在你面前赞美别的女人啊?”

    她说话植自如,但脸色却不好,白洛庭拥着她,忧心的叹了口气,“小月,你到底怎么了?”

    裴伊月摇了摇头,目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暗自忧伤,“没事,就是觉得我这二婚的,往后你会不会不像一婚对我那么好。”

    明知道她是胡说八道,但是白洛庭却拿她没办法,揉了揉她的头,说:“哪里有二婚,结婚证都是以前的,只不过是为了你的身份在铺张一次罢了。”

    裴伊月抬起头,惊恐道:“又铺张?别了吧,上次那种太累人了,简单点吧,我现在懒得很,不愿意动弹。”

    白洛庭伸手摸向她的小腹,那一瞬,裴伊月差一点哭出来。

    她逼着自己忍住,撇开视线,不让白洛庭看到自己反酸的眼睛。

    白洛庭小心翼翼的抚着她平坦的肚子,说:“小家伙好像不是很安分,才几天就折腾的你又瘦了一圈,我还想在婚礼之前把你养胖一点,看来是难了。”

    裴伊月低下头,咽呜着说:“是啊,所以你就别折腾我了,简简单单婚礼挺好的。”

    “嗯,我尽量。”

    ——

    池天南在牢里这些天,白洛庭没少找人招呼他,国防大牢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不论谁进去都要脱一层皮的地方,池天南能活着出来那是他命大。

    满身的伤,濮阳拓海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好好休息,说这件事接下来会换人来调查。

    池家,在濮阳凯走了之后,顿时乱成了一片。

    池天南被关的这几天算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这个死丫头干的好事,她居然把一个通缉犯带回家来害他。

    大厅里,池天南顾不上浑身的伤,叫佣人关了门,抽出皮带直接抽打在池怜惜的身上。

    “贱人,跟你那贱妈一样,都嫌我活的太安生了,你想害我是吧,我池天南养你还不如养个畜生,让你做的是一事无成,居然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害我,你个贱人,我今天打死你。”

    池怜惜躲在两个沙发间的角落,哭不敢大声哭,叫不敢大声叫,她默默承受着,仿佛没了知觉。

    “先生,您在这样打下去会把小姐给打死的。”在池家做的最久的女佣人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拦住池天南挥下的皮带,心疼的看着不哭不叫的池怜惜。

    池天南推开女佣人,抓着池怜惜的头发就把她从沙发的角落拽了出来,“这种贱人就应该早点死,跟她那不要脸的妈一样,全都给我去死!”

    满地的碎玻璃,池天南就这样把穿着裙子的池怜惜丢在了上面,血氤氤的溢出,染红了地面,池天南突然扔掉手里的皮带,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拖着她就往外走。

    “你有种是吧,你不吭声,我让你硬气,我让你这个下贱的胚子再跟我装死。”

    池怜惜第一次感觉到除了挨打之外的恐惧,她身上的衣服几乎全都被皮带抽烂,而池天南却这样拖着她往外走,她的两条腿上全都是碎玻璃,没有办法正常走路,池天南也没有给她走路的机会,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牲口,活生生的被拖了出去。……

    一家抵挡的娱乐会所,这里是做什么的池怜惜当然知道。

    池天南拖着她从车里下来,一直沉默不语的池怜惜终于反抗,她蓦地顿住脚步,惊恐道:“爸,你带我来这干什么,我不去,我要回家。”

    池怜惜转身就跑,池天南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拎回了面前。

    他狰狞着一张脸,一点不像是为人父的样子,“回家?你害老子坐大牢受刑的时候心里应该很开心吧,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就这样死在里面你就解脱了?我告诉你,老子不死,就是你的末日,你跟你妈一样都是贱货,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贱货的下场。”

    池怜惜真的怕了,她挣扎着,叫喊着,可是都没人理她,直到池天南把她扔到男人堆里,房间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她彻底的绝望了。

    她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男人了,他们全都没了神志,近乎疯狂的折磨她,撕扯她。

    池怜惜就像一条死鱼一样被他们侵犯,她一动不动,尽管身体上有着前所未有的痛。

    直到这一切结束,她扯过染血的床单把自己围住,颤抖的手摸起掉落在床下的手机,拨了出去……

    ------题外话------

    嘿嘿嘿,辜负泥萌的期望了,木有猴子了~(捂脸)

    忘记感谢貓兮兮打赏的花花和钻石啦,嘻嘻嘻,爱你(づ ̄3 ̄)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