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76】 背地里的恶魔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76】 背地里的恶魔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施幼琳被遣送回了s国,裴伊月不放心,决定亲自跟回去一趟,然而在回去的飞机上却出了意外。

    施幼琳被人勒死在飞机上的洗手间里,飞机上一片动乱。

    看着洗手间里被一根铁丝勒死的人,细细的铁丝已经嵌进了她的脖子,她的眼睛瞪的很大,像是死不瞑目。

    裴伊月倒是不为她的死惋惜,只是觉得这样的死法太恶心,她有点反胃。

    转身,难受的面色落入白洛言的眼中,他走过来扶着她的肩,“你没事吧?”

    白洛庭不能时常离开,而遣送施幼琳的事裴伊月又不放心任何人,白洛庭只能让白洛言陪她一起回去。

    裴伊月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有点吓人。”

    “我扶你回去坐着,这里我叫别人处理,现在凶手还在飞机上,飞机不落地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调查,我陪着你,还有十几个小时,要当心点。”

    裴伊月当然想要当心一点,但她更想知道是谁做的这样的事。

    施幼琳是s国的人,所犯的错说起来也是他们施家的事,为什么有人会在押送她回国的路上把她杀掉?是想要封口,还是掩人耳目?

    飞机上,裴伊月始终不安,也没有睡着,十几个小时就这样眼睁睁的发着呆。

    飞机落地,施景郴和安希颜带着人来接机,然而当他们听说施幼琳被人在飞机上杀了之后,最担心的无疑就是裴伊月的安危。

    “小乖。”安希颜匆匆走来。

    看到安希颜的那一瞬,裴伊月撇着嘴似乎有点委屈。

    “哥。”

    安希颜搂着她,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还好吧?”

    裴伊月下巴搁在他的肩头,无力的点了点头,“我不好,我被吓到了。”

    安希颜本想说她别扯淡,一看白洛言跟了过来,他口中的话也吞了回去。

    “都已经过去了,先回家吧,这边的事舅舅会处理。”

    安希颜虽然不相信裴伊月是被吓到,但是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有点不太对劲。

    事情的确已经过去了,不管杀了施幼琳的人是谁,她的死都已经结束了这一切。

    裴伊月不是没有怀疑的目标,只是她太累了,不想再去想这些事,他爱杀谁就去杀谁吧,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一切她都不想再管。

    白洛庭在京都听说了这件事后悔的不得了,他应该跟她一起回去的,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打了一晚上的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这会儿已经凌晨了,他拿着手机坐立不安,又怕她睡了,又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把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那头,一个要死不活的声音哼哼唧唧的,“姓白的,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你知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我这边是凌晨三点,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你能不能滚远点?”

    “抱歉,我知道现在很晚了,我怕打扰小月休息,所以才打给你的。”

    电话里,一声长叹,安希颜快要哭出来了,“你还是不是人,怕打扰她休息就打给我,你就没想过这样也打扰我休息吗?”

    听他唠唠叨叨的,白洛庭也没什么耐心,“你少说两句废话就行了,告诉我,事情怎么样了,小月没事吧,她一直不接电话我有点不放心。”

    安希颜安静了一瞬,再次开口,声音明显清醒了很多,“你说她一直不接电话?”

    “嗯,之前大哥打给我说飞机上出事了,我就一直打给她,可是她都没有接。”

    一阵扑腾声,安希颜穿上鞋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你等会啊,我去看看。”

    刚走到裴伊月的房门前,安希颜就看到了从门缝下透出来的灯光,他叹了口气说:“这丫头肯定自己郁闷呢,她还没睡,我去看看她,先挂了吧,晚点我再打给你。”

    挂断电话,安希颜敲了敲门。

    “谁啊?”

    “我。”

    “进来吧。”

    推开门,看了一眼靠坐在床上的人,安希颜走进来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你不也没睡吗?”

    安希颜咧了咧嘴说:“我睡了,又被吵醒了,濮阳烨打电话给我说你不接他的电话,这家伙简直不是人,扰人清梦要下地狱的。”

    “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你让谁下地狱啊?”裴伊月不乐意的瞪他。

    她是没接白洛庭的电话,但这并不表示她允许别人诅咒他。

    安希颜坐在床边,看着那满脸抑郁的人,“说吧,这么晚不睡,自己又在这瞎琢磨什么呢?”

    裴伊月垂下眼睫,头尾垂,紧蹙的眉心从安希颜的角度看过去尤为明显。

    “哥,我知道是谁杀了施幼琳。”

    闻言,安希颜一怔,“谁?”

    “濮阳凯。”

    “他?”安希颜惊叫一声,不相信的笑了一下,“你别开玩笑了,上次在北城,他面对几个小痞子都需要你出面才能解决,他杀人,打死我都不信。”

    裴伊月当然知道仅凭着一句话他不会信,换做任何人,谁都不会信,毕竟这么多年他实在是把自己掩藏的太好了。

    在人前,他永远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会插花,回煮茶,待人温和,从不冷言冷语,这样的人谁会相信他背地里是一个恶魔?

