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78】 绿帽子带个够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78】 绿帽子带个够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洛庭此刻的脸色难看极了,裴伊月打从认识他以来都没有见过他现在这种表情。.

    “你,你怎么来了?”裴伊月突然想到之前她发出去的那条信息,心里惴惴不安。

    他听到什么了吗?

    那些话都是假的,他可千万不要当真。

    “你真的什么都想起来了?”白洛庭看着她,目光一瞬不瞬。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她这次回来本来就是要说这件事的。

    脚步一提,身后,濮阳凯一把拉住她。

    白洛庭倏然拧起眉心,硕大的步伐如箭一样闪了过来,十几步的距离,裴伊月转头的瞬间耳边的拳已然忽闪而过。

    濮阳凯没有执着于拉着裴伊月,松开手的同时快步后退,这是这么多年来裴伊月第一次见到濮阳凯出手,而白洛庭,是她见到的第二次。

    现在她才知道当初他对杭子速出手是有多么的收敛,如果他像现在一样,恐怕杭子速当时就要毙命了。

    两个男人之间的打斗,裴伊月没有出手,也没有制止,她不了解濮阳凯的实力,她有必要好好的认知一下。

    白洛庭的拳一次比一次力度要大,濮阳凯始终都只有闪躲,他好像并不擅长打斗。

    “你就要看我们一直打下去?”濮阳凯突然笑了一下问。

    蓦地,白洛庭伺机一拳打在他胸口,力度很大,但是没有裴伊月的准确性。

    濮阳凯捂着胸口后退几步,他咳了几声,嘲讽道:“跟黛比,你差的还很多。”

    白洛庭再次奉上一拳,濮阳凯身子一弓,腹部传来的疼痛让他失笑出声,白洛庭一把提起他的领子,警告道:“她是裴伊月,不是什么黛,注意你的话,还有,离她远一点,否则我不介意亲手处理了你。”

    说话间,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

    “k!”

    叫声过后,一声闷哼,白洛庭回头,就见裴伊月脚边跪伏着一个人,而查尔的脖子上架着一把短小的匕首,一动不动的被裴伊月挟持着。

    王寻只是挨了她的一拳,就跪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裴伊月手里的匕首是他腰上挂着的那个,第一次见到她出手的王寻,终于相信总部的那些人口中的“魔鬼”是什么意思了。

    “收起你的那些伎俩,不然我现在就让你死在这。”裴伊月冷声警告。

    查尔手中的"mi yao"已经准备好了,可是他也不看看他面前的人是谁。

    裴伊月回手的瞬间,屏住呼吸,手里的匕首在查尔手中的药包上轻轻一划,两秒钟不到,王寻人已经倒了下去,紧接着是查尔……

    她出手,就代表她承认了一切,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同样的,她也没有解释。

    白洛庭真的很想就这样解决了濮阳凯,但就跟之前一样,他没有证据,如果濮阳凯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二话不说就能把他带走,但是他是男爵,他的堂哥,就算为了王室的面子,他也不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做出这种事。

    裴伊月虽然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但白洛庭却不能让她出面指证濮阳凯,如果她承认了濮阳凯的身份,就等同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如果被人知道她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他们的将来就真的无望了。

    白洛庭隐忍的叹息,瞪着眼前的人,“管好你自己的嘴,濮阳凯,这次我先放过你,你最好把你的狐狸尾巴藏好,否则没人帮得了你。”

    说完,白洛庭转身走向裴伊月,冰冷的目光不再似以前一样温柔缱绻,他蓦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走。

    裴伊月丢掉手里的匕首,走了没两步脚步突然一顿。

    白洛庭不悦的皱眉,看向她,就见她一脸委屈的指了指旁边一辆车,“我的手机在里面。”

    真是蠢啊,要不是她临下车之前给他发信息说她到了停车场,说不定他也不会来。

    白洛庭没有松开她的手,走过去拉开车门,拿出丢在座位上的手机。

    那一瞬间,裴伊月才看到她手机上的未接来电,不知道有多少个,他肯定是着急了才下来的。

    走出地下停车场,白洛庭没有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直接把她塞进了车里。

    “下车!”

    闻言,坐在驾驶室的阿恒一脸懵逼的从车里下来,白洛庭坐进去之后二话不说,轰的一脚油门,直接开了出去。

    “伯,伯爵……大人……”阿恒愣愣的站在原地,这是要去哪啊?

    车开进别墅,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看到白洛庭要下车,裴伊月终于忍不住开口,“我们谈谈吧。”

    白洛庭一条腿已经迈出了车外,脚步顿了一下说:“的确是该谈谈。”

    车门砰的一声关上,要说他没有生气,那就见鬼了。

    裴伊月正准备下车,车门被白洛庭从外拉开,他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抓住她的胳膊直接把她扯了出来。

    朱阿姨看到他们回来了,本想问问要不要留下吃饭,却看到两人脸色都不太好,尤其是白洛庭,他没有像以往一样小心翼翼的对待裴伊月,而是相当粗鲁的把她拉上楼。

    房门关上的声音很大,裴伊月隐隐一声叹息,感觉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白洛庭转过身,看着她,“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先告诉我,你没有失忆,你是骗我的,对吗?”

