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听说你跟小丫头吵架了?”

    看到濮阳拓海来电话,白洛庭就已经想到他打来想说什么,接起电话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遭受了一声质问。

    “你现在人在哪,赶紧把小丫头给我带回来,就知道你小子不靠谱,还没结婚呢就给人家气受,把人气跑了怎么办,看你到时候要怎么把人哄回来。”

    “不了,我现在不在家,从今天开始我们不会回王宫住了,小月住我那,我已经联系过月华夫人,我要把婚期提前。”

    闻言,濮阳拓海在电话里的声音顿了顿,“不回来住了?为什么?不是住得好好的吗,小丫头答应我要一直住在这的,婚期提前我没意见,但是在你们结婚之前小丫头必须回来住。”

    “我说了,她不会再回去住了。”

    白洛庭的声音比平时还要凉上几分,回去住,那不就是要把她往濮阳凯手里送?

    濮阳拓海拗不过他,叹了口气说:“你到底又在闹什么,好端端的把人给我带走,小朱说你们吵的很凶,你老实跟我说,该不会是你欺负人家了吧?”

    白洛庭心烦的很,没心情提这事,“先不说了,我还有事。”

    挂断电话,濮阳拓海对着电话抱怨了几句,濮阳凯坐在他身旁,淡淡的问:“他们吵架了?”

    “小丫头年纪还小,发发小脾气也正常,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濮阳凯垂下眸子,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

    过两天就好?哪有这么容易,濮阳烨也是男人,听到那些话他要是真的不在乎,那他反而放心了。

    ——

    白洛庭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十点,跟以前一样,楼下开着灯,只有朱阿姨一个人。

    他进门朝着楼上看了一眼问:“她睡了吗?”

    朱阿姨似乎有些为难,“应该是睡了,不过……”

    见她吞吞吐吐的,白洛庭隐约皱了下眉,“不过什么?”

    “不过小月小姐让我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她搬去客房了。”

    白洛庭没说话,脸上明显的划过一丝无奈,明明是她有错在先,现在反而她生气。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楼上,白洛庭推开卧室的门,灯一开,吓了一跳。

    这还是他的房间吗?

    乱成这样?

    一地的狼藉,桌子上,床上,柜子里的东西全都被扔满地,她倒是会发泄,这让他今晚怎么睡?

    走近了些,白洛庭眉心一蹙。

    那辆被他珍藏多年的模型车被仍在地上踩的粉碎。

    “臭丫头!”

    他转身从房间里走出,来到客房,直接推开门。

    房间里漆黑一片,白洛庭没有开灯,门没关,走廊的灯光盈盈弱弱的照了进来。

    白洛庭本想把她拽起来问问她发什么脾气,可是看着她睡着的样子,他最终还是没忍心。

    这里的客房有好几间,而她却选了最小的这间,除了房间小,床更是小。

    预谋,她就这么想要跟他保持距离?

    白洛庭一股怒气上头,蓦地将她压在身下。

    裴伊月穿着单薄的丝绸睡裙,由于天气热,她连被子都没盖。

    大手从裙底探进,在她细嫩的肌肤上游走,她不适的缩了缩身子,睡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喃哝的说:“你回来了?”

    “嗯。”

    白洛庭淡淡的应了一声,也不管她是没睡醒还是真的在等他回来,他抓起她的脚腕,曲起她的腿,羞人的姿势令裴伊月不自在的皱了下眉。

    “你爱过他吗?”

    朦朦胧胧间,裴伊月耳边响起他的声音。

    他在说什么?裴伊月脑子有些混沌。

    半晌,她慢慢清醒,迷离的眼逐渐恢复了清明,“你在干什么?”

    白洛庭抓着她的脚踝,就好像下一秒就要突破某种障碍,只是他衣服穿的整齐,在裴伊月看来根本没有威胁。

    “回答我,你爱的到底是谁,你是为了他才到我身边的,所以,你爱的人是他对吗,那我呢,你又爱过我吗?”

    多么讽刺的问题,她做了这么多,最后换来的却是问她爱的人是谁。

    裴伊月看着他,眼底渐渐失去色彩,“对,我爱的人是他,从没爱过你,我是因为任务才接近你,我是为了讨好他才跟你假戏真做,你满意了?”

    听着她“坦诚”的话,白洛庭两蹙眉几乎拧到了一起,微微颤抖的嘴角带动着额上的青筋直跳。

    他慢慢的松开了抓在她脚踝上的手,直接扯下她睡裙下的那成阻碍。

    裴伊月一惊,挣扎道:“白洛庭,你敢碰我!”

    白洛庭蓦地按住她的两只手压在枕头上,眼中的痛仿佛能迸发出来将她淹没,“为什么不敢碰你,又不是第一次了,还有,你不是一直叫我濮阳烨吗,是觉得我们的过去玷污了你?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你失忆之后还要跟我一次又一次的上床。”

    扯动皮带的声音今晚听起来尤为的刺耳,裴伊月从不介意跟他的亲密,但是这一刻,她仿佛深深的感觉到他是在对自己进行侮辱。

    她蓦地起身,直接把他从窄小的床上推了下去,她扯过被单护住自己,委屈的泪找眼中打转。

    “麻烦你搞搞清楚,我还没有嫁给你,你没权利对我做这些,还有,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委屈的话,你可以选择退婚,我无话好说,请你出去。”

    白洛庭坐在地上冷冷的笑了一下,他垂着头,发丝遮挡了他嘲讽的眉眼,帅气的侧脸被外面的灯光照的恍恍惚惚。

    “退婚,你想都别想,我濮阳烨的女人,我就算把你关一辈子也不会让你再沦落到别的男人手里,更何况是他濮阳凯。”

    裴伊月真的想咬死他,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去找别的男人,句句话都在侮辱她,还想让她求饶吗?

