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幼琳知道自己这次逃不了了,生无可恋的同时也不忘愤恨的瞪着裴伊月。

    挂断电话,裴伊月朝她妩媚的笑了一下,她一点点走近,挑衅道:“趁着还能看,尽管好好看看我,否则,我怕你再也没这个机会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施幼琳不挣扎,因为她知道挣扎也没用,但是她就算死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裴伊月端了端肩,不正经的说:“猜的,怎么样,我猜的还准吧?”

    裴伊月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男人,她跟着施幼琳从商场出来,手里还拎着好几个购物袋。

    这个人也够奇怪的,看到这样的场面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正常人难道不是该害怕吗?

    楼下,濮阳凯和池怜惜刚一走进,就看到二楼濮阳烨的人将施幼琳前后围住。

    “是他们?”池怜惜有些诧异,他们怎么会知道施幼琳在这?

    转念一想,池怜惜脸色瞬间变得惊恐,“阿凯哥,怎么办?”

    如果人落到他们手里,施幼琳乱说一通的话,她要怎么解释?

    “什么怎么办,你本来不就是想要告诉他吗,现在他抓到人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施幼琳说出她跟我的事,我爸他……”

    濮阳凯看了她一眼,“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你现在只能祈求她不会说,或者,他们不会信。”

    谁都没有注意到楼下的人,然而,池家的司机却看到了。

    他先是神色一慌,马上敛回视线,半晌,平了平心绪才再次看过去喃哝的说:“池小姐来了。”

    闻言,施幼琳一怔,猛地看向楼下,她才不相信他们所有人来这全都是巧合。

    她两手用力的扒着围栏,朝着池怜惜吼道:“贱人,是你出卖我,你以为没了我你就能得意是吗,别忘了,上次的事你也有份,对付裴伊月的人也有你,你等着去死吧!”

    怒吼声在整个商场里回荡,无数的视线看向那发了狂似的嘶吼的人。

    裴伊月看了一眼楼下的人,濮阳凯,还有,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谁啊,为什么施幼琳说上次的事她也有份,她跟濮阳凯一起来逛商场,那就是认识的了?

    头疼啊,上次的事到底有多少人算计她?

    此时此刻,跟裴伊月有同样想法的人还有白洛庭,施幼琳的话令他意外,但是他更意外的却是濮阳凯跟池怜惜为什么会在这。

    来到一楼,施幼琳已经被人给带走了,裴伊月看着池怜惜,只觉得她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你们怎么会在这,别跟我说是碰巧出来逛街。”白洛庭开口,让他们没了一切说谎的退路,深邃的目光一寸寸的在他们的脸上扫视。

    池怜惜心底发慌,不敢乱说,她没忘记答应濮阳凯的事,但是就现在这种情况,要让濮阳烨娶她,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哦,我想起来,是你,你是上次跟我抢项链,还要我十倍价钱的女人。”裴伊月恍然大悟,声音脱然而出。

    “什么项链?”濮阳凯奇怪的问。

    面对裴伊月,他算是温文尔雅,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有那么的冰冷,池怜惜心里似乎动容了一下,抬头看向他,却没有在他的脸上发现什么异样的情绪。

    裴伊月好像没听见他的话似的,眼睛一直看着池怜惜,“话说,我们应该不算认识吧,就因为我跟你看好了同一条项链,所以你就跟施幼琳联手害我?”

    闻言,濮阳凯看了池怜惜一眼,不悦在心底,他没有说出来,转而看向白洛庭说:“我来这是因为她今天去行政大楼找你刚好被我遇上,她是去跟你说施幼琳住在她家的事,但是你不在,她就跟我说了,我跟她去了池家,池家的佣人说她来了商场,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这话是濮阳凯帮池怜惜做的解释,同时也是他利用这个砝码的条件。

    白洛庭冷冷的看了一眼池怜惜,略微扬起尾音的声调明显就是在对濮阳凯的说辞抱有疑惑,“施幼琳住在你家?你们是什么关系?”

    池怜惜算不上怯懦,再加上濮阳凯的这些话让她知道了他是在帮她的,她更是放心大胆了些。

    “我们是大学同学,她突然来找我,我以为她是来看我的,我是后来才知道她在s国出了事,还杀了人,我害怕,她又不肯走,所以我就想去找你,告诉你这件事。”

    “那刚刚呢,施幼琳说你们联手害小月是怎么回事?”白洛庭咄咄逼人的开口,其间连一个喘息的机会都没给她。

    池怜惜话声一顿,白洛庭再次看向濮阳凯,“那些照片果然跟你也有关系,对吗?”

    “跟他没有关系。”池怜惜倏然开口,然而这种状况下的解围,只会让人误解成包庇。

    濮阳凯没有因为白洛庭的话而有半分动容,也没有因为池怜惜的解释而做出什么解释,他看向裴伊月问:“你也不信我?”

    怪哉了,她为什么要信?全世界最不应该信他的人就是她了好不好?

