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

    裴伊月站在病床边,弯着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虚弱的蒙小妖,“你怎么样,没事吧,还知不知道我是谁?”

    蒙小妖眼睛半眯半眨,被她的话逗笑,“我只是切了肝,又不是被切了脑子。”

    闻言,裴伊月长吁一口气,“只是切了肝你就要睡这么多天,还好不是切脑子。”

    看了一眼一旁的傅里,蒙小妖伸出手,傅里轻轻握住,“别说话,你现在需要休息。”

    蒙小妖动了动嘴角,“你是去长白山登峰造极了吗,为什么突然老了这么多,我可是喜欢帅哥的。”

    “怎么醒了就开始说胡话,你已经是已婚妇女了,别想着什么帅哥,你没机会了。”

    蒙小妖醒了,裴伊月的事情摊开了,虽然还没有解决,但是她们却觉得如释重负。

    该来的总会来的,逃不了,也躲不了。

    裴伊月在医院一陪就是一天,直到当天傍晚白洛庭来接她她才离开。

    吃过晚饭,没一会她就睡了。

    裴伊月趴在床上,被子没盖,单薄的睡衣轻覆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放眼望去,犹如丘陵山坳,此起彼伏。

    白洛庭走进来,手里拎着一个礼服的袋子,看着睡在大床上的人,他抿起嘴角笑了笑,几天的孤枕当真难眠,不过看样子今晚他仍是要忍了。

    想想,挺不甘心的。

    他放下手里的袋子,走到床边,拉起薄被盖在裴伊月的身上,大手从被子下探进,隔着睡衣在她的背上轻抚,“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裴伊月迷迷糊糊的喃哝说:“困了,还有些不舒服,这几天一直都不是很舒服,别吵我,我要睡了。”

    听她说不舒服,白洛庭不由得皱了下眉,刚刚看她吃饭的时候吃的好像也没有平时多。

    白洛庭帮她提了提被子,走出去来到楼下。

    “朱阿姨,小月这几天有没有好好吃饭?”

    回想起这两天跟她生气,白洛庭就后悔,弄的现在就连她有没有好好吃饭这种事都要问别人。

    朱阿姨说:“饭倒是都有按时吃,就是食欲不大好,之前每天早上她都会要我热杯牛奶给她,可是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总说牛奶坏了,我想应该是跟她心情不好有关系,所以胃口才不好,伯爵先生,您还是别跟小月小姐生气了。”

    白洛庭没做声,轻轻点了点头再次上楼。

    食欲不好,她是生病了吗?

    ——

    第二天.裴伊月刚睡醒,坐在床上还没醒神,突然一个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她眨巴着眼睛,有点懵。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睡啊,中午的宴会她不去吗?”曾岚姬穿着黑色礼服,短发的她显得极致妖娆。

    她站在门口,刚推开门惊叫声就传了进来,而后面的那句话她是回头对走来的白洛庭问的。

    “当然去,不过也得等她睡够了。”

    看了一眼呆坐在床上的人,白洛庭笑了笑走进去,“睡醒了?我叫朱阿姨包了饺子,要不要吃点?”

    裴伊月刚想点头,曾岚姬冲进来推开白洛庭,“没时间下去吃了,你去把饺子拿上来吧,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她还没给化妆呢。”

    裴伊月慢慢回过神,看了看曾岚姬,又看了看白洛庭,“为什么要化妆?”

    蓦地,曾岚姬转过身,看着白洛庭,“你该不会是没跟她说今天的宴会吧?这不是你张罗的吗?”

    宴会?

    裴伊月想起来了。

    她看了白洛庭一眼,他张罗的?

    白洛庭似乎看出了裴伊月眼中的疑惑,他笑了一下,摸了摸她的头,“说了,她可能还没睡醒,给忘了,乖,去洗漱,今天的宴会是为你准备的。”

    “……”为她准备的?为毛她之前不知道?

    裴伊月起床后被曾岚姬托着在梳妆台前好个捣鼓,白洛庭只被安排送进来一盘饺子,之后就被赶了出去。

    饺子只吃了一个,之后裴伊月就没什么兴趣的把它放在一边。

    “别人都是结婚之后带着新娘子见亲戚朋友,濮阳烨这家伙急的简直恨不得今天就把你给娶了,不过也是,你们本来就结过婚,这次结婚你们证都不需要领,摆个场面也算是给两国一个交代。”

    曾岚姬嘴里说个不停,即便裴伊月不跟她搭话,她自己也能乐呵呵的说上一阵子。

    裴伊月抬了一下眼睫,想要看她一眼,曾岚姬呲了呲牙,让她看回了前面。

    “别乱动,一会画歪了。”

    裴伊月忍不住笑出声,“岚姬,其实我想跟你说,我想起来了,以前的事。”

    闻言,曾岚姬手一抖……果然画歪了。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裴伊月,“你跟我开玩笑?”

    见她停了手上的动作,裴伊月看着她摇了摇头,“没开玩笑,我是说真的,我全都想起来了,比如你是白洛庭的假女友,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你不喜欢我,还有你曾经当过我们的和事佬,之后我们还一起去看过杭子速。”

    裴伊月说的这些足以让曾岚姬惊讶,尤其是她们第一次见面的事,这件事除了她们两个,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曾岚姬愕然的张着嘴,突然一把按住裴伊月的肩膀,“你这个人,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你该不会是早就想起来了,却一直骗我吧?”

    的确是早就想起来了,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如果她点头,会不会被曾岚姬从窗户上扔下去?

