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惜,不是跟你说了没事多去政厅走动走动吗,你这样天天待在家里,还指望濮阳烨自己上门来找你?我跟你说的话你可别忘了,攀不上这可大树,我池天南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池怜惜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这种话她都已经听腻了,她很庆幸自己生在这种高官家庭,但同时,这也是她的不幸,因为她的婚姻不能由自己做主,即便她爱的是另一个人,也必须为了她的家庭而选择另一个。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从小打到都是这样,动不动就不吱声,那月华夫人的女儿现在可是天天都跟他在一起,你要是再不抓紧,你怕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我打听过了,他们有朋友住院,你去想想办法跟濮阳烨见一面,最起码让他对你有点印象。”

    印象,不是已经有过了吗,而且还很不好。

    当然,这些话池怜惜是绝对不会跟池天南说的,否则他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

    “我知道了。”

    池怜惜还在奇怪,这个赖在她家两天的施幼琳今天怎么没有下楼吃饭,推开房间的门,池怜惜眉心不悦一皱,“你来我房间干什么?”

    施幼琳呵呵一笑,睥睨的上下打量她,“我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裴伊月哪里得罪你了,原来你也想嫁给濮阳烨,哈哈。”

    闻言,池怜惜眼底露出一阵凶光,“你闭嘴,我说了,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对对对,用不着我管,我也没想管,我只是在嘲笑你的自不量力,并没有想管你的事。”

    “你……”

    看着池怜惜气的脸色都变了,施幼琳仍是一脸随意,她走到池怜惜身边,嘲讽一笑,“别说我没提醒你,就凭你,抢不过她的。”

    原本池天南是很有把握让池怜惜走近濮阳烨的,可是他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s国的公主,婚约这件事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毕竟就连濮阳烨都是在两年前他们才听说。

    池怜惜一直以为自己只要听从安排就可以了,可是现在,这一切居然要让她自己来做。

    她隐隐握拳,不是不甘,而是不愿意。

    她不想去讨好濮阳烨,一点都不想,她更不想像施幼琳一样不要脸的去倒贴,这样只会让她看不起自己。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我家?”

    池怜惜之前的确想利用施幼琳,可是她才发现这步棋她似乎走错了,这个女人就像水蛭一样令人讨厌,如果再这样下去,她怕自己永远都没办法再甩掉她,到时候别说是嫁给濮阳烨,就连她们池家恐怕都要因为这个女人而难保。

    施幼琳虚伪的笑了笑,拉着池怜惜的手说:“怜惜,你舍得让我就这么走了吗,现在外面多危险你不是不知道,我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我这个人嘴可是很不严的,万一我受不了逼问,把你供出来,那可就不好了。”

    池怜惜脸色一凝,怒道:“施幼琳,你别得寸进尺!”

    施幼琳渐渐敛起脸上的笑意,眼底尽是威胁,“我就得寸进尺了,你能拿我怎样?”

    池怜惜一把甩开她的手,怒色的脸上慢慢转化成一抹笑,“好,既然我们现在是同坐一条船,那么我也不逼你,只要你进出小心一点,我不会赶你走,但是你做事最好有个分寸,你要是敢连累我们家,我就让你不得好死!”

    施幼琳伸手拍了拍池怜惜的脸,“放心好了,只要你能保住我,我是绝对不会连累到你们家的,我饿了,下楼吃饭。”

    看着那从身边走开的人,池怜惜捏紧了拳,隐隐发抖。

    保住她,那么最后死的就会是她自己,施幼琳,这是你自找的!

    ——

    白洛庭一早接到电话听说了查尔逃跑的消息,人已经跑了,想再抓回来谈何容易?

    这里不是s国,而是京都,他的老巢在这,就算想抓也是无从下手。

    饭桌前,裴伊月见他愁眉不展的,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快吃吧,吃完了送你去医院看蒙小妖。”白洛庭冷静的语调听起来真的像是没什么,但是他的话却每次都能被裴伊月找到破绽。

    “那你呢?你要去哪?”裴伊月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问。

    这段时间以来,白洛庭做的那些事她已经摸索的差不多了,他天天忙来忙去也不过是忙活着去查濮阳凯,可是现在濮阳凯取消了一切计划,短时间内他就算再想做什么也不太可能,濮阳凯都没动静了,他还有什么可忙的?

    “我有点事,处理完了就过去。”

    “什么事?”

    见她这么不依不饶的要知道,白洛庭忍不住叹了口气,“查尔逃跑了。”

    那一瞬,裴伊月的脸色无比的清冷,仿佛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神色。

    过了一会,她淡淡的垂下眸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

    如此的淡定从容让白洛庭忍不住盯着她一直看,裴伊月放下手里的杯子,淡淡的问:“你觉得还能抓到他吗?”

    “可能性很小。”

    裴伊月撇了撇嘴,似乎有些失望,“这已经是第二次让他跑掉了,还记得上一次我说你手底下的人是什么吗?”

