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85】 跟神秘人聊天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85】 跟神秘人聊天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蒙小妖的精神渐渐好了,但仍是有些有气无力,她斜眼看着坐在床边的人,哭笑不得的说:“你到底是来看病还是来安胎的,你这些难道不是带来给我吃的吗?”

    裴伊月来探病,身旁还坐着一个陪护白洛庭,他剥着橘子,然后送到裴伊月嘴边,一来一去的也不知道她吃多少个了。

    裴伊月接过一瓣橘子,送到蒙小妖嘴边,“这个给你。”

    蒙小妖呵呵一笑,躲开了些,“我才不要跟我干儿子抢吃的呢,他出来不认我了怎么办?”

    裴伊月大方道:“没事,他还小,不记仇。”

    从裴伊月进来开始白洛庭就寸步不离的跟着,蒙小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碍于他在这,她什么都说不了。

    看他的样子像是一时半会儿不会走了,真愁人。

    “伯爵大人,能不能麻烦您先出去待会,我想跟妞说说女人之间的问题,你在这不太方便。”

    闻言,白洛庭看了她一眼。

    伯爵大人?叫的还真事恭恭敬敬。

    以前她每次见到他都是横眉怒目的,不是叫他白洛庭就是叫他濮阳烨,这会儿倒是客气起来了,真假!

    他将最后一瓣橘子放进裴伊月的嘴里,起身摸了摸裴伊月的头,交代道:“我去找傅里,一会来接你去检查。”

    看着白洛庭走了,还没等蒙小妖开口,裴伊月淡淡的说:“他什么都知道了。”

    闻言,蒙小妖口中的话顿住,有点不明白她所说的“什么都”都包括什么。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补充道:“全部。”

    蒙小妖倒吸一口凉气,不小心把自己呛了一下,她惊恐的看着裴伊月,“怎么会这样?你不是不打算告诉他吗?”

    说到这事,裴伊月到现在都上火,她郁闷的叹了口气说:“后来我想通了,但最后话却不是从我嘴里说出去的,濮阳凯知道了我没有失忆,故意找人套我的话,又故意在濮阳烨面前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你昏迷的这段期间,我过的可是水深火热。”

    “水深火热都没耽误你怀孕。”蒙小妖目光向下,似笑非笑。

    事情说穿了也好,毕竟纸包不住火,早晚都有开诚布公的一天,早点说穿也不至于总是担心会被发现。

    “那现在呢,k是什么态度?”蒙小妖比较好奇的是这个,白洛庭知道到没什么,但是濮阳凯知道,往后恐怕没这么悠闲了。

    “他的态度重要吗?”裴伊月反问。

    “是不重要,但是你就不怕他孤注一掷?”反正蒙小妖是怕的,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阴不阴阳不阳的,也不知道最后会鹿死谁手。

    裴伊月再次拿起一个橘子,一边剥一边说:“他也没什么筹码了,拿什么孤注一掷。”

    “总部就是他的筹码啊。妞,既然这件事濮阳烨都已经知道了,他为什么还不把k抓起来,他可是危险人物。”

    闻言,裴伊月给了她一个“你傻呀”的眼神,橘子在嘴里,她咕咕哝哝的说:“怎么抓?就凭我的一面之词?你觉得他在给我设了圈套之后总部还会是原来的总部?他现在就等着我带濮阳烨去找他的麻烦呢,到时候他就能反咬一口,说濮阳烨居心不良,我干嘛要让他白得这个机会?”

    “那你的意思是,现在的总部已经不是总部了?”

    裴伊月端了端肩,不在乎的说:“谁知道呢?”

    “那,那现在的总部在哪?”

    “你问我我问谁?”

    裴伊月一脸的不在乎,蒙小妖不由得有些急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道说没人可以对付得了k吗?就算我们承认了一切,他仍是可以为所欲为,那我们知道的这些岂不是没用了?”

    “是没什么用。”裴伊月点了点头。

    她们现在的身份如果出来指证濮阳凯,那只能是一个笑话。

    众所周知,裴伊月是s国的人,白洛庭不声不响的在知道一切之后办了一场专门为她举行的宴会,如果裴伊月没猜错的话,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她从这件事情当中抽离。

    也就是说,一个s国的公主,未来的伯爵夫人,不可能跟一个华夏的杀手组织有关系,她有这么尊贵的身份,没理由听命于别人去当一个杀手。

    蒙小妖虽然没有身份的支撑,但却跟傅家带着一层关系,而且仅凭她一个女孩出面指证华夏男爵,可信度可想而知。

    所以这件事的结果就是,她们两个虽然知道所有的事,也可以把所有的事说出来,但,除非她们在杀人现场被抓获,否则一切都是空口无凭。

    “不过有一件事你可以放心。”裴伊月笑眯眯的看着蒙小妖,“那就是你以后不用担心濮阳凯会再找你的麻烦,因为他现在已经很多麻烦了,濮阳烨的人在盯着他,他没办法做任何事,用自己的前途来博位这种事他不会做,除非他疯了。”

    看着裴伊月的样子,她好像对一切都胸有成竹,可是蒙小妖没她这么安心,“妞,你确定他真的什么都不会做吗,他野心那么大,你现在怀孕了,不能不防着点,他万一对你的孩子心怀不轨……”

    “他要是敢,那我就杀了他。”

    蓦地,蒙小妖脸色一僵,不是因为裴伊月的话,而是裴伊月再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洛庭刚好走了进来。

    看着蒙小妖变了脸色,裴伊月转头看了一眼,她不在意的笑了一下说:“我饿了,我们回家吃饭吧。”

    白洛庭没有对她刚刚的话做出什么评价,他走过去,眉眼之间透露着隐藏的担心。

    “不是说好了去做检查吗?”