    想了想,裴伊月笑了笑说:“前几天回s国的时候无意间想起来的。”

    曾岚姬激动的手舞足蹈,“那,那濮阳烨知不知道,你要是没告诉他的话就别告诉他了,咱们瞒着。”

    裴伊月心想,她已经逗过了,而且后果很严重。

    “不好意思,不用逗我了,我已经知道了。”

    白洛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前,他靠着门框,抱着胳膊,不善的瞪着曾岚姬。

    他深度怀疑他的小丫头是不是就是跟曾岚姬学坏的,这样幼稚的想法,难道每个女人都会用?

    他走进来,就见裴伊月扬着浓艳的小脸朝他笑了笑。

    白洛庭皱了下眉,视线便没有再从她的脸上挪开。

    “怎么样,好看吧?”曾岚姬很得意自己的手艺,不过她也不得不说是模特的底子好,她画起来尤其的得心应手。

    “太浓了。”

    白洛庭伸手把裴伊月拽了起来,抽出纸巾抹去了她嘴上的艳红。

    的确太浓了,浓到他都快不认识她了,这样的惊艳,简直让他的心都漏了一拍。

    裴伊月以为他是不喜欢她这样子,虽然她也觉得有点浓,但是不得不说,曾岚姬的化妆手法比她自己好的不止一点点,她还挺喜欢的。

    曾岚姬见他上来就毁自己的“作品”,赶紧把他的手推开,“喂喂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画了半天的,多好看啊,哪里浓了,今天她可是主角,要艳惊四座的。”

    “不需要艳惊四座,她本来的样子就够了,我濮阳烨的女人不需要用浓妆来激起别人的视线。”

    说完,白洛庭顿了顿,看向裴伊月,“而且,我们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做,不适合画这么浓的妆。”

    闻言,曾岚姬好奇到:“什么事啊?”

    裴伊月已经明白他口中的事是什么,她还以为白洛庭会把她的事跟曾岚姬说,谁知他却说:“你出去吧,江浩来了,在楼下等你。”

    曾岚姬一听江浩来了,瞬间急了一下,转身要走,却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欸,你还没告诉我你们有什么事呢。”

    “你不用知道,我也没打算说。”

    曾岚姬伸手指着他,气的差点咬碎一口牙,“行,算你厉害,以后你最好什么事都别跟我说!”

    曾岚姬走了,裴伊月忍不住笑了笑问:“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是觉得她知道我的身份之后会吓到她吗?”

    “她鬼神不吝的,就算见了鬼也是鬼怕她。”白洛庭一边说一边继续擦她嘴上的口红。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濮阳凯的事她不是也有参与吗?”

    口红擦的差不多了,娇嫩的唇瓣上只剩下一点点印记,白洛庭俯首轻轻一吻,“濮阳凯是濮阳凯,你是你,我不想让太多的人把你跟他联系到一起,毕竟现在你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这样的麻烦没必要连累你。”

    说来说去,他不过是想要保护她而已,裴伊月笑了笑,转而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这脸怎么办,我忘了我们要假装吵架,打扮成这样一看就不像了。”

    “去把脸洗了吧,像你平时那样简单画画挺好的。”

    裴伊月从洗手间出来,小脸已经恢复了干净。

    白洛庭坐在椅子上,看了她一眼,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饺子怎么没吃,一会宴会上可能吃不了什么东西。”

    裴伊月为难的瞥了一眼饺子,“不是很想吃。”

    “吃两个吧,不然会饿。”

    白洛庭端起盘子,夹起一个饺子送到裴伊月嘴边,裴伊月微微皱眉,张开嘴咬了一口,还没等咽下去,突然一阵反胃,起身又跑进了洗手间里。

    白洛庭急忙起身跟过去,就见她趴在洗手池边把饺子吐了出来。

    裴伊月苦着脸看他,“饺子坏了。”

    饺子是朱阿姨早上才包的,哪能这么快就坏?

    “小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等一会宴会结束我们去医院看看好吗?”

    裴伊月漱了漱嘴,点着头,“是要去啊,我还要去看小妖呢。”

    “不是去医院看小妖,是给你看看,听朱阿姨说你这几天总是不好好吃东西,是不是肠胃不舒服,我陪你去检查一下。”

    裴伊月下意识的在自己的胃上摸了摸,“没有不舒服,就是有的时候吃不下东西。”

    “去看看吧,听话。”

    裴伊月随意的点了下头,“去就去呗。”

    ——

    裴伊月是演技上的一把好手,两人在车里还是你侬我侬,下了车,裴伊月小脸一沉,脚步慢慢吞吞的,一脸不情愿的被白洛庭拖着往里走。

    还没进宴会厅,白洛庭忍不住笑了一下。

    裴伊月眼一瞪,“严肃点,你可别笑场。”

    “知道了。”

    宴会厅里的人很多,大多数裴伊月都不认识,洗掉了曾岚姬给她精心准备的妆,小脸似乎有些苍白。

    白洛庭伸手勾住她不情不愿的腰,带她认识了几个人,那不颦不笑的样子在别人看来是属于s国公主的高冷,但认识她的人却不这么认为。

    曾岚姬看到他们来了,走过来刚想说什么,就被她脸上的“干净”吓了一跳,在仔细看看,她好像不只是干净这么简单。

    “你们两个怎么了,该不会是吵架了吧?”

    刚刚在别墅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就把人给惹着了?

    她看向白洛庭,小声斥责道:“你怎么回事啊,明知道要来这,怎么把人给得罪了?”

    “她没事,你别管了。”

    打发了曾岚姬,裴伊月四处看了看,就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地方,濮阳凯正站在那,仿佛无声无息。

    淡淡一眼,裴伊月敛回视线,小声说:“他在那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