    裴伊月没有说话,漆黑的眼看了他一会就转移了视线,“我不知道,她认识施幼琳,你又认识她,我不知道你们的话谁的真谁的假,我只知道那次的照片受害人是我,而你们一个个全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你们好可怕。”

    她说不知道,但是却声声指责,把他跟池怜惜和施幼琳联系在一起,这哪里是不知道,明明就是不相信。

    那一刻,濮阳凯的眼中掠过一抹失望,浅淡的神色没有被任何人捕捉。

    “那次的事是意外,不管你信不信都好。”

    “你说是那就是吧。”裴伊月没什么兴趣知道真相,她转头看向白洛庭,“我们走吧,我该去医院了,小妖醒了要是看不到我会不高兴的。”

    走之前,裴伊月下意识的朝身边看了一眼,却发现刚刚那个司机不见了。

    他不是池家的司机吗,池怜惜还在这,他去哪了?

    白洛庭伸手拥住她的肩头,“看什么呢,不是要去医院吗?”

    “哦,走吧。”

    不知怎么的,裴伊月总觉得那个司机怪怪的,她明明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她却感觉他看她的眼神有些熟悉。

    另外,这两天接连发来的两条短信的人到底是谁?

    车里,裴伊月的思绪一直游走在疑惑的边缘,这次的事她有太多弄不明白的,但是她最在意的却是这个发信息来的人。

    他认识她吗?为什么要帮她?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手机给我。”

    裴伊月敛回思绪,看向白洛庭,“干嘛。”

    白洛庭轻微的拧着眉心,一脸不放心的样子,“我去找人查一下这个号码。”

    话刚说完,裴伊月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她看了一眼,又是那个号码……

    ——“如果你相信我不会害你,请不要调查我,我只是一个路人,只因看不惯所以才会提醒,如果你要查,我只能说我能帮的就到这了。”

    锁掉手机屏幕,裴伊月将手机放回了随身携带的小包里。

    白洛庭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她转过头笑了笑说:“算了,看得出来他只是想帮我,并没有要害我的意思,还是不要查了,有个暗地里的朋友总好过多个暗中的敌人,你说呢?”

    ——

    医院。

    蒙小妖还是没有醒,傅里在监护病房外站了一夜。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她已经没事了吗,为什么她还不醒过来?”裴伊月站在窗前,有些着急,她看着傅里问:“你不是医生吗,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很严重对不对,她并不是像那些医生说的只是暂时休克,她到底怎么了?”

    仅仅一个晚上,傅里已经憔悴的仿佛老了十岁,他靠着玻璃窗,微微锤头,“她的状况不是很好,手术期间休克对于换取内脏的人来说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但如果她再睡下去,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蓦地,裴伊月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用力的程度仿佛像是要把他的整条手臂都扯下来。

    她吼道:“你胡说什么,不是说好了手术没有危险吗,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当初让你主刀你不肯,现在你高兴了!”

    裴伊月突然的激动把白洛言和傅里全都吓到了,傅里愕然的看着她,白洛庭从后将她拉开。

    “你冷静点,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老傅已经很难过了,你别刺激他了。”

    裴伊月听不进任何劝说,甩开白洛庭的手,愤恨的瞪着傅里,“她要是有什么事,我就炸了你们傅家。”

    裴伊月走了,大步流星的步伐带着怒气冲冲。

    留下的两个男人一脸惊色,尤其是傅里,他回头看着那走掉的人,许久都回不过神。

    “二少,她怎么了?”

    “生气了。”

    傅里转过头,懵逼的看了白洛庭一眼,“不是,我知道她生气了,但是好奇怪,不是吗?”

    白洛庭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他之前就已经感觉到她的奇怪了。

    她对蒙小妖的事情格外的上心,就算她们是朋友,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她们认识的时间并不久,有人会为了刚刚认识的朋友发这么大脾气吗?

    加上之前的种种,包括她熟记唐苑的密码,知道他心情不好会抽烟,这一切,真的只是偶然吗?

    ——

    总部。

    白洛庭快一步得到消息抓走了施幼琳,濮阳凯想不通他是怎么回到施幼琳在京都的,就连他都没有查到的事,他不相信白洛庭会快他一步查到施幼琳的下落。

    不过现在人被他带走了,他的计划又一次无法进行,他淡淡叹了口气。

    “蓝,找个新人,安排一个新的身份给他,想办法送到濮阳烨和黛的身边去。”

    “是。”

    蓝佑刚要走,濮阳凯又说:“不要找太机灵的,容易被发现。”

    “明白。”

    蓝佑出去了一会,再次回来,身后跟着一个人,濮阳凯抬头看了一眼,忍不住皱了下眉。

    不让他找太机灵的,他当真是挑了一个最不机灵的,濮阳凯无奈的看了蓝佑一眼,没说什么。

    蠢一点也好,最起码胆小的人不会那么容易被看出破绽。

    “叫什么名字?”

    “王寻。”王寻有些兴奋,来了总部这么久,这还是他头一次被k叫到休息室来,他以为以他的资质这辈子都只能看大门了呢。

    “安排你个任务,蓝会重新给你一个身份,把你安排到华夏伯爵身边,我要知道他和月华夫人女儿所有的事。”

    闻言,王寻笑脸一僵,猛地抬头,“您要我去濮阳烨和裴伊月身边?”

    见他有这么大的反应,濮阳凯不悦的蹙了下眉心,“有什么意见?”

    王寻摇着头,濮阳凯还以为他想说没意见,然而下一秒却听他说:“不行,我不能去,我见过她,她知道我是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