    裴伊月不怎么乐意的说:“我能吃能喝的,做什么检查,他现在还小,别总是拿那些机器照他,再照坏了,我饿了,我现在就要吃饭。”

    蒙小妖看了一眼垃圾桶,都快装满了,她咧了咧嘴,“你一直都在吃,还饿啊?”

    “你不懂,我现在一人吃两人补,说不定还是三个人补,消化的快,我们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拜拜。”

    ——

    回去的路上白洛庭心里一直在想裴伊月在医院说的那句话,他看着她,但裴伊月就像平时一样,就好像那些话不是她说的。

    回到别墅,裴伊月刚一进门,突然眼睛一亮,“哥!”

    看着跑过来的人,安希颜赶紧稳住她,“你的当心点,怀着孕居然还跑跑跳跳的。”

    裴伊月四处看了看,“就你一个人来的吗,妈呢?”

    “你以为谁都跟我一样闲啊,三天两头的往这跑。”

    “说的也是。”

    安希颜在这住下了,原本他是没打算住在这的,可是破天荒的白洛庭没有赶他走,后来想想,他留下也好,最起码白洛庭不在的时候他还能帮忙看着这丫头。

    房间里,裴伊月坐在床上玩手机,突然收到一条信息。

    ——“恭喜你。”

    信息是那个匿名的人发来的,裴伊月不知道他在恭喜她什么,回了一句“谢谢”。

    她来京都这么久,每天都在出事,好像没什么指的恭喜的,唯一的一件,就是她怀孕的事。

    这个人似乎很关注她,虽然还不知道他是谁,但是裴伊月觉得,应该是友非敌。

    ——“照顾好自己。”

    看着再次发来的信息,裴伊月隐隐皱眉。

    这句话里关心的意味很重,不同于往常的单纯提醒,好像是认识的人之间才会说的对话。

    她犹豫了一下,再次回复到:“你认识我?我们见过吗?”

    这一次,相隔的时间有点久,手机震动了一下,那人回答的很简单,“没见过,我只是个路人。”

    路人?

    会有路人好端端的来管她的闲事吗?

    会有路人会因为谁怀孕了说上一句“照顾好自己”?

    裴伊月:“就当做你只是个路人,我还是要谢谢你,路人先生。”

    ——“不用谢。”

    他没有反驳裴伊月的那句“路人先生”,裴伊月轻扬眉梢,笑了一下。

    原来是男的。

    放下手机,裴伊月没有跟他多聊,很明显这个人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是谁,再说下去怕也只是让他提高警惕。

    “干什么呢?”白洛庭从外面走进来,看她有点出神。

    裴伊月笑了一下说:“没干什么,跟神秘人聊天来着。”

    “神秘人?”白洛庭看了一眼她放在身边的手机,马上就明白了这个神秘人是谁。

    “问出他是什么人了吗?”

    “没有,但是我已经知道他是一个男人。”

    闻言,白洛庭不怎么乐意的走到她身边说:“你身边的男人还真多。”

    裴伊月不甘示弱的回道:“你的也不少啊,走到哪都能遇上八爪鱼一样的女人。”

    裴伊月话说的轻挑,但是那鄙夷的小眼神可一点都不含糊。

    白洛庭忍不住笑了一下,“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是你自己胡思乱想罢了,那天池怜惜只是跟我说了些工作上的事,并没有别的意思。”

    裴伊月用眼角撇着他,“我有说她有别的意思吗,还是你觉得他对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很失望?”

    瞧瞧这牙尖嘴利的劲,当真是一点亏都不能吃。

    白洛庭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我只是觉得你那杯红酒泼的她有点冤枉。”

    “我有说那杯红酒是因为她对你心怀不轨才泼的吗?”

    又是一句反问,白洛庭奇怪的看着她,“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不是因为池怜惜缠着他,那白洛庭就不懂她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泼人家一脸红酒了。

    裴伊月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窃听笔,耳机给他带好,之后按下了播放键。

    “好好听听这个人的声音。”

    听完了,白洛庭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裴伊月问:“耳熟吗?”

    “有点,但是我想不起来这是谁的声音。”

    裴伊月神秘的笑了一下,“池天南。”

    闻言,白洛庭眉心一蹙。

    裴伊月收好窃听笔笑了笑问:“对吧,是他没错吧?”

    裴伊月这么一说,白洛庭真的觉得声音跟池天南的很像,“你是怎么知道的?”

    裴伊月歪了歪头,“我是谁啊,你以为我是怎么活过这么多年的,我要是连想害我的人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那我岂不是白混了?”

    这事也能拿出来自鸣得意?白洛庭真的是服了她了。

    “从窃听的录音来看,池天南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他只是想吓唬吓唬我,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对我做什么,他不笨,他知道如果我在这出了事,s国一定会要求彻查,这样一来他就跑不了了。”

    “你们,以前认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