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没有给安希颜说第二句话的机会,直接挂断电话,烦躁的心情似乎比之前更甚。..

    她之前的确说过让他明媒正娶,可是现在,他摆明就是在赌气,他根本不是想娶她,而是想要拴住她。

    “谁的电话?”见她接了个电话脸色都变了,白洛庭忍不住好奇。

    “不用你管。”

    白洛庭不悦的动了一下眉心,“那你要谁管?”

    裴伊月转头瞪他,“反正就是不要你管。”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

    车尾被人一撞,裴伊月毫无征兆的朝前一倾,白洛庭下意识的用身体将她挡了回去,紧紧的搂在怀里。

    裴伊月吓了一跳,两人回头,就见一辆黑色大众跟在他们的车后,那辆车朝后退了一段距离,很明显是还想再撞他们。

    裴伊月心里本来就烦,又偏偏在这时候来个找死的,她磨牙嚯嚯,说:“刹车!”

    闻言,阿恒愣了一下,“啊?”

    “我让你刹车!”

    唦的一声,阿恒一脚踩向刹车,在那辆大众撞上来的同时,他们的突然刹车反撞了上去,就见那辆车的车头浓烟滚滚。

    冒着白烟的车没有多留,打了个方向盘就打算逃走。

    白洛庭把裴伊月固定在座椅和他之间,看着裴伊月阴鸷的眸光,他真的有些弄不懂她了。

    蓦地,裴伊月一把推开白洛庭,身子一倾,抓住阿恒的领子,“副驾驶去。”

    阿恒懵了再懵,能不能给点提醒,她到底要干啥?

    阿恒解开安全带,横跨到副驾驶,刚想问谁开车,裴伊月瘦弱的身子一溜烟的钻了过去。

    安全带都没来得及系,车轰的一声开了出去。

    阿恒一惊,忍不住抓住车门上的扶手。

    这可是大街上,车居然能开到二百迈,玩命呢?

    前面的车明显受损,车头的白烟完全阻碍了开车人的视线,裴伊月紧随在他们身后,一个冲刺,砰……

    大众狠狠的颠了一下,车尾深深凹陷。

    阿恒不敢相信的看着裴伊月,想要开口,砰的,又是一撞。

    前面车里的人明显吓傻了,他们只是来吓唬吓唬他们,谁能想到会遇上这么生猛的主?

    几乎快要被撞烂的车已经开的摇摇晃晃,裴伊月一脚油门超车,车身一横,直接拦住了那辆车的去路。

    裴伊月二话不说开门就从车里走了出去,那气势,像是不弄死两个不解气似的。

    裴伊月一把拉开大众的车门,提着领子就把驾驶室的人给拽了出来,一个提膝,猛地撞向那人的肚子。

    男人闷哼一声,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扑通一声跪在了裴伊月的脚边。

    “谁派你来的?”

    “不,不知道。”那人吭哧瘪肚的说。

    闻言,裴伊月怒声一叹,一脚踩在那人的手上,吼道:“我问你是谁让你来的!”

    白洛庭从车里下来,急忙走过去把她拉到一旁,阿恒吓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愣怔的站在那一动不动。

    白洛庭看了他一眼,“愣着干什么,带走。”

    裴伊月气的直喘,她耸开白洛庭的手,“你要带他走我不管,不过我要知道他今天做的事是针对你还是针对我,如果是针对你,你随便把人带到哪去,但如果是冲着我来的,他今天别想活着离开。”

    “别闹了,这是在街上,人太多,我们回去再说。”

    “要回你回。”

    裴伊月转身走向阿恒,一把就将他手里的人提到了面前,“说,谁让你来的?”

    “我,我真的不知道,只是有人给了我这个车牌号,说只要看到你上车就吓唬吓唬你。”

    裴伊月看着他,狰狞的脸上突然溢出一抹笑,“原来是这样,那如果我问你这个人是谁,你也一定不会说了对不对?”

    一个纽扣大小的东西悄悄地顺进了男人的口袋,然而这一幕,当事人没发现,白洛庭却看得清清楚楚。

    裴伊月松开手,拍了拍他胸前的衣领,“好吧,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今天我就放你一马,不过下一次,接这样的事情之前记得先看看对方是谁。”

    她朝着白洛庭瞟了一眼说:“看见了吗,这可是伯爵大人,撞伤了他,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看着那人逃荒似的离开连车都不要了,裴伊月凉凉的勾了一下嘴角,转身上车,经过白洛庭身边她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白洛庭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的手怎么了?”

    裴伊月没做声,只是扭动着自己的手,想要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给我看看。”

    白洛庭攥紧了她的手,强硬的把她拽到面前,拉过她另一只手,手腕有些红肿。

    刚刚她撞上大众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她我方向盘的姿势不太对,一定是那时候撞的。

    “逞能。”白洛庭怨气一声,再次把她塞进车里。

    阿恒上了车,白洛庭说:“今天不去医院了,回别墅。”

    裴伊月的手始终被白洛庭握在手里,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反驳他说不去医院你的话。

    见她老老实实的坐在身边,白洛庭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一点,“后天中午有个宴会,跟我一起去。”

    “不想去。”

    裴伊月头扭向一边,毫不兴奋的声音听起来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们的婚期很快就会定下来,你没得选,即便你不想嫁给我,你也只能忍着,后天中午的宴会你必须去,你身为我的未婚妻,需要认识一下那些人。”

    “既然你都决定了又何必跟我说,就这样吧。”裴伊月抽出自己的手,忍着心痛,朝着一边挪了挪。

    头晕晕的,很不舒服,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执着着要去医院的原因。

    回到别墅,裴伊月直接上楼,把自己关进了客房里。

    她盘腿坐在床上,打开窃听器,插上耳机静静的听着。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赶紧把钱打到我账上。”

    急切的声音一听就是刚刚那个开车的司机,他果然只是拿钱办事。

    这时,另一个声音开口,也是男人,声音听起来有些苍劲,不像是年轻人,“事情做得怎么样,没被发现吧?”

    “当然没有,吓唬一个女人而已,她已经被吓死了,不过倒是你,你为什么不事先跟我说那是伯爵大人的车,你想害死我是不是?这次的钱我要求双倍,你要是不给,我就把你说出去。”

    “你在威胁我?”男人的声音明显不悦。

    “这不叫威胁,这是我应得的,伯爵身边的人都是特级精英,你说都不说就让我去做这样的事,你摆明了就是让我去送死,现在是我命大,你难道不应该付给我应得的报酬吗?”

    这个开车的倒是牙尖嘴利,不过让裴伊月郁闷的是,她什么时候被他吓死了?

    说谎也不打个草稿,不要脸!

    男人似乎很不愿意惹这个麻烦,他说:“好,钱而已,给你就是了,不过你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两人短暂的对话就这样结束,裴伊月录下的这段对话,却想不到跟开车司机说话的人是谁。

    这个声音很陌生,而且她两年没有出现在京都,会有谁这么恨她,甚至不惜用这样的方法来恐吓她?

    眉心因想不通而紧锁,就在这时,房间的门毫无预兆的被人推开。

    看了一眼走进来的人,裴伊月烦躁道:“进来不知道敲门吗,有没有教养?”

    “这是我家。”

    白洛庭淡淡一声,没有跟她置气的成分,他走过来坐在床边,“手给我。”

    裴伊月赌气不动,她看到他手里的药酒了,可是她就是不想理他。

    ------题外话------

    矮油,小月月一生气就暴躁,想找人发泄呢~

    白二傻子,啧啧,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