    闻言,白洛庭想了一下,眼皮微微一抖。

    废物,她上次的评价。

    “是这个人太狡猾。”白洛庭试图辩解,得来的却是裴伊月的一声冷笑。

    这样睥睨一切的笑容,不禁让白洛庭想起了两年前他们最开始见面的时候。

    他隐隐皱眉,好想去问一些不太可能的事,比如,你真的忘记以前的一切了吗?

    “算了,跑了就跑了吧,他既然还能跑就说明你们什么都没对他做,既然是这样,留着也没什么用。”

    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桌上的早饭基本上没动她就起身离开了。

    不知怎么的,白洛庭感觉她好像生气了,是因为他们没有看住查尔?

    回到楼上房间,裴伊月不安的蹙起眉心。

    她跟查尔两次交手,他回去的第一件事一定是跟k说她的事,希望他不要有什么警觉才好,不然,她隐藏这么久的事全都要前功尽弃了。

    嗡嗡——

    裴伊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眼眸一缩,转身就往外走,门刚一拉开,急切的脚步差点撞在白洛庭的身上。

    白洛庭一把稳住她的肩,“怎么了,火急火燎的?”

    裴伊月蓦地举起手机,“你看。”

    白洛庭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皱了下眉,“这是谁发给你的?”

    “我不知道,昨天开始这个人就给我发消息。”

    “昨天?”白洛庭看了她一眼,而后拿过手机翻看了昨天的消息记录。

    看着昨天的那条消息,白洛庭脸上的神色瞬间凝起,“我叫人去查这个号码。”

    裴伊月拉住他,摇了摇头,“先不要急着查号码,我要先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带人去商场,看看施幼琳是不是真的在那。”

    ——

    行政大楼前,一辆银白色的车已经停了很久,池怜惜之所以不下车,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一去就不只是通风报信这么简单,她要勾引濮阳烨,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打开车门,一阵热气扑面而来,然而这灼热的空气却没办法融化她内心的冰寒。

    她每向前走一步,脚下仿佛就加重一分,直到走到大楼门口,突然一道低润的声调挽救了她。

    “你来这干什么?”

    闻声,池怜惜微微一抖,倏然握紧的手用力的捏着自己的裙摆。

    见她没有反应,濮阳凯走过来站在她身旁,一贯不温不冷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

    池怜惜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却没有勇气抬头看他,“男爵大人,我不是来缠着你的,你放心好了。”

    “那你是来找谁?”

    池怜惜再次紧了紧自己的手,仿佛下一刻她的话一出口,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实际上,早就没有了不是吗!

    她咬了咬牙,开口就像对待任务一样回答道:“找伯爵。”

    一声冷哼,那般的鄙夷不屑。

    池怜惜听着头顶传来的声音,忍不住的鼻子犯酸。

    以前她几乎天天进出这里,为的不过是面前的这个人,可是现在,她却连抬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了。

    曾经他是华夏唯一的男爵,也是她从情窦初开时就爱恋的对象,可是这么多年了,不管她怎么纠缠他都可以将她无视,她曾放下过自己所有的高傲和自尊,但最后换来的却是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但这个人不是你,而且永远都不会是你”。

    现在回想起这句话,池怜惜还是觉得心头像被刀割一样的疼,她好想知道他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她是不是真的比她好,是不是比她值得他爱。

    听她说是来找濮阳烨的,濮阳凯什么都没说,正准备走,池怜惜鬼使神差的伸手拉住他的衣角。

    濮阳凯微微侧眸,看了一眼她的手,“回去吧,他今天不在。”

    好讽刺的提醒,池怜惜并不想从他的嘴里听到这些。

    她攥紧了他的衣角,“你们……在一起了吗?”

    “不关你的事。”濮阳凯推开她的手,不近人情的说:“没事不要出现在这。”

    “我有事。”池怜惜急切的一声。

    她以为这么久了自己可以放下,毕竟她现在的目标已经换人了,可是她做不到,即便只跟他多待一分钟,她也愿意。

    “我,我来找伯爵大人是因为我有事要告诉他,既然他不在,我跟你说也可以。”

    “他的事我不方便知道,你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濮阳凯大步一提,身后池怜惜说道:“是关于s国的。”

    闻言,濮阳凯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

    一个眼神,四目相对,一个目光清冷,一个稍显慌乱。

    池怜惜这次没有躲开他的视线,她说:“我认识施幼琳,她是我留学时候认识的,她现在就在我家。”

    “你说什么?”

    这似乎是池怜惜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表情,平时他不怒不笑,就连一个皱眉的动作都没有,可是现在,听到施幼琳的名字,他却能将两撇眉拧在一起。

    她提起勇气,重复道:“我说施幼琳现在就在我家,她已经在我家住了好几天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她是被s国通缉才跑来华夏的,我以为她只是来找我玩,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杀了人,我知道她跟伯爵的未婚妻有矛盾,我怕出事,所以我才来找伯爵,想告诉他这件事。”

    不知什么时候,濮阳凯已经转身走了回来,池怜惜一抬头,看着曾经让她朝朝暮暮的脸,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上车,带我去你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