    “在北城我帮他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出手会有更大的事情发生,我那么做只是想杜绝那一切,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年收养我,训练我,把我变成杀手的人是谁吗,就是他。”

    闻言,安希颜蹭的一下站起,怒色又惊恐的看着裴伊月,“你说的是真的?”

    裴伊月不说话,安希颜急道:“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濮阳烨知道吗,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要瞒着,万一他再对你做什么怎么办?”

    “他不会对我做什么的,他以为我真的失忆了,他想要的是妈和舅舅的支持,唯一的方法就是把我从濮阳烨身边抢走,他的敌人是濮阳烨,从以前开始就是,这两年濮阳烨也一直在怀疑他,但是没有证据,而且他也不会留下证据让他找到,哥,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濮阳烨出事,但如果我说出这一切,就等同于揭开了他们的之间的那层纱,往后濮阳凯会不会更变本加厉,我真的不敢想象。”

    “笨蛋。”安希颜咬着牙,真的是快要被她给气死了,“我怎么有你这么笨的妹妹,你瞒着这一切无非是在给濮阳凯机会,你也知道濮阳烨是没有证据才对付不了他,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他知道了这一切不是可以更好的防备吗?”

    “可是他知道了这些也等同于让他真正的陷入战争,这样真的好吗?”

    安希颜真的被她打败了,他坐再她面前,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知道你想保护他,从以前开始一直都是你在保护他,可是他是男人,这些都应该是他的事,两年了,该轮到他来保护你了,这件事就算你瞒的再久都会有暴露的一天,而且谁能保证在这段时间里他就是安全的?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暗地里的敌人,这个道理我相信你应该比谁都明白。”

    是啊,她明白,可偏偏事情到了白洛庭的身上她就开始犯糊涂了。

    她低着头,轻声叹了口气,“我懂了,可能真的是我错了,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我都用这种愚蠢的方法来保护他,你说的对,让他认清自己的敌人比我单方面的保护要有用。”

    “想通了就好,他还没睡,在等你电话,给他报个平安吧。”……

    有些事在电话里是说不清的,要说清濮阳凯的事就必须坦诚她假装失忆的事,一来二去的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

    白洛庭没有追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而是担心施幼琳的事是不是吓到她了。

    听着他关心的话,裴伊月忍不住的想笑,如果他知道她没有失忆,到时候得多后悔现在的关心。

    “对不起,我只是看到施幼琳死的时候的样子有点吓到了,所以才不接电话,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那你现在冷静够了没?”

    “嗯,差不多了。”

    白洛庭提了一晚上的心终于在这一刻平复,他松了口气说:“那就好,早点睡,不要胡思乱想,我等你回来。”

    第二天,裴伊月一觉醒来家里就只有她跟安希颜在。

    以前不管施月华和施景郴再忙,家里都会闹哄哄的,因为老太太和施幼琳就像两只斗鸡似的,一看到他们兄妹就开始立毛。

    可是现在好了,他们两个都不在了,这个家当真是清净的让人觉得冷清。

    客厅里,安希颜把一个文件袋递到裴伊月面前,文件袋里面装的是一份遗嘱,是老太太省钱留下的。

    老太太这一辈子也有不少的积蓄,她将这些全都分成了三份,然而最让裴伊月意外的却是,她的那份是最多的。

    老太太还留下一封信,虽然不是给她写的,但里面提到最多的也是她。

    她说:她这一生没什么事是让她觉得愧疚的,唯一的一件,就是曾经因为她的自私和面子将他们兄妹送走,而她最对不起的就是裴伊月,她受的那些苦她全都知道,也正因为知道,所以她更加拉不下脸面去面对她,她怕自己的关心换来的是孩子对她的恨,她的高傲和自尊不允许她向一个孩子低头,但是,她的内心却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她后悔了,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因为顾忌自己的脸面而将自己的亲外孙送走。

    最后的“对不起”三个字,写的特别的重,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在道歉,只不过这封信来得太晚,如果可以,裴伊月更愿意听到她亲口说出这三个字。

    “哥,明天我会跟白大哥一起回华夏,妈就交给你照顾了。”

    安希颜胡乱的揉了揉她的头,像是在打断她的胡思乱想,“知道了,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两天都没有就急着要走。”

    “我这不是有正事吗。”

    闻言,安希颜嫌弃的用眼角撇着她,“对,你的那点破事在你眼里全都是正事,等你什么时候把你的正事解决完了记得打个电话给我,也好让我为你庆祝一下。”

    “这个你就放心吧,不管我的正事解不解决我都会给你打电话,谁叫你是我哥呢!”

    ——

    下了飞机,白洛言突然接了一个紧急电话,原本他是想送裴伊月回去的,可是现在恐怕不行了。

    裴伊月说要直接去找白洛庭,白洛言安排了一个手下开车送她去。

    车里,裴伊月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把濮阳凯的事告诉白洛庭,她发了条信息给他。

    ——“我到了,现在去找你,我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车开了四十分钟来到市区,裴伊月却没有收到白洛庭的回信,她叹了口气,嘟囔着说:“忙忙忙,我都回来了你还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