    “我讨厌你。”

    闻言,白洛庭眼眸倏然一抬,眼底带着厉色的光,“那你就继续讨厌吧,总之这辈子除非我死,否则,你永远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巨大的关门声震的裴伊月一抖,眼泪簌簌而下,“混蛋,宁愿相信濮阳凯的话也不相信我,你是傻子吗,我要是真的想杀你还会让你活到现在,如果我真的想杀你,我这两年又算什么。”

    门外,白洛庭红着眼,深深的喘息。

    他可以承受任何事,唯一不能承受的就是她的再次离开,可是为什么她明明已经回来了,却要告诉他这么残忍的事实,她可以是杀手,可以是任何身份,但不可以不爱他……

    这一晚,白洛庭一个人在漆黑的客厅里坐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满脸憔悴的离开了别墅。

    裴伊月中午才从房间里出来,红肿的眼睛一看就是哭了很久。

    “小姐,你没事吧?”

    餐桌前,裴伊月无精打采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她喝了一口牛奶,嫌弃的皱了下眉,“是不是坏掉了,有股怪味。”

    闻言,朱阿姨拿起牛奶闻了闻,“没味啊?”

    裴伊月摆了摆手,“拿走吧,我不喝了,我有点不舒服,上楼再睡一会。”

    看着她就这么上楼了,朱阿姨有些不太放心,平时早上起来她都是神气逼人活灵活现的,今天却这么无精打采。

    寻思了半晌,朱阿姨还是不放心,就给白洛庭打了个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白洛庭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来到客房门前,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就见床上的人裹着被子睡的香沉。

    他松了口气,走进去轻轻的在她头上摸了摸,没有发热,看来只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同样一宿没睡的他,熬了一个上午有些筋疲力尽,他躺在裴伊月身边,将她勾进怀里轻轻的搂着。

    心里酸酸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就好像从今往后想要这样抱着她都会觉得很奢侈。

    他吻了吻他的额头,安心的闭上眼,哪怕往后只有她睡着的时候才不会拒绝他,他也想要拥有她的这一刻。

    ——

    裴伊月已经被关在这两天了,第三天她终于受不了了。

    白洛庭今天没有出门,他从房间一走出来,就听到裴伊月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楼下吵个不休。

    “我要出门,我再说一遍,我今天一定要出门,你要是再敢拦着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对不起裴小姐,伯爵大人交代过,没有他的命令您那都不能去,要不您还是跟伯爵大人商量一下。”守门的小兵一个个瑟瑟发抖,他们都知道裴伊月惹不起,但却不知道白洛庭为什么要给他们安排这么艰难的任务。

    裴伊月站在门前,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肩头挎着一个小包,她叉着腰凶神恶煞的瞪着拦住她的人,“商量个屁,我今天就是要出去,你们赶紧给我让开。”

    守在门口的两个人不动,裴伊月怒气上来了,拳一握,倏然扬起……

    “干什么呢?”

    白洛庭从楼上走来,看到的刚好是裴伊月正准备打人的一幕,他眼角微微一抽,有点无语。

    裴伊月转身,瞪了他一眼,“放我出去,你要是再关着我,我就炸了这。”

    如果她软言细语两句,白洛庭一定会心软,可是她这疾言厉色的样,只会让白洛庭觉得她是想逃跑。

    “你要去哪?”

    “去看小妖。”裴伊月想跟他赌气来着,可是一想,她要是不说去哪,他肯定不让她出门。

    白洛庭走到她身边,看了一眼她赌气的小脸,“我带你去。”

    裴伊月头一扭,不领情道:“不想跟你一起去。”

    “那就在这待着。”

    “你……”裴伊月头一扬,气呼呼的,“算你狠,你给我记着!”

    说完,她一脚踹向堵在门口的一个人的腿上,高跟鞋毫不留情的一踹,疼的那人嗷的叫唤了一声。

    看着她出了门,白洛庭衣服也来不及换一件,只能跟上。

    车里,裴伊月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就要往里钻,白洛庭一把把她拽了出来,直接塞进后座,而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阿恒明显的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看个屁,开车!”

    裴伊月这么一吼,阿恒懵了。

    他招谁惹谁了?

    “开车,去医院。”白洛庭开口,阿恒回过神,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裴伊月不说话也不理人,自顾自的看着窗外,白洛庭看着她,同样也一句话不说,两人头一次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阿恒坐在车里及其不自在。

    手机突然响了,裴伊月接起电话,无精打采的嗯了一声。

    “小乖,你的事跟白洛庭说的怎么样了,我听施月华说他把聘礼都送来了,真的是打算豪娶你啊,看来你这丫头魅力不小嘛,听说他送来的东西样样价值连城,他该不会是把老底都拿出来了吧?”

    闻言,裴伊月宁起眉,忍不住看了白洛庭一眼。

    对上她奇怪的视线,白洛庭并不太懂她是什么意思。

    “好东西你就自己留着吧,又不是给我的,你跟我显摆什么,没事就挂了,烦着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