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地下停车场了,现在就上去找你。”

    裴伊月还在低头发信息,突然有人站在驾驶室的门外敲了敲车门,开车的人将车窗摇下的那一瞬,突然一只带着手套的手蒙住了司机的嘴,一瞬间那人就晕了过去。

    裴伊月抬起眼角看了一眼,外面的人没有探进身子,她只能看到他的穿着是一个男人。

    她没有惊慌,而是淡淡的敛回视线,确认信息发出去之后,手机放在了座位上才开门从车里走出去。

    安静的停车场,隔着车身,她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

    真巧,这两个人她都见过。

    王寻站在查尔身后看着裴伊月,怯懦的他今天有了靠山,似乎跟那天不太一样了。

    查尔第一次与她正式见面,然而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他似乎有些惊讶。

    她不是在s国跟濮阳烨一起去电影院的女人吗?怎么会是她?

    “好久不见。”裴伊月开口,轻挑的声音一出,查尔再也没有怀疑了。

    查尔拧紧了眉心,看着她,“是觉得自己逃不了了,所以敢承认你就是那个人了吗?”

    裴伊月抬起胳膊架在车顶,撩起唇角笑了一下说:“你说的是谁?我只是记得你卖过爆米花给我,怎么了?”

    瞧瞧那一脸的天真,查尔狠狠的蹙了下眉,“到了现在你还装蒜,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

    “别跟她说那么多,她就是黛,她上次自己都承认了。”王寻站在查尔身后提醒。

    裴伊月呵呵一笑,说:“新来的,说话要讲证据的,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上次是你自己在那说了一通,我可什么都没说过。”

    “没错,你是什么都没说过,但如果你不是‘黛’,为什么知道我是新来的?”

    王寻是胆小了点,但他也不笨,只不过,就凭他这点小聪明想要再裴伊月的口中套出什么还是难了点。

    裴伊月笑呵呵的端了端肩,“猜的呗,看看你,再看看人家,很明显你就是新来的菜鸟嘛。”

    三个人说了半天,裴伊月一件事都不承认,查尔没什么耐心,“你敢说上次在s国跟我交手的人不是你?”

    “是不是又怎样?”裴伊月一个反问,就是不好好的正面回答。

    “不怎样,我就是想知道害我被抓进国防大牢的人是不是你。”

    闻言,裴伊月眉梢一挑,一脸乖张的说:“哟,被抓了?那你现在是怎么出来的?是卖了有用的消息,还是跟国防的人合作了?据我所知,进了国防大牢还能完完整整出来的人,好像不多吧。”

    裴伊月一句话成功的让王寻对他产生了怀疑,王寻疑惑的眼神看着查尔,裴伊月心里偷笑。

    查尔看了一眼王寻,见他用这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眉心不悦一皱,“你看我干什么?”

    王寻不甘示弱的盯着他,“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她说的对,进了国防大牢的人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出来,你该不会是出卖了总部吧?”

    “你是白痴吗?她在挑拨离间你看不出来?”

    王寻动了动眼珠子,他还真没看出来。

    裴伊月笑了笑,转而两只胳膊架着车顶,跟他们始终保持着必要的距离。

    “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好吗,怎么,临时搭配的?”

    查尔郁闷,这个女人句句话都能戳破他们,王寻说她是“黛”,他虽然没有见过,但看她的样子要怎么让他相信她就是大名鼎鼎的“黛”?

    不是说黛冷傲到不可一世吗,可是她这个样子,哪里冷傲?

    “我只想知道你是谁。”查尔说。

    裴伊月嘴角一撩,笑了一下说:“你们来这截我,居然还要问我是谁,这是什么逻辑?”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裴伊月摇了摇头,而后看了一眼车里的人,“你们把我的人弄晕了,你说我是报警呢,还是直接给楼上的人打个电话,让你这个从国防大牢里出来的人再进去一次?”

    查尔隐隐的蹙了下眉,他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难缠的女人。

    王寻的耐心很明显不如查尔,他大步上前,开口就指责道:“你别装了,我们都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承认了吧。”

    裴伊月真的很不想跟他们在这浪费时间,她无奈的说:“没错,你们说的都对,在s国抓你的人是我,众所周知死了两年的‘黛’也是我,你们满意了?我可以走了?”

    咔哒。

    车门开启的声音让裴伊月脸上的随意瞬间敛起,她以为这里就只有他们三个,可是为什么会有人躲在车里?

    皮鞋落地的声音很重,也很明显,裴伊月蹙了下眉心。

    “你果然,什么都记得!”

    冷漠低沉的声调是裴伊月再熟悉不过的,她慢慢的转过身,就如她所预料的一样,她被耍了。

    脸上的笑意早已不见,沉静的脸上不再是伪装,而是露出了伪装之下的敌意。

    查尔和王寻的任务完成了,两人默默离开。

    没错,这一切都是濮阳凯设计好的一个局,为的就是让裴伊月亲口承认她并没有忘记这所有的事。

    濮阳凯一步步走近,“骗了我这么久,你应该很高兴吧,黛?”

    害怕吗?她隐藏了这么久却被拆穿。

    裴伊月嘴角阴鸷一扯,“也没那么高兴,甚至还有点恶心。”

    她已经不是两年前的她了,现在的她不再害怕任何人。

    “为什么这么做,你明明没有失忆。”

    濮阳凯有些痛心,毕竟这一次他是以真心相待,然而得到的却是欺骗。

    裴伊月冷眼看着他,好笑的说:“是谁跟你说我没有失忆,我只是又想起来了而已,就连当年蓝佑的药都控制不住我的思想,你觉得一场意外真的能让我忘记一辈子?”

    这一次的见面,到底是谁戏耍了谁,濮阳凯真的不想去追究太多,他走到裴伊月面前,仍是用着之前看她时的目光,那种亲和而温柔的眼神,这世上他只有面对她的时候出现过。

    “回来吧,回到我身边,这一次我不会再错过你了。”

    “回去?凭什么?你真的以为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黛?黛已经死了,被你杀死的,现在的我不属于任何人,哦不,我是濮阳烨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抖动的眉心说明了濮阳凯真的因为她的话而动怒,他不介意失忆的她不接受自己,但是她明明什么都记得,却还要说出这样的话,他受不了,也不愿接受。

    蓦地,濮阳凯神色一转,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他拉住她的手,不由她挣扎,“只可惜你没死,你是我的,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你都是我的,你是我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是我日后的结婚对象,黛,忘了吗,你曾经是爱我的,是因为我对你的疏离你才选择了濮阳烨,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对你来说没有那么重要,现在你可以回来了,懂吗?”

    裴伊月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突然说这种话,简直是毁了她的三观。

    “你胡说什么,放开我。”她咬着牙用力的扯了一下自己的手,濮阳凯却握的紧紧的。

    濮阳凯拉着她的手倏然用力,裴伊月一个不备撞进他的怀里,他搂着她,微微侧首,凑近她的耳边,姿态及其暧昧,“我说,你是我的,你爱的人是我,而白洛庭,只是你完成任务的一个计划,你是为了我交代的任务才接近他的,现在任务完成了,你可以回到我身边了。”

    他说的话是事实,但也不是,他明知道之后的事情并不是这样,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还没等裴伊月想通,濮阳凯的一声轻笑瞬间敛回了她的思绪。

    她蓦地一把推开他,回头,就见白洛庭神色淡漠的站在她身后。

    果然,他是故意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