    裴伊月站在门前,低着头,为难的咬着嘴角,“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

    白洛庭恼怒的声音明显,他一把掐住裴伊月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假装失忆,假装不认识我,假装疏远我,你做的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濮阳凯?”

    “……”脑洞啊?天坑?靠!

    “你胡说什么?”裴伊月喝了一声。

    她可以忍受他生气,但是他不能这么污蔑她,而且还将她跟濮阳凯放在一起!

    “我胡说吗?那他刚刚说的又是什么?你明明没有失忆,你明明知道他是谁,你却处处维护他,帮他说话,帮他出头,甚至还带他去我们以前的家,他说的都是真的对吗,你爱过他,所以你才接受他的安排来到我身边,裴伊月,你到底有没有心,为了他,你甚至连自己都可以出卖是吗!”

    一声怒喝,裴伊月被他吓的心头一跳。

    心里有些委屈,她一把挥开他捏在自己下巴上的手,“白洛庭,你是不是有病,你长没长脑子,你要是这么愿意相信他的话,那你去问他啊!我承认我是装失忆骗你,后来看到濮阳凯我也吓了一跳,你要我怎么承认我没有失忆的事?我这次回来本来就是想跟你把这些说清楚,可是谁知道他先发现了我,你要我怎么办?”

    “你现在说什么都行,但是你觉得我还会信?”白洛庭冷冷的看着他,天知道当他看到她跟濮阳凯抱在一起,听到濮阳凯说那些话的时候心里有多想杀人。

    他一心一意爱着的丫头,是为了别的男人才走近他,想到这,他就觉得他快要被自己蠢死了。

    裴伊月哪里有那么好的脾气被人冤枉了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好好说话,但是眼前的人是白洛庭,她真的不想跟他有这样的误会,她好不容易才回到他身边,她只想跟他好好的在一起。

    她拉住他的手,缓了缓自己的语气,“对不起,我应该早点跟你说清楚的,我帮他说话,帮他出头,那都是有原因的,你能不能好好的听我解释?”

    “你确定你接下来说的话都是解释,而不是谎言?”

    白洛庭何尝不想好好听她解释,但是他真的没办法平静下来,最起码现在不行。

    “当年你出事之后我一直都在找这个人,两年,我终于有点眉目将目标锁定是濮阳凯,而你,明知道我在怀疑他,却一直闷不做声,裴伊月,你告诉我,他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你喜欢过他,你们之间不只是派遣的关系。”

    见他真的误会了,裴伊月急忙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承认以前我是对他有过想法,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

    她喜欢过濮阳凯,她亲口承认的,她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宁愿听一句假话吗?

    白洛庭隐隐的捏起拳,“那你真的是为了任务才接近我,目的是杀我对吗?”

    裴伊月也不知道今天是哪根筋不对了,平时撒起谎来顺风顺水的,今天却死活都要说实话。

    她低着头,手被白洛庭反手捏在手里,紧紧的,有点疼,“嗯,不过最开始我以为目标是白大哥,所以……”

    “呵!”

    裴伊月话没说完,白洛庭突然松开她的手,冷冷的笑了一下,“原来都是是真的。”

    “是个屁真的,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裴伊月急了,“我说了我跟他没有什么,有也都是以前的事了,你干嘛抓着不放,你要是不信我的话就算了,反正我们之间也不过是婚约的关系,你要是介意,那我走就是了。”

    裴伊月转身就走,白洛庭从后一把压住房门,他扯过她的手臂,将她抵在门上,愤怒的目光带着一丝怨恨和不甘。

    “不管你心里的人到底是谁,你既然惹了我,这辈子都别想再从我身边离开,你想走,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待着,我会尽快把我们的婚事落实,濮阳凯,我不会放过他。”

    以前他要留她在身边,那是因为他爱她,舍不得她走,而现在,他是想要惩罚她,可是这样的惩罚真的有必要吗,她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过,这个笨蛋!

    白洛庭开门离开,裴伊月缓了半天的神才反应过来,她追出去,就见白洛庭站在楼下对着两个守门的人和朱阿姨说:“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同意不准她出门。”

    “……”裴伊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着就要走出去的人,她来不及下楼,大声喊道:“濮阳烨你凭什么关着我,你是不是想死了,你以为他们看得住我吗,你个笨蛋,白痴。”

    裴伊月叫唤的声音在整个大厅回荡,吓傻了所有人。

    白洛庭走到门口,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楼上的人说:“你要是敢逃走,我就杀了他。”

    “你杀不杀他关我屁事,你脑子漏风了,干嘛老把他跟我放在一起,你这么喜欢戴绿帽子你就带个够吧,混蛋,姑奶奶不伺候了!”

    看着那转身甩着胳膊走回去的人,白洛庭默默地叹了口气,他到底该相信什么,他自己都快分不清了。

    “伯爵先生,您跟小月小姐吵架了?”朱阿姨小心翼翼的问。

    这可不得了啊,俩人还没结婚就吵成这样,还说什么绿帽子,这玩笑可开大了。

    白洛庭闭上眼睛缓了缓,“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她刚下飞机应该累了,晚一点记得让她吃饭,我晚饭不回来吃了。”

    “哦,好的,我知道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